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狙击手之体验:

有的人以为CS玩的好,当狙击手就没有问题;有的人觉得枪打的准,就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狙击手;还有的人认为狙击手都是面无表情、内心冷酷的杀手。可当你真正地去体验他们的生活,才发现一切都没有想象中的简单。狙击手体验:绝不是“让子弹飞”的快感

来源:《解放军生活》第8期

炎炎夏日,我们有幸来到小兴安岭山麓的不毛之地。沈阳军区某“狙击手集训营”正如火如荼地展开训练。和狙击手们零距离接触,对我们来说足够刺激。两天时间的超常考验,我们也在用心感受着狙击手的喜怒哀乐,他们也是普通人,见到我们也会露出朴实的笑容,他们热爱和平,理解中的幸福绝不是让子弹飞的快感。

与李教员粗壮的双手握在一起,我们瞬间有种被团团包围的窘迫。李教员三十出头,目光如炬。“既然是来体验狙击手的生活,那就先做一个心理测试吧,看看你们是不是这块料!”每一名狙击手都是经过重重考验选拔过关的,性情急躁则是狙击手性格上的大忌。

狙击手必须是一名思想成熟稳重的军人,缺乏耐心和容易发怒很可能使狙击手做出不合时宜的事情,威胁自身乃至整个小组的安全,甚至使整个任务失败。顺利通过考验的我们,却在接下来的视觉测试中败下阵来。在陌生地域,80%的信息是通过眼睛来捕捉,不能准确识别隐匿目标,意味着只能缴械投降。教员毫不客气地在我的测试卡上注明“色弱”,看来小时候立下的宏伟志愿只能停留在梦想的范畴里了。

88式狙击步枪,外形美观,拿在手中分量不轻,估摸4.5公斤左右。3至9倍的瞄准镜将前方的目标概括在四个象限周围,教员拿起铅笔,为我们普及了狙击步枪的基本常识。什么射击角、分度角,我们似懂非懂地听着,他们中有人列出了公式,把现实的精确上升到了理论的层次。

我们被编入第三狙击小组,没多久就领略到了狙击手们出神入化的枪法。600米远距离射击,来自某边防团金牌狙击手机动步兵连下士龚玉雪连开五枪,假设敌应声倒地,再仔细看挂在头、臂、胸、腹、腿五处的气球全部爆炸。

靶子太大就换成碟子,碟子还大就换为鸡蛋,顷刻之间噼啪作响之声在山野回荡,演奏出慷慨激昂的浑厚交响。有远亦有近,100米精度射击,卧姿无依托条件下,教员随时喊出一个名字,几乎就是声落枪响靶倒,被点到狙击手必须做到一气呵成,如稍有迟疑,便会被判出局。

狙击手体验:绝不是“让子弹飞”的快感

该狙击手集训采取全程淘汰制,他们为荣誉而战,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身体健康。枪是军人的第二生命,狙击手们更像保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手中武器。每次训练完毕,他们都会把各个部件精巧拆解,小心擦拭。不用军械员督促,保养完毕后存入铁皮柜,一有时间便摆弄这个忠诚的伙伴,恨不得晚上睡觉也抱着它。

转入伪装技巧课上,我们又丢了丑。传统作战服利用与周围环境相似的伪装图案达到隐蔽目的。我们却太过追求外在,把花花草草往伪装衣上插,真是美观有余,效用不足。狙击手们穿戴完毕后,在附近草丛隐蔽,丝毫没有被我们这几个外行人看破。

而我们却像一个个刺猬,长长的枝条拖到了腰部以下,手扎的草帽松松散散的,戴在头上的草环更像是鸟窝中的行为艺术品。

面部涂抹迷彩油,很是兴奋,电影中的男主角都有如此野性的装扮。亲身体会后才发觉,颜料与皮肤接触时,感觉很不舒服,痒痒的,像是蚂蚁在爬。看到我们的表情痛苦不堪,教员主动过来帮忙。“你们这样涂,没什么效果的。涂抹前最好加少量驱蚊水或食用油,这样不易反光,固化的效果也会好很多。”李教员开始向我们面授机宜。

随机潜伏,暗中侦查,观察警戒,战术支援都是狙击手们的拿手好戏。怪树丛生的原始森林,极度缺水,热浪来袭,喉咙里像是点着了的炭火炉子。可是不管天多热,水壶里的水都是限量饮用的,狙击手们也不能随意擦汗。因为轻轻的一抹,整个面部的伪装效果就会大打折扣,在执行任务过程中,随时检查伪装效果是必备的生存常识。

狙击手的英文是SNIPER,最早源于有关沙锥鸟的记载。它展开双翼,快速灵动,巧奔妙逃,行为敏捷。这与狙击手的特点不谋而合。不管是巡逻狩猎,还是指定狙杀,甚至要做好近身肉搏、以狙对狙的准备,狙击手时刻做着准备。

不管下一秒发生什么,忠于党忠于祖国忠于人民永远是第一位的。狙击手们承受着普通人难以置信的魔鬼训练,是要历练他们强大的内心,以使其足够坚强。一枪毙敌是狙击手们的不变格言。(文/张文建 孙博 图/李建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