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对于争议海域,国际上目前有三种开发模式

一种是政府合作安排模式,主要是相关政府通过谈判、协商等方式达成共同开发协议。荷兰和德国共同开发北海油田、马来西亚和越南共同开发泰国湾等都是采用的该模式。

再一种是代理制模式,主要是一方代表另一方进行开发并全权管理,获益则双方协商分配。该模式同样不涉及主权问题。这一模式最早始于沙特和巴林的波斯湾大陆架划界协定,卡塔尔和阿联酋阿布扎比关于阿尔本达克油田的开发也是采用的此模式。

第三种是超国家管理模式,主要是通过签约方式将共同开发区的管辖权转让给超国家机构管理,允许经营者对开采资源拥有部分份额,签约国双方则从课征税的总额税收中获益。澳大利亚和印度尼西亚的《帝汶缺口条约》中即涉及此模式的共同开发。

9月24日,印度国防研究与分析研究所(IDSA)发表文章警告说,鉴于美国目前的困境,印度政策制定者在南海这一可能导致爆炸性局势的问题上应当注意倾听、谨慎处理。

在此之前,印度加入搅乱南海局势的动作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9月15日,印度媒体再次传出印度参与越南南海油气田开发项目的消息。另据《印度斯坦时报》报道,尽管中国向印度表示反对,但印度还是准备与越南继续进行在南海的油气田开发项目。

种种迹象表明,印度似乎已下定决心搅局南海。

借船越南进入南海

此前,南海局势曾一度出现缓和迹象。8月初,中国与东盟在南海问题上取得了进展,菲律宾和越南在南海问题上的态度也出现了缓和的迹象。

但这一缓和状况没有并持续太久,随后南海局势再起波澜。

在菲、日两国举行了有关亚太地区海洋安全问题的首次副司局级磋商之后,菲律宾和日本在南海问题上开始“抱团”对抗中国。

另一方面,印度和越南也迅速走到了一起。

有媒体指出,南海油气资源丰富且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印度作为传统区域外大国已然显示出“强势介入”的决心。

早在7月,即传出印、越两国军事合作升级的消息:越南邀请印度在芽庄港永久驻留,印度则在加强对越军售的同时,帮助越南训练军队。

9月16日,印度媒体报道称,虽然中国表示反对,但印度还是准备与越南继续进行在南海的油气田开发项目。

印度外交部声称,由于越南已经根据1982年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对第127号和第128号油气田作出了“主权声明”,因此,印度与越南的合作“完全不违背国际法”。

9月18日,《印度斯坦时报》再次引述印度官员的话称:“尽管面临中国的严厉警告,但在印越双边议程中,能源安全已被列为最优先项目。”

报道称,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计划同越南国家石油天然气集团签署一份战略合作谅解备忘录,加速勘探南海石油,并预计10月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访问印度时签署这一协定。

事实上,油气开发是越南经济的重要支柱。2010年越南国家油气集团总收入为478.4万亿越南盾,约占当年越南国内生产总值的24%。由于国内能源需求的不断增加,印度也加速在全球寻找合作对象。

据《印度斯坦时报》报道,过去10年,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一直在越南开展业务,目前,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的投资占到了印度在越南投资总额的近一半。

对于印度为什么要选这个时机进入南海,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学者肖洋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印度之所以现在进入南海主要是因为美国战略东移,越南将印度作为伙伴拉来一起搭乘美国重返南海的便车。越南势单力薄,怕被美国抛弃,所以将印度拉进来,印度和越南一起抱美国大腿,反映了两国的共同利益即制衡中国。

肖洋认为,印度进入南海是一种试探和一种姿态。他说,印度的主要目的不在于油气,作为一个南海外的国家,油气只是印度需要的一个口实。印度实际上是以此作为抗衡中国实力影响和向中国施压的手段,并以此弥补印度在西藏问题上的压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