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也是七十年代中期,公社来了一队解放军,听大人说是来探矿的,因为前一阵子有直升机在公社周围飞来飞去。住在我家对面的文化站礼堂,就隔一条马路。自从有部队驻扎后,公社里经常有露天电影看,幸福死了。战士经常帮附近居民干活,那会街上都是欢声笑语,我们小盆友也最喜欢扎堆在驻地,如果有解放军喊我们帮抬下东西,那简直是无尚的光荣,通常事后都会奖励几个弹壳什么的。

后来我得了中耳炎,去医院看了,左边好了右边又发,很痛苦,特别是晚上的时候,疼得一晚上没法睡觉,哭到天亮。驻地的解放军知道后,带我去他们医疗室看,一个多星期就痊愈了,而且一分钱没收。当时我老爹老娘激动的把家里菜地里的菜采了几大筐送去,部队的领导就回送了一袋面粉和一块肉,嘿,晚上吃上饺子了。

印象还比较深的是当兵的太能干活了,我家院子里有口井,部队天天挑水,他们觉得不太好意思,就经常帮我家大扫除,房梁上都扫了个遍。当时春上我家的菜地翻土的时候,五、六个兵一天就把一片山坡给弄齐了,乡亲们都很吃惊,都说是馒头吃的多(部队基本吃面食,估计北方兵),力气就大。

家乡的乡亲们记得以往的东西不多,但这只部队的事情人人都能讲上一大段,我看得出他们眼睛里的怀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