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世上最羙佳淆,战场上的西洋菜。

一九七九年二月二十二日起,当我部全面占领天险朔江,控制战場局势,从正面进攻,转为就地防守,并以紧密配合,小群掏洞,逐地搜歼残敌。

二月二十五日在板洋口,我防守阵地左侧友邻阵地旁,看到一位老兵从坑沟边找回一大把菜,正在洗菜,并准备用饼干桶煮菜。近十天来我们只吃压缩饼干,未曾见过青菜。告知班长后,我过去套近乎。我一眼看出是西洋菜,但故装不懂问;老同志啊,这是什么菜?那位老兵笑笑说,我们家乡叫西洋菜,我一边帮忙烧菜,一边问:老兵兄家乡哪里啊?他说广东恵来县,啊邻县老乡,经问老兵是我364团后勤排的班长,名叫张果。

西洋菜本很普通,加上既沒油,又沒盐,可那锅普普通通的西洋菜,是我们两个阵地的战友共同享受世界上最甜,最有情谊,最美味的佳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