扫码订阅

“为什么南海问题最近热起来?这显然是有人在炒作。是不是有少数人想挑起事端,是否有域外势力在活动,用一句中国的古话说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这是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崔天凯10月10日对日本高调介入南海问题发表的评论。有媒体称,中国是在警告日本,勿介入攸关中国核心利益的南海问题。换言之,中国有手段对日本的行为进行反制。

去年中日撞船事件发生后,中国政府刚一表示要采取必要的反制措施,日本政府就紧急研究如何尽快恢复与中国关系的对策。时隔不过一年,日本却再次在中国的核心利益问题上挑事。也许,日本应该好好思考崔天凯意味深长的话:“日本应该谨慎从事,应该充分地认识到历史的因素,也应该认真地权衡在现实的情况下,什么才是日本真正的国家利益。”

中国有经济手段压住日本

在贸易领域,中国对日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从2009年起,中国就取代美国成为日本最大的出口对象国,粗略估计已超过其出口额的40%。2010年,中国对日出口额达1210.6亿美元,对日进口额为1767.1亿美元,中方逆差556.5亿美元。在中日贸易中,中方一直处于逆差状态。

金融风暴席卷全球后,世界经济普遍萧条,中国市场却保持稳步增长。截至2010年末,日本对华投资累计项目数44163个,实际到位金额735.7亿美元。在日本,更有超过10万家日本企业主要靠中国市场存活。日本遭遇“3·11”大地震后的重建,更是需要中国的配合,不久前在吉林召开的2011中日经济合作会议上,日本宫城县知事村井嘉浩就直接表态:“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能否实现复兴,关键在于能否复苏和激活经济。而为了实现这一目的,促进与中国的经济交流是必不可少的。”

商务部研究院日本问题专家唐淳风对《世界新闻报》表示,日本的经济复苏离不开中国,中国市场占世界市场的1/4,如果失去了中国市场,日本企业就没法活了。从这个层面上说,中国完全具备反制日本搅和南海的手段。但是,中国尚不需要动用经济制裁作为博弈的筹码。“日本企业在华业务很多,不少日企在华经营过程中,在增值税、关税和所得税方面都存在不少偷漏税情况。中方只要借机利用合法举措规范日企的在华业务,例如健全针对日企的税收征管、清查违法行为,就可以让日本有所触动。”

日本对中国的依赖不仅仅是在贸易上,作为资源稀缺的岛国,日本对中国各种资源的需求一直很大。据日本“稀有金属”数据库的统计,日本的稀有金属进口量一半都依靠中国,而稀土资源更是83%从中国进口。日本国际未来科学研究所的代表浜田和幸曾说,日本的制造业一旦出现稀有金属原料供给中断,将会给日本的经济带来严重打击,并且危及国家安全。

去年,由于中国缩紧对稀土的出口,日本三井物产等综合商社居然从中国进口碎玻璃等“废弃物品”,从中提取获得镧、铈等稀土元素。

日本最担心中俄联手

作为与南海问题完全无关的国家,日本既然能够插手中国的核心利益,唐淳风对《世界新闻报》指出,中国也完全有理由涉足日本关切的“核心利益”。例如,中国的舰艇编队以后再到西太平洋进行演习或演练,不一定要从宫古海峡穿越,完全可以走两边距离日本岛屿更近的鹿儿岛海峡(吐噶喇列岛和奄美诸岛之间的海峡,属于琉球群岛)。而且,“日本既然能和东南亚国家商谈南海主权的归属,中国的民营企业也可以到南千岛群岛(日本称北方四岛)去投资。”

今年2月,俄罗斯首次推出了邀请中韩企业参与南千岛群岛开发的政策。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俄罗斯水产公司和中国大连一家水产公司就在国后岛合资开办公司养殖海参一事达成了协议。虽不知此事是否属实,但唐淳风表示,中国企业应该更大胆地参与开发南千岛群岛。

去年9月,胡锦涛主席访俄期间,与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发表了关于二战结束65周年的联合主席声明,声明表示,“《联合国宪章》和其他国际文件已对二战结果作出定论,不容篡改”。

唐淳风表示,日本既然可以不顾中国人民的感情,那么中国也可以展示我们维护二战结果的决心,要求日本归还战争中侵占的一切领土。“日本再继续这样挑衅的话,中国与俄罗斯共同展示维护二战结果的决心,恐怕只是时间问题。而这恰恰是最让日本担心的事。”

操作“离间计”日本胜算小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东南亚所国际问题专家褚浩告诉《世界新闻报》记者,南海问题目前正处在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签署以来,矛盾最尖锐复杂的一个阶段。日本选在这样一个时间介入,是非常不恰当的。一方面会造成越南、菲律宾等国在南海问题上继续闹事,同时也可能鼓舞两国国内的反华好战情绪,从而给地区的和平稳定带来一定风险,甚至造成擦枪走火的可能。日本此举也从客观上离间了中国和东盟国家的关系,造成中国与这些国家间的关系更加复杂多变。

不过,就在日本做出全面介入南海问题的姿态时,中国与越南就维护南海的和平与稳定达成了积极的共识。

10月10日,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与来访的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进行了全方位的会谈,之后双方就海上问题签署了《关于指导解决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海上问题基本原则协议》。协议规定,今后双方将每年举行两次政府边界谈判代表团团长定期会晤,必要时可举行特别会晤,且在政府代表团框架下设立热线联系机制,以便就海上问题及时沟通,妥善处理。

有关南海问题的解决立刻有了峰回路转的感觉。看来,日本想要搅浑南海之水,还真不那么容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