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神话破灭,穷人潦倒没房,郊外搭帐篷

美国神话破灭,穷人潦倒没房,郊外搭帐篷

美国神话破灭,穷人潦倒没房,郊外搭帐篷

美国神话破灭,穷人潦倒没房,郊外搭帐篷

美国神话破灭,穷人潦倒没房,郊外搭帐篷

美国也有大批的无壳蜗居族,让我们看看美国的无壳蜗牛生活的怎样。

经济危机后,美国涌现一个又一个“帐棚城”,大批无壳蜗牛纷纷在空地上搭帐篷露宿,蔚为奇观。在离美国纽约市中心仅1小时车程的近郊,就有一个破破烂烂的“帐棚城”,居民超过50人,在社会最底层挣扎求存。

“帐棚城”位于新泽西州雷克伍德镇(Lakewood)的一座树林,佔地约两英亩,放眼望去都是破烂帐棚,用油毡布、塑胶布和回收木材搭建而成,有一条黄泥路贯穿全城。

每天早上,鸡啼时份,哈德曼道格(Doug Hardman)被吵醒,他坐在圆锥形帐篷里,感怀身世,他是一名音乐家,在住房危机中失去了佛罗里达州的房屋。哈德曼说,每天进出帐篷城,怀念自己的孩子,想起不再拥有的家庭生活,默然流泪。

然而,他有很多同伴在这里。

随著美国债务深重,经济复苏缓慢,新泽西州仍有很多人失业,越来越多人到森林里搭帐篷和木屋蜗居,境况凄凉。这儿没有水电等公共设施,只有一个公用的汽油发电机,大家靠它来烧水洗澡和提供电力,至于三餐则多半靠附近的餐厅施捨。这里还有一间小教堂让居民礼拜,慰藉心灵。

帐篷城的存在,引起媒体的关注,近日社区领袖史蒂芬布里格姆(Steven Brigham)说,媒体的关注带来了更多热心人士的捐赠之外,也带来了当地政治家的注意。经过多年与市政府的拉锯,以争取这里的公众土地,布里格姆找了一名新泽西律师代表帐棚城里的居民。

代表律师杰夫维生(Jeff Wild)争辩说,无家可归的这一群人也是公众的一部分,因此,他们应可合理使用公共土地。为免将案件交给法院审理,雷克伍德镇的市议会妥协,布里格姆签署了一项协议,将建设更多的庇护所,允许不超过 70人留下来。

帐棚城采行民主制度,力求生活正常,所有事务和诫律经大家同意后实施,例如分摊清洁工作,不得吵架打架,晚上10时后要降低声量。

这里的居民有墨西哥裔、非洲裔、波兰裔和纯种白人,他们的共通点是长期失业,也没有资格领取失业救济金,如果没有帐棚城提供栖身之地,这群人只有流落街头当游民。

但是,去年冬天,社区搭建三间木屋,让帐棚城里的人暂时栖身,可让他们取暖。布里格姆说:“去年的寒冬,没有任何人因而冻死,也没有人生病。”

不过,今年可能会有所不同。市议会的成员在电视上看到了庇护所的现况,他们派拆迁人员进入,拆取三间木屋,企图赶走帐棚城内的无业游民。

今年,帐棚城的居民将在帐篷和塑料棚内,起火取暖,增加火警危险。布里格姆说,这个帐棚城已无法再存在,政府希望赶走这里的居民,他担心最终会有人冻死街头。

目前,在美国超过70万人无家可归,从2007至2010年,人数增长高达22%。最近联合国的报告指出,美国拒绝为其公民获得水,基本卫生设施,并视露宿者为犯罪行为,是违反了世界人权宣言和国际公约的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

布里格姆五年多前,开始帮忙搭建帐棚,每一年,也有更多人搬入,有些人仍然留下来,有些人已找到兼职工作,重新振作起来。

43岁前酒店员工豪特,与当过教师的妻子在帐篷城进进出出已1年。他说:“我们自3年前信贷危机后已有财政困难,一直在户外露宿。我们希望重新振作,藉这里的帮助,入住资助房屋。”

豪特还说:“在这里就像是重返大自然怀抱,也让人惜福,并发现原来微波炉、电话,甚至汽车,都不是必需品。只要有吃的喝的和栖身之所,就够了。”

布里格姆说:“在该地区,有一个过剩的低技术劳动力人口,事实上,他们一直找不到工作,因为市场上根本没有空缺的岗位。”

他指出,他们抗议和不满没有诚意的政治制度,他说:“政府应该是为人民服务,但是,它却不是。”

目前,最艰难的任务是,如何让帐棚城希望不灭。而无处栖身的无业游民,在这里找到家的感觉,这里就如同一个大家庭。

然而,帐篷城最终可维持多久,也是未知数。

据海外中文网报道,美国将近5000万人无健康保险。美国人口普查局星期二报告,美国没有健康保险的人数去年达到4990万,比2009年增加90万。就全国来说,无健康保险人口比例去年达到16.3%,在统计上和2009年相同。

人口普查局的年度报告说,生活在贫困中的家庭去年达到4620万,增加260万,也是自从人口普查局52年前开始跟踪同类统计以来的最大幅度上升。长期失业率造成数百万人苦苦寻找工作。

威斯康星大学贫困研究所主任斯密丁(Timothy Smeeding)说,“都是因为失业。年轻人没有工作,如果不是很多25-34岁的人住在父母家里,贫困率还会更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