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谈及中国经济首要问题时,他排除了外界一般关注的通胀房地产,而说:“我不关心中国是否内战、瘟疫、骚乱、萧条、或者其它所有类似问题,因为经济都可以从这些问题中复原,唯一无法复原的是水。不必甚至也无需对耕地、 淡水、能源、自然灾害、环境容量等重要短项进行逐一研究,而只需算一算中国的淡水资源能否维持下一个世纪中国的生存。根本就无需去讨论21世纪是否是中国的世纪?国会应该把中国问题降低到最低的档次进行讨论,21世纪是否是中国有水可喝的世纪?”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