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结束了一天的训练,熄灯号刚吹过,弟兄们都倒头呼呼大睡。我们那时是睡的是通铺,标准的营房,一个班两间房,头靠墙脚朝外。一个班十个新兵弟兄,班长睡单铺。我们十个人睡的很挤,翻身的空都没有。

睡到不知什么时候,忽然被一阵紧急集合哨子惊醒,慌忙穿起上衣,蹬棉裤。但棉裤怎么蹬都蹬不上,而且全班的人都蹬不上。原来,棉裤腿被二班站岗的战友恶作剧用背包带从左至右挨个都给系住了。然后,他又把大头皮棉鞋挨个都换成一顺的。会后的情况可想而知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