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喜剧的忧伤》:忧伤背后孤独的喜感

《喜剧的忧伤》全部16200张票提前十天售罄,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在一个消费优质大叔的泛娱乐时代,看看声明只演一轮的绝版陈道明,值得。

多少年以后,人们面对开放自由的话剧市场,将会想起在爆满的首都剧场看《喜剧的忧伤》的夜晚。有18个这样的夜晚,成为绝版,烙刻在记忆中的,是那些掩埋不了的关键词:陈道明、疯狂粉丝、买不到票、奇迹、人艺、盛宴、荒谬、讽刺、暴雨……

《喜剧的忧伤》带着“陈道明三十年前中戏毕业作品《无辜罪人》后首部话剧”的标签,引发北京话剧界20年来最疯狂抢票风潮,全部16200张票提前十天售罄,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在一个消费优质大叔的泛娱乐时代,看看声明只演一轮的绝版陈道明,值得。即便明星话剧依然是最能带动市场、最能拉拢观众的营销方式,选准大牌、找准定位、看准剧本,还是给了做明星话剧的戏剧人一些启示。

表演指导宋丹丹说《喜剧的忧伤》是一出表演盛宴,此言不虚。虽然陈道明和何冰两人的表演都在飙着劲儿用力,但两人冷热相得益彰的大师级表演,不辱名声。陈道明这种师奶和萝莉通杀的魅力老男人,你一直见到他的稳重严肃,如果让他在舞台上表演猥琐冷酷且既萌又雷的审查官,且有着独眼龙、制服、唐僧等各异造型,本就波澜不断的剧情就更被撩拨得风生水起。

《喜剧的忧伤》改编自日本剧作家三谷幸喜的作品《笑的大学》,导演徐昂将之本土化到上世纪40年代的中国重庆,一个编剧前往国民党中央文化运动委员会,将自己的喜剧剧本呈交给刚上任的鸡蛋里挑骨头的审查官,审查官厌恶剧本,编剧不断修改,两人你来我往,环境带入剧情,可以是过去,可以是当下,演出者灵魂附体,看戏者笑过反思。这是最简单的两个人的戏,最厚重的一出反讽社会各类问题的戏,也难怪此剧原著版本曾风靡俄罗斯、英国等地。

《喜剧的忧伤》是部结构性喜剧,它的幽默是自然而然发酵,没有经过春药的催动,没有照搬网络上的过时语,国内的低级喜剧在它面前简直可以说是一文不值。而它每个幽默背后又都潜伏着一个极具反讽和震撼的话题,有情怀,敢有情怀,敢当着众人敢做着“审查官”说出这种情怀,是可贵且值得致敬的。

有时候,这种表达无需多言,你懂的,因为这世界的荒诞离奇你无法充耳不闻,你只能在一列永不抵达的列车上去等待必须要当下实现的正义。《喜剧的忧伤》实现了正义:“编剧”得到了应有的回报,“审查官”在自我戏剧表演释放之后对编剧有了好感和留恋,但脱节的制度总是那么悲催着分拆本可以喜剧的故事,“审查官”和“编剧”如同两个满怀理想又被各种无奈压迫的小丑,在一抹残阳中在观众的注视和掌声中唏嘘别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陈道明何冰联手演绎的《喜剧的忧伤》刷新人艺的票房纪录,作为今年夏天最“疯狂”的话剧,这部戏不仅给北京人艺,似乎也给中国话剧史留下了一个深长的回味。

30年来首次登台演出舞台剧,陈道明创造的不仅是票房奇迹,也是舞台表演艺术的神话。圈内人、圈外人都蜂拥至首都剧场,对演出的评价出奇一致地倒向好评。网上最热门的帖子是关于“求票”,而观众最多的询问则是关于“会不会再演”。但记者了解到,对于几乎从不出北京城的北京人艺而言,《喜剧的忧伤》来上海演出的概率极其之低。不过,好消息是,曾明确表示“绝版”演出的陈道明似乎上了戏瘾,开始松口还会再演该剧。而天津人艺院长钟海的微博也称,陈道明希望把这个戏带到自己话剧艺术的起点天津,明年5月在新落成的天津艺术剧院演出。

《喜剧的忧伤》与其说是一场演出,不如说是北京演艺圈的一次盛事。总共18场演出的16200张票,在开演前10天就已售罄,票房收入至少350万元。在赠票成风的北京戏剧圈,圈内人这回都自己掏钱买票看戏,还不一定能买得着。而演出前门口的黄牛票更是让人咋舌。据称,380元的票一般叫价1000元,580元的票直接炒到了1600元,而最后一场,黄牛甚至坐地起价开出了4000元的天价。即使如此,依然是一票难求。大腕云集的北京文艺圈人人争睹。冯小刚的微博甚至称,“全场观众爆笑不止,笑声多次淹没台词。坐在台下,我的内心翻江倒海五味杂陈。散场约朋友聊戏,情绪失控,手举杯落,玻璃台面应声砸了个粉碎,妻子动容掩面而泣。”话剧《喜剧的忧伤》是人艺青年导演徐昂根据日本编剧三谷幸喜的作品《笑的大学》改编的作品,这个剧作在日本十分知名。而此次的人艺版本把故事进行了中国化处理,时代背景放在了上世纪40年代的中国,陈道明演绎一个文化机构的审查官,何冰则饰演一个喜剧编导,两人之间因为剧本审查进行了长达7日的论战。

这样的题材,对于观众而言无疑颇有吸引力。一位导演在微博上表示,“这部作品跟我们所处的现实太像了,听说现场的观众情不自禁地多次爆发出掌声!中国就是缺少这些批判现实主义的力作!” 而在演出中,《喜剧的忧伤》让观众笑了又哭,哭完了忍不住想笑。很多观众说:“它荒诞么?它太现实了!”事实上,这部作品对陈道明显然也很有吸引力,因为据称,陈道明对剧本的选择极为挑剔,此前,人艺排演话剧《围城》,想请陈道明来演方鸿渐,就曾被他断然拒绝。

不过,该剧更大的吸引力应该来自于两个演员。这部只有两人对手戏的作品,对表演要求之高是显然的。但最后,陈道明首次尝试的喜剧表演大放异彩,折服了所有观众和专业人士。

年轻导演张一驰看完戏感慨道,陈道明在舞台上每个小小的变奏都会引发蝴蝶效应,让台下波澜迭起,“强大的杀伤力足以令太多演员无比惊羡,这真是一点儿辙都没有”。而央视主持人王小骞则这样形容观后感:“带着对陈道明能否把话剧演好的好奇与质疑,去看了《喜剧的忧伤》。担心完全是多余的,陈道明四溅的魅力火花迸溅了全场,尤其是迸了女观众一身一脸,与我同去的女伴更是花痴症大发作。台词、形体、体型,全都没挑。”

《喜剧的忧伤》对于艺术传统强大的北京人艺而言,事实上也是一次突破。在人艺历史上,两个演员一出戏的作品此前只有1985年于是之和朱琳演出的《洋麻将》。此外,多是《茶馆》这样大制作的京味现实主义作品,而26年后,《喜剧的忧伤》这样一出本土化的翻译剧作、两个人的喜剧作品,却刷新了人艺60年的票房纪录,也许同时,也会刷新这个剧院对于剧目选择的观念。


本文内容于 2011/8/10 20:54:21 被许八多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