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雷达就是飞行员的眼睛

王立民在修理雷达。潘美四摄

墙上的挂钟又一次响起,时针指向凌晨2时。

成都军区装备部某军械雷达修理所雷达修理车间里,依旧灯火通明。

9月底的一天,高级工程师王立民带着几名官兵正在抢修一台重“病”缠身的新型雷达。此时,身高一米九的他,腰弯得像只大虾米。汗水顺着脊背往下淌,工作服几乎全部湿透,紧紧贴在了他的身上。

置身一旁,记者不禁被这忙碌的气氛所感染,连忙拿起一个扳手递了上去。

他伸出满是油污的大手接了过来:“累了吧?不像我们,这么熬夜干活都习惯了。”

即便是对记者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睛也没有离开过正在修理的“宝贝疙瘩”雷达。

在成都战区,他“用一张人民币修好一部雷达”的神奇故事被战友们广为流传——

一次,他带着徒弟陈晓华到某部库房检修库存雷达。一部雷达测试数据正常,可天线就是不工作。面对如此怪现象,徒弟陈晓华抓耳挠腮,不知该咋办了。

这时,王立民过来了。他浅笑一声:“身上有没有带钱?”

“钱?”陈晓华听到这话,一头雾水,不过还是傻傻地从兜里掏出一把钱,伸到了师傅面前。

王立民挑了一张七八成新的10元纸币,爬上雷达车,把钱插进天线控制节点的缝隙中来回摩擦了十来下。

跳下车,他一开机,雷达天线转得呼呼的!

见状,小陈惊奇不已,嘴巴张得像一只河马:“这都可以啊!”

王立民把钱还给陈晓华,笑着解释:洞库空气湿度大,装备存放时间一长容易接触不良……

当记者走近他时,真实的他并没有外界传说的那样“神奇”,修理雷达对他来说,依旧是一件辛苦而艰难的挑战!

对于这一点,王立民自己也说:“我知道有人私下称呼我‘神医’,其实我并没有什么超人本领,只是比常人多了一点认真,多了一点热爱!”

在常人看来,雷达只是一个冷冰冰的铁疙瘩。

可在他眼中,雷达是有感情的生命。他说:雷达出故障时,就像是生病的孩子在向你撒娇;它正常工作时,就像是快乐的恋人在你耳边说悄悄话;它罢工的时候像什么?哈哈,就像爱人发脾气,不做饭了呗!

正因为如此,王立民修雷达,从来都是“不彻底修好绝不罢手”。

那年,驻渝某部雷达需要更换一个部件。跑遍了驻地,也找不到原厂生产的配件。没办法,王立民只好先用上替代品。几个月后,他到外地出差,专门到厂家去购买原配件,而后绕道再把替代品换下。

此刻,夜更深了,整个修理车间却更热闹了。油机味、汗味充斥着整个车间,五六个人影在记者的视线中不停穿梭往来……

“先都停下来!”王立民突然大声喊道。修理碰到了“拦路虎”,他挥手让大家先到一边休息,自己独自围着雷达转悠。

一圈,二圈……他眉头紧锁,嘴中念念有词。这幅画面让人感觉,他似乎正和雷达说“悄悄话”。

等待,在寂静中等待。周围这几张憔悴的脸庞,写满了焦急、苦恼!

真没想到,修理一部雷达居然如此费时伤神耗力!这些年,王立民修理雷达1500多部!一部雷达就是一个挑战,他如山的毅力、过人的修理技术就是如此长时间锤炼而成的。10多次获得军队科技进步奖,只是他常年在雷达修理中攻关克难自然分娩的“产物”。

终于,他站在那儿不动了。“有招了!”他一拍大腿,兴奋地招呼大家围拢过来,接着干。车间里,顿时又重新恢复了喧闹……

有人曾经问王立民:“50多岁的人了,成天一身油一身汗地干这活,到底得到点啥?”

钱?很显然没有,穿着这身军装,他从来没有做过“发财梦”。

名?他倒是有一点了——如今,成都战区装备战线流传一句话:“雷达有问题,快找王立民”。

王立民自己回答:“就图个踏实!把这活干好,是自己的责任,否则就对不起战友。”

还是徒弟陈晓华最了解他:“师傅是个特知足的人,给他一杯白开水,他都能喝得滋滋有味”。

不知不觉间,天色亮了。维修检测报告显示:某新型雷达性能恢复正常!看到这,王立民长长伸了个懒腰。走出修理车间,迎着旭日,他开心地哼着家乡陕北的信天游小调,径直往家中走去。(梁一鸣 银 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