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家老二比我小7岁,与由于先天性贫血导致从小不好动的我正好相反,我们老二从会走就开始蹦,长大以后身体素质也一直一流,身高一米83,四肢发达,考高中的时候成绩不够公费,但是由于运动特长,被家乡某高中以体育特长生的待遇免费特招,进入校体育队,主项是篮球、跳高和110米栏。老二篮球打得好,身为小前锋,内外全有,还可以轻松扣篮,一直以来被该高中女生以“科比”冠名。老二除了唉体育,还爱打架,上高中以后脱离了爸妈的管束,更是乐此不疲。后来被学校劝退,我爸求爷爷告奶奶地让他上了另一所中学,不到半年又转学。篮球打得越来越好,错误也越翻越多:打架、上网、吃喝,四处借钱。高中毕业以后,靠着篮球特长,好歹混了个大专文凭,有了一年短暂的工作经历,挣得不够花,离职后游手好闲,晚上打电脑不睡,白天蒙着被不起,颓废,破罐子破摔,浑身上下提不起精神来,说话漫无边际,毫无正经。在我这里住了大半年,天天如此,愁死了人。

这样的孩子,在我们老家来说就等于废了。我爸我们整天为他发愁,不知道将来他能有什么出息。

2009年的一天,我叔叔家的弟弟在一个消防队家属院里租了房子,我们老二去那里玩儿,正好赶上消防队战士打篮球,于是痛痛快快玩了一场,技惊四座,武警战士们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一个武警指导员就说,这样的人要是在部队,领导肯定喜欢。就是那一次,我回来问他:想当兵吗?我们老二第一次痛快地说:想!于是跟我爸商量,我爸一开始不同意,后来实在想不出这小子还有别的什么去处了,就指望着在部队呆两年,能帮他去去浑身的毛病——说实话当时并没有指望太多,部队是座大熔炉那句话只在书上电视上看过,我们并不全信。

这事情提上日程,老二年纪不小了,可是他有大专学历,刚刚符合征兵对年龄的最后要求,又去报名,找村委会,找镇上,找武装部,期间种种涉及不和谐的因素略去,反正我们老二最终穿上了军装,要去南方某二炮导弹旅。

2009年12月份,我们当地火车站,老二剃掉了半长发,变成小平头,穿着土黄色的新兵迷彩,站在火车站一大帮同僚之间发愣,我给他买了点吃的送去,问他发什么愣,他告诉我:“白天在武装部,爸妈都哭了。”我诧异,我妈哭没有问题,我爸哭实在是罕见。接兵的干部走过来,跟我友好地握手,我赶紧塞上好烟,嘱咐这位比我还小的尉官多帮忙,路上多多照顾,干部只从烟里拿了一颗,剩下的全还了我,让我放心。(我不知道是不是全国的接兵干部都这么廉洁)。火车开动,我离开,看着穿着军装的老二,第一次有了一种心酸的感觉,在心里祝福这个弟弟,一定要好好干,干出个人样来!至少别像当兵前那样颓废。

老二走了,我们全家其实都在提心吊胆。生怕这小子刚去部队就惹事,也没办法打电话。过了足足十多天,老二来了电话,说是跟新兵班长连长处的不错,偷偷跟班长借了电话,这话我信,这小子别的不行,搞关系比我强得多。老二告诉我,部队很苦,很严,他有点受不了。我的心立刻提到嗓子眼:你可一定要坚持!你小子以前从学校跑回家顶多算违纪,这次你要跑可是违法!老二就笑:谁说我要跑了?我千叮咛万嘱咐。

过年了,那是我们全家第一次在人不全的情况下过年,多了一个我儿子,但是少了老二。饺子出锅的时候,我妈和我爸哭了,这次我看见了,我也掉眼泪了。别觉得我们一家子太情绪化,这事儿当初我也不信,可当时我就是流眼泪了,那时候,真想我们那个不争气的老二!快半夜的时候,老二打来电话,说在新兵连过年,吃饺子,拉歌,我问他想不想家,老二嘴上说不想,声音却哽咽了,憋了半天,说:哥,明年过年我肯定回来,我还没看见我大侄子呢。

新兵连邻近结束,老二又来电话,说马上要下连队,他混的还真明白,有几个去处:一是场站警卫连,舒服,自在,每天就是站岗。二是发射营,比较艰苦,但是是全旅的重点部队(废话!二炮当然是发射营重要了)。老二说,他想去发射营,那里有发展,转士官有利。放下电话,我差点没哭出来,这小子居然想到了发展!

老二如愿进了发射营,第一次给我打电话,我问他有没有老兵欺负他,老二说没有,部队管得比较严,再说他也不伺候那些老兵。老二很霸气地说:我可是23了,我比班长、老兵岁数都不小,有几个老兵还没我大,我怕他们?我说万一人家要是打你呢?他说:哥你别忘了,打架是我的特长啊!我说要是人家群起攻你呢?老二沉默了几秒,然后说:我跟他们好好处。我很欣慰。

后来,老二有一段时间没给我打电话,再打电话的时候,说是部队出去拉练了,深山老林里,具体事情不说,因为部队有保密条例。他又说,新换了个班长,这个班长比较铁血,换句话说有点儿不近人情,开口就骂人,脾气比旅长还大,总找他麻烦。我劝他忍着点儿,一定要忍着点儿,他答应。过了几天还是出事了,他跟班长打了起来,强硬的班长没打过他,但是没出现我担心的老兵们围攻他的场面,因为老兵们全跟他处的跟铁哥们似的,就差没帮着他打班长了。问他原因,老二气鼓鼓地告诉我:他妈个逼的!我数据没背好,他骂我踹我我都忍了,可是他接着说了一句:X你妈的!你爹有文化吗?在家没教你识字?他侮辱爸妈,我就忍不住了!

我想了想,告诉老二:打得好,这种情况换了我,照样打那个犊子!

这事情没引起太大风波,连里干预下,老二做了检查,班长也做了检查。过了阵子老二告诉我,他跟那倒霉班长算是不打不相识,现在俩人处开了,误会也没了。我很欣慰,在我印象中,老二没这么处理过事情,打一次,很可能一直打下去。

后来,再也没有关于老二的负面消息。这小子理所当然地进入了连队篮球队,并且又入选了旅里的篮球队,在场站联赛上大出风头,引得通讯连的女兵们忘情地大喊,连副旅长都喜欢他。年底的时候,县武装部亲自送来老二优秀士兵的奖状,我们全被震撼了。集体给老二打电话慰问,这小子还挺淡定:我马上就是预备党员了!

2010年正月,老二有幸请了假回家(据说是有幸,一年兵好像没有探亲假,具体的我不详,因为我没当过兵),回部队后,我们全家集体总结,老二的变化如下:1、太勤快了!每天六点多就起床,还帮我妈在院子里劈大锅炖肉用的柴,吃饭知道搬桌椅分发碗筷,这事情二十多年来一直在我们梦里都没出现过。2、不去到处乱窜了,只有限地拜访了几个村里的发小,以前那些酒肉朋友一概没理。3、说话终于靠谱了,很稳重,也不吹了,也不狂了,唠的全都是正经嗑儿。4、有追求了,要转士官,甚至要考军校——这事情也基本是我们全家梦里都没梦见过的。

部队是座大熔炉。我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对所有的军人都有效,但是至少在我们老二身上,这句话得到了最真正的验证。

现在,是我们老二进入某二炮指挥学院上学的第一个月,不管你信不信,我们老二正经地得到旅里的定向推荐,几乎没用不和谐手段就如愿以偿(当然,老二不是神仙,所以我用几乎两个字,几乎以外,买点烟酒礼物地感谢首长的大力培养算不和谐吗?)他打了几次电话,说很苦,军校把他们当新兵那么折腾,每天两三个五公里再加上半夜紧急集合,我继续嘱咐老二好好干,干出个人样来,这种嘱咐在当年算是很必要的,但是现在我倒觉得有些多余,老二回应:放心吧!这点儿苦算个屁啊? 有种他们四年全这么折腾我?我跟着大笑。

上午老二又来电话,说他又要进校篮球队了,还当了班长,今年过年有可能回不了家,我笑着告诉他:要是我的稿费足够多,我就去看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