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拉练是一项综合性的训练项目,也是痛并快乐着的一件事,

这是十几年前的一次拉练,是我参加的一次集训的结业考核,

我们这个集训队很特殊,大多是军区各团的武状元,也有的是技术能手。

总行程并不算远,来回两百多公里,7天左右,

拉练不是光走走跑跑,更多的是带敌情的演习和考核,

一路上的训练地形有山地,有平原,有水网稻田,有城市巷战,有湖泊滩头,等等,

演习课目有急行军、疏散伪装、修筑工事、野营野炊、10公里奔袭、山地进攻、反机降、仓促防御、

渡海登陆、滩头强攻、红蓝军实兵对抗等,

其中包含了射击、爆破、无线电通讯、筑城、地形学、伪装等单兵基础科目和分队战术,

有时候每个队员都要根据敌情、地形等编写攻防作战方案,

总的来说内容相当丰富,也很有意思。

每个人的负重大概有50斤以上,

野外行军,没有平路,两天走下来,大多人的脚底起了血泡,

挑血泡是个学问,挑得好没有任何问题,挑得不好,不仅血泡不消,还会发炎,

方法是:用针引短线(或头发)贯穿血泡,再把线留在里面,两头露出,让血水自己顺着线慢慢渗出,

几个小时后把线一抽,安然无恙,还没有痕迹,

也有人来不及挑,血泡起得太快,脚底板血泡摞血泡,破了一层又一层,

袜子粘在肉上,脱不下来,最后没法走路,可怜兮兮的被随队的救护车给收容了。

还有个常识是内裤,如果行军穿三角短裤,大腿根肯定会被磨破,出现泡疹,

所以军队的短裤一律是平口的大裤衩,这是实战需要,

老兵油子拉练时甚至是不穿内裤的。

这次拉练,对我来说收获最大的,是我挑战了自己的极限,

拉练出发时,我是火箭筒手,40火的重量是12斤,比81杠步枪重4斤,

排里的重机枪手是老L,进队之前是雷达兵,他的体能是排里最弱的一个,而重机枪有60斤,

扛着60多斤的铁疙瘩,还要和别人一样奔跑,难度可想而知,

才半天下来老L就跟不上队伍了,两脚全是血泡,牙关紧咬但难掩痛苦,

我最见不得别人受苦,主动要求调换角色,于是我成了重机枪手,

这确实是件苦差事,

正赶上10公里奔袭白云岭,全是上山路,跑起来的时候重机在肩头上下撞击,

虽然双肩不断轮换着扛,但还是被磨得血肉模糊,

休息的时候,手稍碰下肩头的伤处就痛得不行,血一干,衬衣就粘在皮肉上,

可出发的时候,却还是要咬着牙把重机枪扛起来往伤口上放,

扛了三天,岗位轮换,我又成了火箭筒手,

而老L已经因为不能行走被救护车接走了,

这次岗位轮换之后,老Z成了82无座力炮手,他也是技术兵种进来的,比老L强不了多少,

两个人当时都接近30岁,技术兵种平时缺乏锻练,所以体能上和我们相差很大,

扛了一天,老Z也不行了,

我二话不说,主动换下他,成了炮手,一直扛到拉练结束,

这个炮比重机枪还要重,而且长,扛起来还有一个重心平衡问题,

依旧是双肩出血,依旧是痛得刻骨铭心。

如今回忆起来,我也要问自己,当时为什么要自讨苦吃,

我觉得,和这两位老哥关系好是一方面,挑战自己也是一个理由,

更主要的是,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也是缺点——心太仁厚啊。

拉练的头几天是以班为单位自己挖灶埋锅,

米也是每人自己携行的,菜是罐头和榨菜,

野炊的时间是统一的,因为教官要给各班野炊的速度和质量评分,

有一天中午,部队来到一处山林休息,

班里众兄弟合计,赶紧先悄悄把米饭煮上,好夺个第一,

于是我们在教官没下达命令前,偷偷挖了散烟灶,找到了水源,煮上了米饭,

人算不如天算,米饭半熟的时候,集合号吹响,部队有新任务,要立即出发.....

没办法,我们只能偷偷倒掉这一锅米饭,

这也意味着我们将面临粮食危机,以后每人每天要少吃几口了。

还有一次,大家正在吃饭,对当天训练情况不满的教官却命令集合讲评,

所有人把饭菜整齐的放在地上,列队接受讲评,

教官讲了没几分钟,开始下雨了,可教官根本没有停的意思,足足讲了几十分钟,

当我们回去吃饭时,饭盒里已是雨水泡饭了,或者说已成了稀饭,

不过我们还是吃了,因为这种高强度训练,不吃饭很难坚持下来,

再说也没人敢不吃,谁要是倒掉,没准教官会让他连泥巴一块吃掉,

曾有一次,魔鬼队长在食堂集合全队,

当大家面从泔水桶捡起一个馒头,掰了一块自己吃了,说味道还不错,

然后叫出所有的班长,让他们也尝尝,说如果下次再发现,请所有人一起品尝......

拉练中喝水也是个问题,

有时候水壶太满,背着嫌重,没有水时,却又痛苦万分,

一次急行军中,我的水壶空了,荒山野岭,既没有水源,又不能离队去找水,

渴得不行,嘴皮开裂、喉咙刺痛,那种感觉现在已形容不出来,

绝望之下,只能一边跑一边吃榨菜丝来解渴,

榨菜是咸菜,但没有办法,毕竟其中有点水份,能滋润一下喉咙,临时缓解一下,

好在后来一战友塞给我一个桔子,我连桔子皮都吃掉了。

拉练中有个项目是武装泅渡,

由于别的队在前几天训练中淹死了一个学员,这个课目的死亡指标用完,

所以我们的武装泅渡改成了冲锋舟登陆,

坐冲锋舟是很爽,但抬冲锋舟就很不爽了,

我们班在训练后分到一个活,把这些冲锋舟(9艘)抬上水库坝顶的运输车,

冲锋舟有多重? 每艘1.2吨!

我们班共有12个人,

也就是说平均每个人要扛起200斤,坝的坡度大概是45度左右,不是一般的累,

班里每人高矮还不齐,个高的要弯腰扛,个矮的肩膀够不上,

像我这样不高不矮的,压得结结实实,

那次我是生平第一次觉得喉咙里不停往外涌血腥味,似乎一张嘴就能吐出血来的感觉。

拉练中的住宿,

自己挖猫耳洞住,是训练科目,主要还是住班用小帐篷,或借宿老乡家,睡地铺,

先说猫耳洞,大多人是在山上挖个洞,L形或F型,也可以搞点其它花样,能防直接投入的手雷杀伤就行,

可能是无处可挖了,有个兄弟在平地上挖了个洞,有台阶上下,上面还搞了伪装,

结果当天深夜,一声惨叫响彻山谷,查哨的教官掉下去了,

一想到平时严肃无比的教官也有此下场,队员们无不窃笑。

有次借宿老乡家,在闲置的空房打地铺,那间房睡的有我们班12个兄弟,还有一笼鸡和鸭,

早上一兄弟起来穿裤子,发现比平时凉快,低头一看,原来半截裤腿被老鼠啃掉了,

大伙幸灾乐祸的安慰他,幸好啃的不是档部,否则您就穿着开裆裤拉练吧!

那晚后,我坚持枕着裤子睡。

再说住帐篷,有点学问,帐篷周围要挖一圈排水沟,这样夜里下雨也不怕淹到了。

说到雨,那是十一月份,但依旧多雨,

因为是演习背景下,所以虽然带了雨衣,但一直没让穿,

身上总是湿透的,还很冷,

拉练结束的那一晚,仍然在下雨,总教头作总结性讲评,

雨越下越大,大家全笔直的站在雨里,一站就是半小时,

可教头远没有结束的意思,

有人开始小声咳嗽以示抗议,当即有人随声附合,最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咳嗽,

天黑在野外,教头也看不见是谁,所以大家胆子都很大(我也咳了几下),

我们严重低估了教头的能力,他很体贴的下了个命令:解下背包,放!坐!......

于是,当晚,我们睡的被子不仅是湿透的,而且还满是泥水。

上图一张,当年画在笔记本上的速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10/15 0:13:01 被老兵阿力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