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刚刚看到年轻战友的贴子:明天我将脱下军装……心潮澎湃,一石击起千层浪,他不知唤起多少战友刻骨铭心的回忆,这回忆是痛楚的,是甜蜜的,即将脱去军装、离别军营和朝夕相处的战友,那种味道不是人人能体会和理解的,只有我们这些当过兵的才深深地深深地感悟到。要说甜蜜那是在以后的回忆里、在战友重逢的时刻里。

我是一九六二年入伍的一九六八年复厡。走时那泪洒军营的场面,终生不忘(都一样)我们那批兵感触特深,相处时间长;六一年兵六二年兵和六三年的兵同时走的最短的还相处了三年。因为这中间延长服役期限我们是五年,再加上文革时两年没有复原,我走时我们班剩下三个六五年兵(以后两名提了干,这是后话) 也都当了三年兵了! 记忆最深的是我班留下的几个战士手把着已经启动的汽车,声嘶力竭的喊着;班长什么时侯才能再见面呀!这声音什么时候想起来都酸酸的!我记得我哭着告诉他们;会见面的,我会来找你们的…没成想这句承诺竟会在四十年后才得以兑现。直到二00九我们几个老兵结伴驱车看望了几个六五年的战友,我班那位高喊班长什么时侯才能见面的柴景华同志抱着我泣不成声,当离开俺班长也是四十多年后再重逢时,六七十岁的人啦!哭得象受了多大委屈的孩子……

离开军营前步行几十里去看望房东老大娘向她告别,老人家知道我还没结婚,竟找来一位姑娘要介绍给我作媳妇,老人说;这样你就能当门亲戚走着,俺就能见着你啦!这就是当年那军民关系。

顺便说说我们一起回来的战友吧!很幸运我们一辆车去的一起回来的有十几个,所以吗能经常聚聚,俺连的班长几乎全在这啦!连炊事班长、生产班长都在。一班长二班长三班长一排这三个班长还有我这个代理排长俺排架子搭起来了,其它两个排的班长也差不多齐了,都在俺这座城市里,还有后来转业的六三年兵老王担任过我们连连长,再就有我连六三年兵从团长转回来的,这里有俺连当兵的十七名战友(前年生产班长老宋走了﹗临终时他还念念不忘战友们,我们全体去送的行,这就是战友情),確实是一石击起千重浪,浮想连翩,幸亏不是晚上看到这篇贴子,否则真是夜不成眠了!

本文内容于 2011/10/4 16:58:57 被teng88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