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骄阳似火的七月里,或许您正在家里或者办公室里吹着空调,最起码也有个电扇。但有那么一群人在烈日下,站岗执勤、刻苦训练、徒步巡逻……军人有多苦多累,看电视时,大家才能看到一点。军人在普通人的眼里军人没有眼泪, 永远是坚强的化身。军人的苦累有几个人能真正理解?军人的价值究竟在哪里?军人的苦在哪里累在哪里?我曾经是一名军人,2005年12月退出现役,脱下了心爱的军装。现在我以一名退伍军人的身份,为您解读真正的军人。

我的连队里有这样一个军官。他178cm的个子很高大威武,气质非凡,白净的脸上没有一颗痘痘,像极了白面书生,连队里最帅的人非他莫属。高中时,他是学校里的校草,成绩优异,很受女孩欢迎,他的恋人也是学校里有名的校花。两个人天生一对,本可双双考取重点大学,而他为了绿军装的梦,报考了昆明陆军学院。经过部队的千锤百炼之后,白面书生摇身一变,成为了铁骨铮铮的硬汗。他把自己的成长告诉了女友,而她却狠心的说:“我们分手吧!大学四年里,我的同学们都沉醉在恋爱的喜悦中,而我却在宿舍里“啃书”,那种思念的痛苦你懂吗?四年来,我每天都24小时开机,只为等你的电话,每次手机响了,我都以为是你,每次等来的都是失落。每次问你什么时候回来陪我,你每次都说部队里忙,没时间。我太寂寞了,我需要有人陪我,我需要风花雪月的浪漫,我需要家的温暖,你永远给不了我要的幸福。”他沉思了一会说:“对不起,我给不了你要的幸福,你去寻找属于你的幸福吧,愿你快乐幸福。”从此以后,他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军营。

我的连队里有这样一个班长。在连对里,我最佩服的就是六班班长,他是个真正的男人,真正的军人。他平日里总是嘻嘻哈哈,爱开玩笑,爱说笑话,和他在一起你想不乐都不行。我在连队第二年当老兵时,有一天,他变得沉默不语,我们的“开心果”成了“君不语”,我们都感到奇怪。他坐在僻静的角落,低着头在想什么。我忍不住上去问了问:“班长,你怎么了,没事吧。”班长笑了笑:“我没事,好着呢!”我知道他那是苦笑。第二天早上集合时,连队所有人都用惊讶的眼光看着他,乌黑的头发一夜间白了。我的班长和他是最好的朋友,班长撬开了六班长的嘴巴,原来六班长的妈妈去世了。所有的战友都去安慰他,我对他说:“班长,想哭就哭出来吧,那样会好受点。”六班长微笑着说:“我没事,自古忠孝难两全,我的妈妈不会怪我,我永远是她的骄傲。”两天后,连队定好人查果拉哨所开始进点,六班长去了全军最高最苦的查果拉哨所。

我的连队里有这样一个新兵。他不怎么说话,是个内向的孩子,在我们连里他还是出了名的“抠门”。除了买牙膏、洗衣粉和其他日常必备品,他什么都不会买,他一个月最多花三十块钱。我们那时的义务兵,新兵津贴281元,老兵334元。他每个月存的钱都往家里寄,一个月就那点钱,他新兵时每月能往家寄250元老兵时每月寄310元。我们打心眼里佩服他。谁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节约,直到退伍那天,他自豪的说:“我把津贴寄给了弟弟和妹妹读书,他们已经考上重点大学了,回家后我要打工供他们上大学。”

军人在风雪里巡逻、执勤,在烈日下站岗、训练,这些苦累不算什么。军人的苦累是在心里,军人的泪只能流在心里,军人付出太多太多却没有要求回报,军人永远都在无私的奉献。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