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针对老美频频搞事,国人多有愤激者;情有可原,但措施我觉得值得商榷。

相对老美,我们国力,特别是军力有限,国际政治影响力有限,在这些方面我们都没有有效的反制手段。动静小了不管用,徒取其辱;动静大了不好收场,又不具备制衡的实力,如何善了?我们不怕与老美一战的意思应该是我们被逼上梁山的时候我们不惜一战甚至不惜同归于尽!没到这份上的时候能不战还是不战为好吧,毕竟我们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发展自己而不是找个人同归于尽。别说同归于尽,即使战胜也必然使我们自己伤筋动骨,精疲力竭。而除了老美,在我们周围美嘻嘻的等着捡便宜的比比皆是,到时候如何面对?我们不能期望我们的军队打遍全世界吧(一笑)!

我倒觉得,对老美我们倒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可以考虑的手段起码有两种。

第一种,是经济制衡。

首先是进出口,特别是进口。我对各方面信息的了解都不是很多,但好像我国在老美的出口名单中不是第一也是前几位,可以为老美创造大量的就业机会。适当的限制或限制姿态肯定会起一定作用。当然方法和技巧是必须的,决不能因此而授人以柄而受制于人,更要避免把由此而引发的矛盾无限扩大以至于发展到引发战争的程度,那样我们当然得不偿失。但也不必过分懦弱,我们不愿意决心与老美一战而损失巨大,老美决心与中国开战也必须得好好掂量掂量。毕竟,中国不是伊拉克。十年伊战,损兵五千,国内闹闹嚷嚷,无法接受伤亡;两年华战,肯定不是伤亡几个五千的问题;再来一场“朝战”,伤亡三十万,国内接不接受?而且还得掂量掂量中国的核战。虽然中国承诺不会首先使用核武,但谁知道那;哪天突然换上我这样的领导人(这样的肯定不会少),面对着无法取胜甚至兵败如山倒的前线,我肯定使用核武;更何况,烽烟一起,战火弥天,即使是擦枪走火的机会都太多了,他老美再牛,就敢冒这个险?要我是国家领导人,在必要的时候我就愿意赌一赌,看看老美敢不敢跟我赌开战后的巨大伤亡以及开战后的N个变数。老美也有后顾之忧,现在老美天下第一,是全世界的大爷;打完中国,伤痕累累,精疲力竭,统一后的欧洲以及喘过气来的大熊说不定就都成了他的大爷了。老美,想不想试试?!嘿嘿,当然,咱们能不赌也还是不赌为好,毕竟赌完了,老美成了天下第八,而我们几乎也就完蛋了(一笑)。 而出口的限制是早就该实施的,因为听人吹牛逼说老美发展尖端科技,制造一线高精尖主力兵器的一些必要稀有原料,绝大部分都是我国出产的稀土矿中提炼出来的。老美当年联合全世界对中国实施武器禁运和高科技禁运,到现在欧洲部分国家解除了老美可还没解除呐,甚至还在向中国的“分裂势力”出售武器,我们干嘛给他们这些东西去制造这些武器?!叫他们制造不出来或难以制造就得了。

然后是金融制衡。太多的我不了解,但我们不是有巨额的国库储备和巨额的美国国债吗!以此发动一场针对美国的金融战争都有余力,更不要说适当实施一些巧妙的金融制衡了。索罗斯不会比中国国库的钱还多吧(一笑,这一点我还真不太了解)。当初听说中国大量购买老美的国债心里特不舒服——哦,他给我们的敌人制造武器,钱不够,还得我们给他拿?!后来听说我们手里的老美国债已经形成了巨大规模,忽然转变出了另一种想法:比如假如我们大量抛售美国国债,会不会叫老美破产那(大笑,想想就兴奋得忍不住笑)?哪怕我们做一做姿态老美都得好好想一想吧,更何况听说老美又困难了,前几天又来借钱了(一笑)。老美政府政权获得的方式决定了老美国内必须高资养民,而老美几十年来做惯老大被世界惯出的脾气决定了它总是不断的在世界各地穷兵黩武,钱财上已经很困难了,而且还会不断的困难的,我们干嘛不利用一下(一笑)!隔三差五的哭哭穷,把巨额的外国国债拿出来晒一晒,当然包括老美的而且主要是老美的(笑);老美再来借钱必须好好的考虑考虑而且考虑的时间必须一次比一次长;隔三差五必须以十分充分的理由为借口拒绝他几次,别他妈的以为中华民族的钱袋是你们家的!(偷笑)这么做肯定不是太仗义,但国际关系中只有利益,仗义是什么呀!你老美仗义还炸我们家饭馆儿,撞我们家灰鸡,还一次次不断地往我们那个胡闹分家的不屑子孙手里塞棒子?!

当然了经济制衡是把双刃剑,伤害了别人也必然伤害到自己。但不这么做我们就不受伤害了吗?我们在领土上,在安全上,在经济上,特别是在感情上所受的伤害还少吗?这把剑祭出的当时我们肯定还会受到更大甚至更严重的伤害,我们首先要把这种可能的伤害控制在“毁灭自己”的范围以外,剩下的坚决顶住,两次以后,现实聪明的美国人就不会再选择这种两败俱伤的笨法啦。问题的关键是我们敢不敢选择以及我们自己能不能挺住。别制裁一开始,进出口锐减,失业率暴升,大量工厂停工的同时,美国人还没咋地,我们自己倒先闹起来,甚至闹出个“流亡政府”,“过渡政府”,“全国委员会”什么的,那他妈中华民族可就完了,像伊拉克儿,阿富汗,利比亚什么的,成了全世界的孙子。这种危险也不是没有,我看本论坛中个别躲在阴暗的角落里不谈正事,只会说风凉话的先生们到时候说不定就有逮个机会认个干爹换回几挺破枪来搞个“民族解放”的危险(笑笑)!

第二种,是国际政治制衡。

其实这也无非就是毛老人家几十年前的老套子:广交朋友,孤立敌人,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来反对我们共同的敌人!去掉其中的理想主义思想,再具体到今天的国际实际,就是分化敌人的阵营,援助敌人的敌人的势力;广交朋友的同时,孤立敌人起码减少敌人,并且增大敌人的麻烦;而且,没有麻烦就给他制造麻烦(震天大笑,太卑鄙)。

具体地说,

一,维护住我们传统的朋友以为基础。

二,一方面忽悠住北极熊以为声援,本质上他与老美是相互的天敌。在地球这个这么小的村子里两个超级恶霸,到什么时候都不可避免的是相互的对手。当然了,得万分小心,作为邻居,相对我们自己过分强壮的北极熊肯定也会吃人,何况历史上这家伙是吃掉我们的领土最多的一个,有机会还得想法叫他吐出来呐。 另一方面就是欧洲。要在欧洲求同存异,广交朋友;要大力支持欧洲的一体化进程和独立意识;要大力加强与欧洲在各方面的联系。独立强大的欧洲当然不会甘心久居人下,与东方帝国的密切联系使他不能容忍起码不会支持甚至参与对中国的残酷打击以影响自己的利益,从而使之成为老美敌视中国的一只有力的牵制力量以及与老美争霸的重要力量。作为邻居的北极熊的强大肯定会危及到我们的安全,与他的交往一定要非常当心。但东有天敌北极熊,西有世纪帝国美利坚的欧洲肯定不太可能威胁到中国。与美俄两强的争霸没有百八十年难分高下,他自己内部的一系列问题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协调明白的。叫他倒出空来再开着几艘破军舰到中国的海岸上来耀武扬威,他恐怕只能想,甚至想都没工夫甚至不敢想。到时为了抵销两强的挤压说不定还会急着与中国结盟呐。而北极熊在中国弱小时他可以挟中国以抗欧美,但现在中国强大了,“挟”不住了,为了与欧美争霸时解除后顾之忧,他只有选择与强大的中国结盟;有了俄欧的拉拢,我们还用怕远隔重洋,受到诸般牵制的老美吗!

三,老美不是总是有大量的敌人,潜在的敌人和未来的敌人吗!好,我们挑那些不太敏感的多多支持。塔利班之类是不行的,支持他们就是公开跟老美宣战,李云龙说:咱们可不干这种傻事(笑)。何况塔利班还支持我们的大患呐。但像伊朗,叙利亚,古巴以及拉丁美洲其他一些小国这样的(拉丁美洲那个反美的独裁者和他的国名我忘了),我们可以与之保持“正常友好”的外交关系,对他们的困难和需要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当然这只是“正常普通”的国际外交关系,我们之间的交易也都是“正常合理”的国际贸易。假如他们一旦与什么人兵戎相见,我们当然不会“偏袒”任何一方,这一点我们是完全可以保证的。妈的老美,当伊朗因为老百姓手里都攥着40火,班排都有大量的单兵破甲和防空导弹,旅师级都装备了反舰导弹而越来越硬气的时候,我看你闹不闹心,我看你还有多少心思到东亚来耀武扬威(笑,太卑鄙)!

当然,国际政治这东西肯定没有咱老百姓想象的这么简单,国家大事也肯定不像咱老百姓想象的这么容易。作为自认为的爱国爱族者,一点浅见,期望指正,共同探讨一下强国立国之路,聊胜于怨言满腹,碌碌终日者。

本文内容于 2011/9/26 14:52:34 被小编a1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