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前,席卷美利坚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已蔓延至近1000座城市,从繁华都市纽约、费城、洛杉矶,到西北小城波特兰、南方腹地休斯顿,概莫能外。虽然美国社会抗议活动一直很多,但此次的示威活动规模不同以往。从刚开始有点“无厘头”的小打小闹,到如今一花引出百花开、并日呈组织化,逐步发展成“占领华盛顿”甚至“占领全国”态势,其态势愈演愈烈。

这一事件极富戏剧性。昔日惯常于在别人家里搬弄是非的山姆大叔,这次也中了招,后院起火、颇为狼狈。这一系列突发事件,可以用“出乎意料、难以名状”来形容,我们不妨做一个白描:这是一场毫无征兆却应者云集的“轻度骚乱”,由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网站Adbusters发起,然后以爆炸式力度引发共鸣和协奏;这是一群身份各异且面目模糊的示威者,他们来自各个阶层、群体和行业,既有失业者、流浪汉,也有产业工人、学生甚至名流;这是一个有点像宣泄狂欢却被不同政治势力借机利用的闹剧,示威者用不同于中东、北非甚至英法骚乱的非暴力、更平和方式表达诉求,但其政治色彩却在逐渐累积,民主党、共和党对事件的态度渐显明晰和迥异:奥巴马间接表达了对示威者的同情,而共和党总统参选人凯恩则借题发挥,试图将示威者的怒火引向由民主党主政的白宫……

用辩证法的眼光看,万事皆有因果。这场似乎是突如其来却转瞬“风起云涌”的运动,绝非一起简单的孤立、偶然性事件,而有着复杂的、深层次的政治、社会和经济原因。三年前的经济危机,对美欧经济体的挫伤至今未愈,甚至有旧伤复发之虞;美国政治的权钱交易、垄断大企业对美国政治的影响,令普通美国人感到深重的“无力感”;贫富差距的凸显、社会不公问题的频发,在边缘民众中积攒了颇多怨气……某种意义上说,这是美国人对本轮金融危机始作俑者——贪婪的华尔街金融精英们的一种“延迟讨伐”。如今随着经济形式再次滑落(复苏乏力、美债信用降级、高失业率),齐心抵御萧条的号召作用减退,民众忍耐力终于到了一个爆发点。再交织着反战情绪的因素,美国社会99%的“沉没的声音”找到了一个宣泄不满和愤懑的出口。各种迹象表明,繁荣的表象下面,今日美国社会的深层裂痕正在日益得到裸露和放大。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讽刺的是,一个多月前,美国人可能还在以事不关己的心态闲看英国、北非、中东等国骚乱的热闹,没想到这么快火就烧到自家身上了。这也给了我们某种前车之鉴。稳定是家国之福,社会公平正义是社会和谐的必要前提。而欲达成并维护此局面,转型期的中国仍亟需应对一系列重要课题、严峻挑战乃至“四大危险”。同时,行业差距、城乡差距日益拉大,三公消费居高不下,“底线民生”和“热点民生”成为当务之急,巡视组天价接待费、垄断油企天价吊灯、电企逼宫涨价、基层矛盾积累……如何打破不必要的垄断,将权力关进笼子,让基本公共服务温暖“底线民生”,让草根们也能走进“春天里”,将超警戒线的基尼系数降下来,让贫穷不再“代际传递”……我们的担子并不轻。唯有以他人教训为镜鉴,正自己之衣冠,我们方能维护好、利用好当前来之不易的稳定发展环境,让民族复兴之路走得更稳更畅。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