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基地的日子安逸舒适,每到周末晚饭时,我和战友便会去博乐四川老乡开的饭馆喝酒吃肉。四川人敢想敢干,胆大心细,特别是那老板娘,从遥远的四川来到新疆,独自打拼!确实很不容易。四川人给饭馆取名很大胆,里面只有十多张桌子的饭厅,居然打了个“银河大酒店”的名字。虽然名不副实,饭馆里面的装修一般,在当时的博乐只能算中档,但他们做出的味道绝对一流,属于正宗的川菜系!很合我们的口味。加上老板娘热情好客,隔老远看见我们便热情地欢呼“老乡,快点里面请坐”,到了那里,有种回到家的感觉。

我们基地很宽,饭馆就在我们基地南边院墙一公里的地方。有时我和战友为了图方便,穿着便装直接从基地院墙翻出去,两米多高的院墙,对当兵的我们来说是小菜一碟!很轻松地来去自如。大军的表妹就在这家酒店上班,增加了我们光顾这家酒店的时间。我们在饭馆里吃饭时,会让大军的表妹坐着“服务”,其实她的任务就是吃饭,偶尔帮助开一下酒。平时饭馆不许服务员和顾客在一起吃饭,看在老乡和钱的份上,老板娘很大方地同意我们的要求。后来只要我们一进饭馆,老板娘就会让那漂亮妹妹来陪我们,大军开心得不得了。

有一次,当我们正喝得高兴,那妹妹在桌上给我们唱歌时,进来了四个武警,当时心想他们胆子也够大,穿着警服也敢来饭馆喝酒,比我们还牛。他们坐在我们不远的地方,看着我们开心地吃饭。当他们点完菜时,直接高呼给我们这桌服务的表妹过去陪他们喝酒。我们看着他叫嚣,没有理他们,心想凭什么要让这妹妹到你们那里去!你们也太不懂道理了吧,凡事有个先来后到,即使要去,也得等我们吃好喝足走了后才行。表妹站起来准备过去,大军一把将她抓住,我和战友都不许那妹妹过去。看他们怎么办?要文要武奉陪到底。我们几个人用挑衅的眼光,看着那几个小武警(当时心里确实这样藐视他们,不是瞧不起所有的武警战友,请武警战友原谅!这是当时真实的心里想法。),看他们怎样张狂。当时我们已经喝了一会儿酒,酒精开始在血液里燃烧,年轻人的豪情和军人不服输的精神,从心底冉冉升起。我和江林交换了一个眼神,顺手将啤酒瓶提在手里,做好战斗准备。当时我在心里粗略估计了一下,我们四人,他们也是四人,要真打的话,估计我们不会吃亏,我们几个的体力不错,加上这点酒又恰到好处,没有喝醉,放翻他们四个人应该没问题。

这时他们桌上的一个小子站起来说“哥们,我们要这个小妹来陪我们喝酒,这点面子都不给唆!”大军一听冒火掀天,也站了起来大声说“我是想给你面子,可是这个不给你面子!”说完后将手握成拳头,在空中晃动。大军的话刚说完,那边几人全都站了起来,我和战友也提着空酒瓶拉开架势,准备迎战。看到我们的矛盾激化,其他的服务员赶紧去吃来老板娘。幸好老板娘来得正是时候,当我们正要短兵相接的时候,听见老板娘大声喊“别打,都是老乡!都是当兵的,快点将东西放下!”看到那几个武警将凳子放下后,我和战友才放下手中的武器。如果老板娘再晚来一分钟,也许她的店里便会是一片狼藉,桌散椅子碎!

当我们放下了手里的东西后,老板娘说“老乡,打不得,我们都是四川老乡!快到一起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听了老板娘的话,我们四个气呼呼地和他们四个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在老板娘的介绍下,知道他们在离这里不远的武警中队当兵,他们的驻地离我们团部不远。听了老板娘的介绍,知道他们也是四川人,一下觉得亲热了许多,开始和这几个武警交谈。他们此时才知道我们也是当兵的身份,从谈论中慢慢得知,他们居然和我们是同年兵,都是90年12月当兵入伍,进入新疆时,从成都开始还是坐的同一列火车到达新疆乌鲁木齐,只是他们后来从乌鲁木齐是坐汽车到博乐,而我们是坐的第二条欧亚大陆桥开通后的首列火车。太他妈巧了!看来我们还是很有缘!没想到同年同月同日火车上来的武警老乡,居然在快退伍时,以这种方式又聚到了一起。我们哈哈大笑,不知不觉消除了心中的芥蒂。真是梁山好汉,不打不相识!在这里又认识了几个老乡,很开心!将我们点的还没来的菜和他们点的菜合在一起,上到一桌,然后和他们开怀畅饮。大军的表妹只能站在一边给我们开酒,搞好服务。

我们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各自谈论着自己部队的趣事,我和战友给他们讲边关的见闻,讲我们平时的训练,讲边关奇闻趣事,讲边关的寂寞,边关的孤独。讲老毛子怎样巡逻,讲我们如何在瞭望哨无助地对着天呐喊!讲连队水车坏了,在瞭望哨上几天没有饭吃没有水喝!(有兴趣的网友可看我曾经发的帖子:[原创][回首边防轶事]瞭望哨上北京大妈痛哭流涕http://bbs.tiexue.net/post_4320537_1.html)讲在零下四、五十度的冬夜,在冰封雪冻的边防线上潜伏,这一切对于他们来说那样新奇,听得他们目瞪口呆。我们边喝边聊,等我们讲累了后,又听他们不停地诉说,给我们讲述抓犯人的精彩场面,讲枪毙罪犯时的心里活动,讲他们军训地方学生时的喜怒哀乐。时间在悄悄地流失,我们就那样开心地边喝酒边聊天,感受到了武警和我们边防军不一样的生活!交流让我们早已忘掉了刚才的不快!

酒足饭饱之后,我们意犹未尽地留下了联系方式,挥手道别。心里很舒畅很快乐!和战友一步三晃地相互搀扶着,边晃边唱着歌,醉熏熏地往营房走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