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嘟嘟嘟 嘟嘟嘟 嘟嘟嘟 急促的哨音夹杂着愤怒的乌拉声突然从对面阵地响起,在我左边罗迪恐惧的看着我,我并没有理会他。罗迪是刚来的补充兵,是德国巴伐利亚人,今年20岁。对于补充兵,我们活下来的人对此不屑一顾,他们的生命如同将要被烤熟的小猪一样,至少小猪还能吃。

俄国猪猡开始进攻了,他们穿着笨拙的大衣,缓慢的向着我们冲刺,我瞥了一眼身边瑟瑟发抖的罗迪,把刺刀装上步枪,右边老兵奥克尔不停的咒骂,奥克尔来自不来梅,他也是补充兵,来自被打散的装甲兵掷弹师仅此而已。

“不要开火,等他们离近点” 连长紧张的大声喊着!艾卡特昨天刚升为连长,之前的迪森上尉被炮弹命中,连尸首也没找到。很快伊万们已经进入了了我们的射程,“开火,杀死他们”艾卡特大吼,空气中响彻着枪声,伊万们一片片的倒下了,活着的伊万依然狂热的向着我们冲锋。虽然我们的火力很猛,但是伊万还是冲到了我们的阵地,数个俄国人从我正前方向我们扑来,我朝其中一个开了一枪,没打中,这时俄国人已经冲到了面前,双方搏斗到了一起,奥克尔感觉眼前扑来一个黑影,措不及防之下被他一下压倒在下方,他本能的伸手去档,却一下摸到了一支枪管。与此同时胸前一痛,一把刺刀扎进了他的前胸,剧痛让他一下抓住枪管使劲往外推,刺刀从肉里又退了出来,但是刺刀的主人显然不想让它离开奥克尔的身体,又手上加劲使劲往下戳,刺刀又慢慢的回到了奥克尔的肉体,刺刀传来阵阵冰凉刺激着皮肤。去死吧!法西斯,刺刀深深的插入了奥克尔的胸腔,眼前,一个面目凶悍的俄国士兵,瞪着嗜血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奥克尔,奥克尔感觉着刺刀在体内翻转,抽出,刺入。。。啪!我朝正在和奥克尔搏斗的俄国人头上开了一枪,看了一眼这位老兵,他不行了。紧接着朝罗迪方向的俄国人开了两枪,那个俄国人倒地挣扎,解了围的罗迪扑上去给了这个俄国人一铁铲,把他的头砍了下来,(写不出来了)

本文内容于 2011/9/30 17:32:47 被令狐醉虾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