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印度首席军事科学官萨瓦斯瓦特称,印度目前的弹道导弹技术已经先进到“远到巴基斯坦乃至中国的城市,没有一个目标我们想打但打不到”。

中国国防大学张召忠“客气”的说:“在发展军事技术中,中国从来没有把印度当成战略对手,没有一个武器是专门针对印度而设计的。”

近日,印度在高科技军工领域动作不断:热炒“登月计划”、渲染海军发展和印俄武器合作,而“抬印抑华论调则在印度媒体中盛行。据西方军专家客观分析,印度虽一心在军事技术领域赶超中国,但明显是“不会走路先想跑”。印军工对外依赖重,而中国重视自主研发能力,这导致了印中军事技术差距至少在20年以上。

一不会“绕地球”就想登月

印度政府和航天部门近日宣称,准备在5年内实现向月球发射飞船的计划,以赶在中国的“嫦娥计划”之前登月,显示自己在最尖端的航天领域具有更高的技术水平。 印度官方的这番“豪言壮语”连本国国民都不是完全相信。2006年7月,印度试射了一枚“烈火III”型中程导弹,为本国的火箭技术水准做了最好的说明。这枚弹头载运量不足1吨的导弹设计射程为3500公里,假想目标是“打到中国腹地”。然而导弹刚飞出几百公里,便一头栽进了印度洋。

二,印度上世纪80年代前从未自行研制过战斗机,目前在研的LCA战机项目已经启动了20年,但至今样机的试飞仍然不能令人满意。印度军方自己都不得不承认,今后该机型即使能够推出,也是“一亮相即落后”,印度空军今后的装备计划恐怕还是要靠外购战机。

三“国产军舰”也全靠进口

在海军装备方面,印度长期自称是战后亚洲最早拥有航空母舰的国家,其实买的都是英国的淘汰品,或者是俄罗斯旧舰。其实,印度一些所谓的“国产军舰”,也必须依靠外国提供全部技术,包括设计、船体材料和建造工艺、动力、武器、雷达等等。一旦失去外国技术援助,印度立即一筹莫展。

在陆军方面,中国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便可自产主战坦克和火炮,上世纪80年代研制出了在国际军贸市场十分畅销的85-III型坦克,近年装备的99式坦克又被国际军界视为世界先进战车的代表。目前,中印两国工业技术水准的差距之大,在陆军军工生产上体现得最为明显。例如中国早在上世纪70年代便解决了坦克底甲板变形和行驶中的履带易断裂的问题。反观印度,近年吹得神乎其神的“阿琼”坦克,行驶不超过300公里履带就会断裂,以致于印度陆军根本不愿采购,只是迫于政府的压力才勉强订购了百余辆,连军事演习中都不敢派它上阵,更别说是实战了,只能让它充当 “阅兵坦克”,给人看看算了

美国《外交政策》文章,原题:想都不敢想

主导世界事务已久的欧洲和美国,近几年正为中国和印度的崛起而惊奇。很明显,这两个亚洲大国日益增长的经济实力最终将改变世界游戏的规则。

中国和印度每年贸易额达600亿美元,两国也一直强调希望在诸多问题上更紧密地合作。然而,与这种合作意愿并存的,还有两者长期的战略竞争关系以及边界争端。近来,中国开始和东南亚和印度洋的国家,包括孟加拉国,缅甸和斯里兰卡建立友好关系,以保护其商业利益和自然资源运输的通道。这使印度感觉受到了包围。

然而,使得这种战略关系更为复杂的是核因素。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印两国都在寻求将其军备现代化,以为其勃勃的战略野心助一臂之力。基于两国复杂的历史,这使人非常担忧。“中国有世界上最积极最多样化的导弹发展计划,”美国一份报告称,“随着导弹数目及类型的增长,其实力将愈发增强。”而这只是中国在显示他们先进科技能力的一个方面。一月,中国用一颗导弹击落自己的一颗卫星,又一次显示它正在向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前进。

这个试验使印度非常不安。它将中国的太空武器视作自己核能力的一个潜在威胁。同时也在努力研发自己的新一代远程导弹。将于今年年底试射的“烈火5”射程可达5000-6000公里,意味着可以打击到中国最北边的城市。第一艘弹道导弹潜艇“歼敌者”的海上试验也正在筹备,一到两年内即可投入使用。

毫无疑问,两国都将对方视作假想敌。虽然中国最为关注的是阻止世界首号核大国美国的潜在进攻,印度的战略算计则集中于巴基斯坦身上,但是从战略逻辑来讲,北京和新德里在很多方面有直接冲突的可能性。这两个国家已经开始进行海军军备竞赛,争夺在南亚海域的影响力。两国的边界争端,尤其是关于目前由印度控制的“阿鲁纳恰尔邦”(限中国藏南地区)的争端也可能造成紧张局面——印度抱怨中国频频侵犯这一地区,而将其视为西藏一部分的中国也担忧印度在这一地区的驻军。

今年初的一系列高规格的会谈上,这两个军事大国对对方的敏感已经颇为明显。印度首席军事科学官萨瓦斯瓦特称,印度的弹道导弹技术已经先进到“远到巴基斯坦乃至中国的城市,没有一个目标我们想打但打不到”。中国国防大学的张召忠则嘲笑印度技术的“低水准”,并说:“在发展军事技术中,中国从来没有把印度当成战略对手,没有一个武器是专门针对印度而设计的。”

当然,探讨一个军备竞赛的最佳时间是在它真正成熟之前。印度国家安全咨询委员会﹙India's 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y Board﹚前主席Krishnaswami Subrahmanyam说,中国和印度应该把对核问题的关注带到裁军谈判会议上,这是一个设在联合国的多方协商论坛。Rajagopalan注意到印巴已经成功在两国边界上采取了建立互信的有效措施,但是中印两国则没有﹙除了90年代初一些已流产的措施﹚。建立一种在举行导弹试验前相互知会对方的机制也许会是一个开始。Rajagopalan说:“我想这很必要,否则,这种紧张状态会发展为失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