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承认利比亚反对派,是中国外交成熟和务实的体现

自从利比亚内战争暴发以来,中国无论是从官方还是各大媒体,都是以同情利比亚卡扎菲政权的角度,去看问题。但中国的民众,则对北约武装干涉利比亚的军事行动就极为强烈,指责北约国家滥用国际准则,用军事手段扶持非法的利比亚的反对派武装组织,推翻合法的利比亚政府。然而,从战争一开始,中国官方的政策就出现了某些为人不知的变化。真有点象某些国家所说的那样,中国是“骑在墙头上”看利比亚的事态发展,观望姿态极为明显。中国在利比亚内战初期的态度,就是尊重利比亚事务应由利比亚“人民”自己来解决,反对它国干涉的利比亚的内部事务,仅此而已。从利比亚的全过程来看,中国的外交是以务实的态度来处理利比亚局事的。这充分体现了中国的外交已经成熟,且实用的,务实的外交政策。

从利比亚内战暴发初期起,中国的对外政策是极其微妙的。从法国在战争初期提倡的“巴黎合会”时,法国邀请中国政府参加,但中国政府却拒绝了第一次“巴黎合会”。说明当时的中国并不想过早地参与利比亚的内部事务。必竟,那时的利比亚战局的发展,其形势并不明朗,战争的结果对中国的影响也有待于进一步地观察,所以,中国选择了观望。这些多少影响了利比亚反对派组织对中国的看法。由于利比亚内战暴发前,中国在利比亚的基础建设中,担负着大量的利比亚的经济合同。所以,利比亚的反对派组织在这方面的态度,是影响中国重新定义利比亚的政治格局的关键因素。也就是说,中国是否承认利比亚反对派组织为合法政府,关键看利比亚反对派组织如何看待过去已经生效了的经济同合。利比亚的反对派组织,在这面总体上来说是聪明的,它们愿意看到中国过去和利比亚前政府的合同,得到保证和执行。从而使中国在承认反对派组织上的合法性,消除障碍。这也是中国能够响应和参与第二次“巴黎合会”的主要原因。所以说,有人认为中国在利比亚反对派承认的政策上,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若说是180度的大转弯,那到谈不上。但它确实体现了中国务实的外交政策,也是中国外交成熟的表现,并非是态度发生了180度的转弯。

中国在这次利比亚事件上的对外政策,是成熟的,务实的。这也是中国通过十几年来,在国际事务中的经验和教训总结得来的。为什么会造成中国对外政策的变化?放弃中国多年来一贯维护第三世界国家利益的形象?

实际上,中国的对外政策的变化,主要是由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从海湾战争到南联盟的科索沃战争,最后到伊拉克战争的影响,而逐渐转变的。当年,海湾战争开始前,中国极力反对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越权联合国决议,武装军事打击伊拉克。尽管,当年的萨达姆出师侵占科威特,已经触犯了国际法准则。对于中国来讲,中国还是不希望美国借机军事介入阿拉伯国家的内部事务。但此时的伊拉克,已经是失道寡助,联合国为此还是通过了一等系列的制裁决议。在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的军事打击下,从而削弱了萨达姆的统治能力和军事能力,最终使萨达姆领导下的伊拉克政府,从此走了灭亡的道路。此时的中国,在对外政策上。仍然是以维护第三世界国家利益为主,而看问题的。尽管我们的主张是公正的,但中国此时的经济及政治地位还很弱,声音虽然不小,但影响却极为有限,根本无法阻止美国的军事行动。只能任其美国的军事行动的干预,美国的气焰嚣张是没有国哪个家所能阻止的。所以,在海弯战争中,美国不但彻底打败了伊拉克,同时,也给中国上了一次政治和军事的补习课。

当世界即将进入新世纪的前一年,南联盟的科索沃战争暴发时,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已经开始上升,由于前苏联的继承国——俄罗斯,其经济已经陷入崩溃的边缘,国内矛盾也在不断地扩大,它根本无力解救同种民族的南斯拉夫人。而此时的中国,仍然没有改变我国的对外政策。对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组织,用军事手段干涉南联盟的内部事务,表示坚决的反对,并遣责北约干涉南联盟的行为。这对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来讲,是一个不小的威胁,从而引发了北约所谓“误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事件的发生。当然,这种“误炸”的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目的。但中国此时的态度,对北约来讲,是不可接受的。当然,中国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根本改变不了局事的发展,结果还把自己置于北约国家及美国的对立面。

在伊拉克战争期间,美国是以伊拉克支持恐怖主义和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借口,先后发动了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国仍然不支持美国的军事行动的来进行干预,但此时的中国,在反对声中,却降低了声调。虽然,中国仍然希望自己是第三世界国家的代表,为第三世界国家而发出它们想要听到的声音。但中国并不想在美国的“911事件”后,美国对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战争中,得罪美国。使战争的结束后,中国丧失了在伊拉克战前的大部分的经济利益,中国不但没有制止战争的发生,反而使中国在伊拉克的经济重建中,又失去了原有的经济利益,并为之,还叫伊拉克新政府赖掉了一笔可观的巨额债务。

这次利比亚重演伊拉克的悲剧,然而,中国这次却聪明了很多,就是事件发生开始,中国所做的一切,基本上也是配合北约行动而进行的安排,政策上也是“骑在墙头上”观望,并在承认利比亚反对派上,也采用了灵活的外交手段。在不影响到中国经济利益的基础之上,中国放弃原则,采用了务实的外交政策。也就是中国突然承认了利比亚的反对派组织为合法的临时政府。是利比亚反对派组织,以担保前政府与中国的经济合同继续有效为代价,换取中国承认其为利比亚的合法政府。这一切充分地体现了中国现阶段的对外政策,那就是务实的外交政策。

当然,中国现阶段所采用的这种外交政策,也有外部条件的影响。其中,美国因素占很大的成份。多年来,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和美国等西方国家在某些方面是存在着很大的差异的,造成这种差异主要是西方国家在国际事务中,仍然采用强盗式的帝国主义思维,对它国进行干涉。以“民主”和“人权”为借口,干涉它国内政,这种政策,在盛产石油国中最为明显。它们的目的,实际上,并非关心它国的“人权”和“民主”,而是想通过这种政策达到控制这些国家的战略资源,从而控制世界的经济命脉。而此时的中国,在国际事务中,根本无能为力,去阻止西方国家的政治和军事干预。中国对待自己国家的周边事务中,也是处于守势状态,何况在全世界了。所以,中国现在,在国际事务中,参与管理范围越来越小了,亚洲才是中国想要争夺的政治午台。何况是发生在非洲的利比亚了。这是中国在利比亚事件中,所不得不采用的务实外交的另一大主要因素。

“只管自家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所谓的务实外交政策,在未来的三五年内,甚至十年内,对中国想获得一个相对符合中国的发展环境,是有利的。但就长期来看,这是一个短视的外交政策。中国不想得到世界的利益,美国想得。一但美国得到了全世界的政治和经济的控制统治,中国也会因此失去走上世界强国的梦想。所以说,中国的务实外交,应该是短期行为,不应该成为中国对外政策上的惯例,中国应该在适当的时机,有着自己独特的外交手段,参与国际事务的管理,为自己留下一片势力范围,使那些想得到中国支持的国家,有一个依托和靠山。别到那时,中国虽然经济比较强大,但政治外交上却是一个软弱无能的国家,若那样的话,中国就可悲了。所以,我说中国在这次利比亚事件中,所采用的务实、灵活的外交政策,是可取的,但不应该是中国的长期外交政策。但愿这是一个特例的务实外交政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