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上次写了一篇潍北靶场趣闻的帖子,没被大家拍砖,更惊喜的是还被小编Z顶在了铁血首页!在此我要感谢大家和小编Z,以后我会多写些兵营里的那些人,那些事。。。与大家分享!

大家别急,关于这发炮弹的事件,我在后面会慢慢引出来,因为这个事件以前,也就是99年,我们营接受了江总书记的检阅!

记得那是99年的春节,因为表现不错被部队批准了探亲假19天。记得好像是还差个两三天就被部队给叫回去了,是2月底。到了部队一看,大家伙都在拿着铲子铲墙。我这一打听才知道是江总书记要来视察部队,我问:“说了没有大概什么时候来?”排长说:“好像听说是5,6月份吧”我这心里一合计,还差3,4个月呢。慌个什么啊?没办法,那就跟着干呗。我们营本来就旅里面条件最好的营,但是还要整。起初只是说把房间要重新粉刷一遍,哪知道后来越干越不靠谱了,活是越来越多,营里本来就好好的地面再重新弄沥青柏油再铺一遍,买最好的草种修饰道路两旁,好好的窗户全都拆了装新的,猪圈要翻新,车场要翻新,炮场要翻新.....接二连三。一开始还只是白天干活,晚上9点该熄灯就熄灯,但是随着工期进度,眼看是越来越不赶趟了。先是推迟熄灯1小时,后来两小时。。。三小时。。。最后干脆分成两班人,头一班干活到凌晨3点,下一班再去接着干。这样下去,战友们真的是快坚持不住了,都各自想办法,也就是各庄有各庄的高招!嘿嘿,我是拌混凝土的,拌完了一堆就扛着铁锨满营转悠,领导问干什么去,就说去找工具干别的呢。能慢慢的走走也比不停的干活强太多了,有一天吃早饭的时候筷子夹着包子就那么睡着了,包子掉碗里了才惊醒。吃完了通知去修整车场,钻到汽车底下一闭眼睡到中午了,那真是感觉能睡一觉,给什么都不要!徐才厚大家都知道吧,在我们营里坐镇,他那时是我们济南军区的政委,钱国良是司令员。和徐才厚天天见面,几个首长就拿个小马扎坐着说话。

终于把营区翻新完了,干完了领导先来检查一下那是必须的。有一天说一个首长要来检查,我们就把内务卫生搞得很好等待检查,刚铺的地板砖拖得能当镜子。每个班门口都放一个垫子,那个垫子下面还有刚刷完带的水。首长刚踩上去就滑到了,我们营长慌忙一边扶他起来一边大喊:“军医,军医”。大家都憋着不敢笑。下来就接着开始训练给首长要表演的科目。在营区里肯定不能来实弹射击啊,怎么办?把班用轻机枪绑在炮管上,弹夹里压满空爆弹,扳机用绳子绑上,另一头攥在一个炮手的手里。开枪了就相当于锁定目标后开炮了,不知道从哪搞来了一个遥控的直升机当敌机,嘿嘿,真是有一套!发给每个人一张政审表格让填写,以为写一次就够了,哪知道没玩没了的政审,写了六次,等于把祖宗八辈儿查一遍。我们营在济南西郊,原先从济南火车站坐14路公交车正好到营区前有一站,因为总书记要来,改成18路公交车了。现在又变了没有就不知道了,毕竟退伍12年了不曾再回去过。从主干道走到我们营的门岗是大概600米,从门岗再走到炮场是大概200多米,我们从主干道一直铺了800多米的红地毯。

99年6月23日中午,先是来了一辆车,从上面下来的战士都手里提着个长盒子,都知道是狙击枪。

99年6月23日下午,江总书记的车队缓缓开进营区,下了车主席和领导们一一握手,主席穿一件米黄色的上衣,精神很好。还有一群中央领导陪同。江总书记走到主席台后挥着手对战士说:“同志们好”我们回:“首长好”主席:“同志们辛苦了”我们:“为人民服务”,那阵势喊得惊天动地啊!下来旅长(王西林)跑步上前打报告。接到主席命令后我们便开始表演科目,这里就不罗嗦了。表演完了,江总书记走进阵地看望战士,总书记拉着一个新兵的手问:“多大啦?什么学历啊?”那新兵回答:“报告首长,我18了,是农村的,初中学历。”主席说:“初中学历啊,你还要努力学习啊”新兵说:“是,我会加紧学习保卫国家的”主席说:“好”(就这一个好字,事后拿了个2等功)。主席又走到另一个炮班前,看着一个战士说道:“你能给我介绍一下这个炮吗?”战士就把100高炮的各项性能统统说了一遍,主席说:“非常好”(这一个非常好,又一个2等功),接下来主席又看看了营房啊,饭堂啊什么的。最后和所有在场的军官合影,我们营的这些军官们事后全是三等功。忙忙活活的将近3个多月,总算是很好的完成了视察。大家都松了口气,第二天的解放军报就成抢手货了,全都把那一篇报到剪下来留作纪念,新兵就别想了,我有幸还抢了一份报纸。

完成了迎接视察这项任务后,没消停几天,马上就快到10月份去靶场演习了。还要抓紧训练啊!下面就说说那颗炮弹的事件。

记得那是一天下午,副营长正好碰见我,说:“小闫,你去猪圈给我找个小铲子来”(因为军体做得好,营里就俩能做单双杠八练习的,营里首长都认识我)我回答完就向猪圈走去。去猪圈要经过炮场。因为快去演习了炮班的战友们正在校炮,2班长(姓牛,驻马店人,同年兵)看见了就喊我:“去哪呢?来吸根烟陪我吹吹牛呗”于是我俩就坐下来说话,不一会儿烟吸完了,我拍拍屁股说:“营长还等我拿东西呢,我先走了,一会儿再过来”我刚转身没走几步,还听见2班长对着他的兵说:“再试试人工击发,别到了靶场万一电控不好使,就指望人工击发了”,等话音刚落地,只听一声巨响。震的我眼泪直流。再接着是玻璃震碎的声音。我都傻了,慢慢回过头,一看大家全傻了,四栋楼所有的玻璃全部震碎。营长和教导员飞快的往这边跑,气喘喘嘘嘘的问:“怎么了怎么了”有人就说:“从营区里打出去一发100MM炮弹这还了得啊”我们一起走到炮旁边看,木箱子上面写着“教”字,但退出来的弹壳上写着“杀”,2班长说:“为了校炮,专门从库房里抬出来的教练弹,这还是前几天新换的呢”我们当时就能断定这一定今年配发的时候上级把教练弹和实弹搞错了。不多长时间,旅长就驱车赶到了,马上制定方案,派出去人给我找。根据炮管的角度和射程推算。100MM高射炮最大射程是12000米,我们营区在济南西郊,大家都在猜测着后果,有人说打济南市里啦,有人说应该能越过济南市,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到了第二天,听连长说是找到了,一炮干济南东郊一个果园去了,因为没装引信没有爆炸。再后来,这件事就不再提起了。

一发100MM高射炮弹掠过济南市上空

开炮一瞬间

一发100MM高射炮弹掠过济南市上空

靶场开炮

一发100MM高射炮弹掠过济南市上空

59式100mm高炮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