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特种兵在执行特种作战、野外生存训练、反恐防暴及追捕罪犯等任务时,查明敌特人员行踪的侦察活动必不可少。为保障侦察活动的有效实施,学会并掌握必要的特种侦察技术,不仅能帮助特种兵迅速摸清作战地域内敌方兵力、装备的数量质量及其他有价值的战场情报,还可以通过一系列隐真示假的伪装手段,有效地保护自身安全,甚至化险为夷,最终达到“保存自己,消灭对手”的目的。

路线巧选择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当好一名侦察兵,首先就要从正确选择行军路线开始。通常情况下,出发前,上级指挥员会将实施侦察的路线、任务、联络手段、报告方法,以及占领或隐蔽区域的位置规定清楚。受领任务后,无论是单兵还是以分队(班组)形式实施侦察,都要认真检查携行装备,尤其对那些特殊的侦察器材,如通信设备、夜视仪、声音监测器等做好调试工作,而后推演情况,制订多套预案。

行进时,必须充分调动所有感知器官,保持注意力高度集中,做到“时刻环顾前方和道路两侧,认真观察敌人可能埋伏的地方;仔细检查将要踩踏的位置:每走一段,就停下来嗅闻周围的气味,听听四处的动静”。具体方法为:穿越茂密枯草地时,先用一只脚轻轻试探一下地面,将可能踩压留痕的枯叶或枯草拨到一旁,然后将全身的重心慢慢移向前脚,行走时最好后脚跟进前脚,同时注意不要让身后的树藤草木挂住战术背心;徒涉小溪时,不可将双脚抬出水面,而应紧贴河底行进;经过弯曲地带前,先仔细观察并聆听周围动静10分钟,然后再选择阴影密集的地段前进:丛林地的阴影虽能有效掩护我方行踪,然而一旦转入阳光地带,就会加大被敌人发现的可能性,因为在阳光照射下,人的行踪与背景的对比会过于明显,尤其在朝阳和夕阳下,人影大约是人体的3倍,所以在密林中行走,应尽量躲避光线照射。此外,夜间行进时,最好选择在凌晨2:30-3:30,为这段时间人最易疲倦,警惕也较低。相应地,一般不要选在晚上10点左右或拂晓行动,果一定要实施早间侦察,那就用月色提前到达预定位置,潜下来,待天亮后再伺机而动。到达目的地或接近侦察目标随着危险性骤然增大,特种要想在环境极端恶劣、条件极困难的情况下搜集到有价值的场情报,行动一定要慎之又慎,怕发出很轻微的声音,都可能生非常严重的后果。这时,当务之急是先找到一处有利于侦察的地点。其位置要便于隐蔽进出,尽量避开独立、明显的物体。同时,视界要开阔,以“既能清楚看到敌人活动情况,又不易被对方发现”为准。

伪装很重要

侦察位置是否隐蔽尚属外部环境因素,特种兵加强自身伪装才是确保安全的根本。通常情况下,特种兵会配备制式伪装衣,上面印有与背景及所处季节相适应的各种颜色斑点,在一般植被条件下对付敌可见光侦察,在新鲜阔叶植物背景下对付敌红外夜视器材的侦察,效果都不错。但如果没有制式伪装衣,特种兵可以用泥土、石灰、木炭、砖粉等加胶合剂调成糊状,涂抹在军服或雨衣上,自制与现地背景颜色接近的伪装衣。当然,也可用布条、麻绳、杂草等纺扎伪装衣。需要注意的是,所选材料要与背景颜色相似。如果是在积雪的背景上,可将白布、白床单直接披在身上或制成伪装斗篷。

对人的头面部及四肢的伪装{以不反光为原则。面部可抹一些暗色涂料,如油烟、泥土等;钢盔上涂抹变形迷彩、稀泥浆,或用暗色粗织物做成盔罩,并插上树叶或杂草;对手表、腰带扣、铁镐等易反光物体,则以包、涂、装套的方法加以伪装。此外,在执行战场接敌、追捕罪犯、跟踪蹲点等任务时,要善于利用地形,比如冲沟、雨裂、棱坎、房屋、树木、土堆都是利于人员隐蔽的天然屏障。夜间执勤时,尽量选择与自己的服装、装备颜色相似的背景,或在阴暗处行动以降低暴露几率。

对武器的伪装,是侦察技术中不可或缺的一项重要内容。其原理主要是,通过伪装改变枪支外形、阴影和消除反光。常用方法是,将杂草和树枝直接系插或编织成伪装网进行伪装。在雪地用白布条,其他背景用颜色相近的布条,在枪支上按一定间隔缠绕。必要时还可给枪支涂刷与背景相符的迷彩,或采用就便涂料,把当地的泥土直接抹在武器上。

观敌有窍门

从某种意义上说,一名优秀的特种兵就是一个老练的猎手。猎人在原始森林中追踪猎物,不仅要胆大心细,善于梳理和分析各种蛛丝马迹,还要了解动物的生活习性,避免被假象所迷惑。否则就可能遭到野兽突然的反扑,引来杀身之祸。特种兵执行侦察任务也是如此。敌人永远都是狡猾的,他们不会傻到主动暴露行踪。因此,特种兵一方面要判明自己所处方位并注意隐蔽,牢记上级事先规定的各种联系信(记)弓。同时,将侦察地域内的各种信息不问断地输入大脑,学会对搜集到的海量资讯进行综合分析,不被敌人制造的假象所蒙骗,做到“判断准确,处置灵活”。

当然,理论再丰富也需付诸实践。接下来,就要按照“先概略,后细致;先重点,后全面”的次序实施侦察,尤其注意可能被敌人利用的地形地物。具体流程为:首先,做概略侦察。特种兵占据侦察点后,要尽快观察、熟悉视线范围内的明显地物、复杂地形、方位物附近,以及敌人可能出现的方向、地段,做到心中有数。其次,进行分段侦察。为便于识别和搜索目标,可根据敌情、地形和任务,将侦察地域划分为近地段(200米以内)、中间地段(200-600米)和远地段(600-1000米)。然后,实施左右相错、远近交织地反复侦察。如果纵深不大、地形开阔、通视程度良好,也可不划分地段。最后,做重点侦察,即对敌人活动的必经之处和地点,如道路、居民地、丛林和起伏地等进行重点监视,时刻注意敌军动向,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侦察过程中,要特别注意战场内的细微变化,通常从两个方面人手:一是根据地物的变化判断。当身处灌木、矮丘和丛林地带时,如发现特殊颜色或看到树叶内有黑点,其中可能藏有敌人的枪、炮或车辆的掩蔽部;无风时有灌木摆动,或有玻璃的闪光,则初步断定有敌人潜伏,而且可能正使用观测仪器;当发觉地物的形状、位置有所变化或发现新土、枯草等,可能是敌人的土工作业或战场伪装;当发现有两三个敌人常在某处持枪守卫、观察,或者某一位置经常有敌人出入,此地可能是敌人的指挥部或观察所。二是根据声音和烟尘判断。从敌人拉送枪机、开枪射击的声音和炮火声以及汽车、坦克和装甲车辆的马达声中,都可以大致判断出敌火器的位置、距离和种类。居高临下侦察,当看到远处道路上扬起的尘土很低,可能是敌人的步兵纵队;若看到扬起的尘土很高,可能是敌人的机械化纵队;当发现某处有雾状白烟或草绿色烟雾,注意判断敌人是否在施放毒气或烟幕。

经验靠养成

特种兵的侦察经验主要靠日常积累、理论学习和强化训练等手段来获得。首要一点,就是在日常生活中养成善于观察的习惯,并能从点滴细节中发现和总结规律。比如,几乎所有人都喜欢习惯性地沿障碍较少的地面行进,久而久之,那里便会出现小路。如果我们再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小路多出现在以下地段:联结两个居民地之间的最直、最易行走的路线上;山脉的轴线;与小河或小溪平行处。很显然,这些小路的出现都是人类活动时为节省体力和时间而造成的。但战斗中军人出于战术需要,却会选择一些“违背常理”的行动路径。如:穿越开阔地时,从最低、最窄的地点通过;徒涉小溪或小路时多选择拐弯处;执行观察任务的士兵会占据制高点,并多在其侧斜位置挖掘掩体;临时营地通常选在靠近水源处。

每个人从亲身经历中获取的知识毕竟有限,在这种情况下,学习他人总结的实践经验或被事实证明的书本知识,就成为提高侦察本领最为快捷的方法。例如,在阿富汗作战的美国特种兵,人手一本由约翰·普雷泽少校编纂的《美军高级狙击手训练手册》,其中说道,很多情况下,可以通过发现与敌人活动相关联的目标指示物来搜寻。一旦发现目标指示物,就要对其周围进行耐心细致地观察,直到发现目标。比如正在挖掘的掩体外的土堆或壕外小道,堆积起来的木头、沙袋,经修剪的灌木及从树上垂下的伪装线等等。战场上炊烟甚至煮咖啡时散发的气味,也可能成为特种兵识别敌人的重要指示物;色彩对比的例子更屡见不鲜,如敌人用于伪装的树枝会因为干燥而变色枯萎,使用过多的带叶树枝在隐蔽装备或车辆后会造成外形与树林阴影相冲突的现象等等。当然,“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在汲取外军先进经验的同时,切勿忘记与实战背景下的复杂战术训练相结合,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有效地增强特种兵的战场侦察能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