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成都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1月内2次被喷漆污损(图)

成都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1月内2次被喷漆污损(图)

刚洗了黑漆又被喷上红漆

人民公园保卫科:喷漆的人曾在市区多处公众场所建筑物上乱喷油漆

相关者说

汪家拐派出所:案件尚在调查中,不方便透露更多信息

昨日下午1时许,烈日当空,游客们正三三两两在“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前留影。然而,刻在白色大理石上的其中“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9个大字都浸着红色,碑座中部棕红色砖板残存着油漆喷过的痕迹,碑座一侧则是黑色印记。

昨日,成都市人民公园内“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被人喷了红漆。

上周,纪念碑碑座的一侧被喷了黑漆……

红漆8瓶香蕉水也没洗尽

昨日上午8时,人民公园周围不少店铺还没开门,汪家拐街道办辖区的卫生清理工作负责人、三创环卫公司项目经理陈贤甫和自己带领的环卫工人最先发现纪念碑被喷上了红漆。“没写字也没画图案,感觉像是恶作剧。”

由于纪念碑上的油漆很均匀,陈贤甫推测应该是用灌装油漆喷的,他赶紧叫人买了十几瓶香蕉水用来清洗,同时报了警。

三四个人忙活了1个半小时,用完了8瓶香蕉水,纪念碑上的红漆还是有部分残留。陈贤甫指了指纪念碑底部的油漆印记,“石质原本就不平整,想要完全清洗干净是不可能的。”

黑手已两次伸向纪念碑

谁会对先烈们如此不敬?见此情景的市民、游客都很气愤。而纪念碑对面一家杂货店李老板则称,纪念碑已经不是第一次遭人破坏了,上个星期也是有人在碑座一侧喷了黑漆,虽然清洗过了,还是留下了印记。“目前究竟是谁做的,大家都还不知道,警方已经在进行调查了。”人民公园保卫科科长张平透露,据警方调查,喷漆的人还曾在市区多处公众场所建筑物上乱喷油漆。更多细节,他并不清楚。

随后,天府早报记者致电受理此案的汪家拐派出所,民警表示,由于案件尚在调查中,不方便透露更多信息。

律师说法

由于目前尚未抓获嫌疑人,四川中超律师事务所主任古凤阳认为应区分看待此事,“如果发生在正常人身上,这种行为已经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

古凤阳说,根据规定,刻画、涂污或以其他方式故意损坏国家保护的文物、名胜古迹的,处警告或2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并处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罚款。但此事如果发生在精神病患者身上,则另当别论。

川人情感

“无名英雄”与川人有直接情感联系

它不是一个景观雕塑,更不是一个娱乐性的雕塑。”

纪念碑搬迁主持者 谭云

“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又名“无名英雄纪念碑”)雕塑2006年由 万年场十字路口迁往人民公园,当时由四川雕塑艺术院名誉院长谭云主持迁移工作。

成都的老百姓也大多和“无名英雄”有着深厚的感情,说起“无名英雄”总有很多故事,其他雕塑,绝没有这样的“待遇”。

喷漆者想通过破坏引起关注

“当时是我坚持要放在那个位置的,而且要放在公园外面。”谭云说,“当然如果放到公园内,可能管理会好些,但它就变成一个园林雕塑了,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个人(喷漆者)显然不是恨这个雕塑”,谭云分析,“无名英雄”的受伤,是因为喷漆者想通过破坏雕塑来引起关注。“这种利用公共艺术品来表达个人诉求,这个诉求本身我们不管它有理无理,但是这个方式肯定是无理的,绝对是不可取的,而且这个要承担法律责任。”

纪念碑代表了四川人的自豪

“无名英雄”雕塑在全国都具有重要影响。谭云认为“它代表全民族”。

纪念碑纪念的川军,在四川也有很多后代,他们与雕塑有着直接的情感联系。“每年‘9·18’等特殊纪念日,都会有市民自发到雕塑前献花。”谭云说,纪念碑代表了四川人的自豪。包括1945年的新华日报社论,题目就叫《感谢四川人民》。

八年抗战,四川共有300万川军出川抵抗日寇,60多万人阵亡。四川,还一直是抗战的“大后方”,举全省之力为抗战筹集着粮食、资金。“无名英雄”正是唯一一个能表现四川在整个中国抗日战争中,起重要作用的雕塑作品。“它不是一个景观雕塑,更不是一个娱乐性的雕塑。”

纪念碑原来的样子

这座碑

……

一位川军士兵,穿着短裤、绑着绑腿,背着斗笠大刀、手握步枪,胸前悬挂两颗手榴弹,注视前方,就像即将冲锋。他目光坚毅、果敢、决绝……

1944年

成都市文化界和社会团体成立“造像筹委会”,邀请著名雕塑家刘开渠先生创作了“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同年7月7日,纪念碑立于成都市老东门城门内;

1965年

纪念碑因交通建设被拆毁;

1989年8月15日

成都市人民政府在万年场二环路口重塑纪念碑;

2006年

成都市二环路改造,“无名英雄”迁移至人民公园;

2007年8月15日

纪念碑矗立于成都市人民公园东门前。

人民公园是“辛亥秋保路死事纪念碑”的所在地,也是川军出川抗战的誓师大会召开地。

新闻延伸

城市雕塑正走向城市的边缘

芙蓉花仙、建设者、五丁开山……一批老成都街头的标志性雕塑,如今多数已很难寻到它们的踪迹。如今,它们藏在城市的哪个角落,“过得”怎样呢?老雕塑大多搬到了郊区

“主要城区几乎都看不到(上世纪)80年代的老雕塑了。”谭云语气里带着遗憾,“因为城市的变迁、交通发展的需要,放置于主城区的老雕塑,大部分都搬到了相对偏僻的郊外。”现在仅有“无名英雄”、“芙蓉花开”还留在市区。

雕塑主题很少再说抗战

城市雕塑的管理,全国只有唯一一个政府机构城市雕塑建设指导委员会。“归口到各地具体部门由原来的文化部调整为了现在的建设部。”谭云分析,城市雕塑这一项目,在建设部门肯定是一个边缘化的东西,对于城市建设来说,产业区的规划、功能区的设置、交通、住房、道路建设,都比城市雕塑重要。

而城市雕塑本身也在随着时代变迁。“现在很少以抗战作为城市雕塑的主题。”谭云说,“抗战这样厚重的主题,不再是城市雕塑的重要主题,人们都不想天天受教育了。”

天府早报记者 陈明玥 袁玥 实习生 余昕莹 摄影 赵霞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