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讲述砸开拓团石碑经过:民警暗中伸出大拇指


谢少杰指着电脑上的照片,向记者讲述砸碑时的情景。

“我使尽全力 砸得石碑火星四溅”

河南青年谢少杰讲述砸“日本开拓团民亡者名录”碑的前前后后

目前碑已拆除;谢少杰说,碑要拆,还要道歉并严惩责任人

核心提示

8月3日下午,“湘军五百”、“人间不公”、“韩忠”、“梁智”、“飞天燕子”(均为网名)等5名男子,到黑龙江省方正县中日友好园林,对“日本开拓团民亡者名录”碑先泼漆,后猛砸。五人中的“梁智”是我省长葛市人,真实姓名叫谢少杰。

“这次砸碑与日本人无关。”8月7日中午,谢少杰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不但这块碑要拆,当地有关方面还要向全国人民道歉,责任人必须受到严惩。

[出发]

没座位 一路站着到北京

“‘梁智’是我的网名,是良知的谐音。”谢少杰说,2005年,在宣传保卫钓鱼岛的活动中,他就用了“梁智”这个网名,以后每次参加爱国行动,他都用这个网名。

“7月30日,得知方正县为‘日本开拓团民亡者名录’立碑的事件后,我感到很愤慨。”谢少杰说。

8月1日下午,谢少杰只身一人从长葛赶到郑州。为了保密,他临走时没有告诉妻子真实去向。当夜10时10分,他登上郑州开往北京的火车。由于没有座位,他一路站着到了北京。在保定火车站,网友“人间不公”登上火车,和他会合。

途中,湖南网友“湘军五百”和谢少杰联系,说他和另外两名网友已经出发了,准备去黑龙江砸碑。

8月2日早晨,车到北京,谢少杰和“人间不公”登上了开往哈尔滨的最早一班火车。8月3日凌晨,他们到达哈尔滨,随后乘大巴前往方正县。他和“湘军五百”约定,在方正县高速公路下站口处会合。

为了赶时间,“湘军五百”一行3人到达北京后,从黄牛手中高价买了开往哈尔滨的火车票。8月3日早晨,他们到达哈尔滨后,租了一辆汽车,由“湘军五百”驾驶,赶往方正县。

当天上午11时30分,五人在高速公路下站口会合。

[砸碑]

冲突中 裤子被撕了个大口子

相聚后,大家先去买了3把铁锤、1把螺丝刀和两桶红油漆,螺丝刀是开启油漆桶用的。为了便于隐藏和携带,他们购买的铁锤不大,油漆大约是3升一桶。谢少杰说,他们5人乘车前往方正县中日友好园林时,看到必经之路上有警车把守,就绕了几公里,最后找到一条泥泞的道路。车无法前行,5人只好徒步穿越密林,钻过两道铁丝网。大约2个小时后,他们到了“日本开拓团民亡者名录”碑的后面。

在碑前50米远的地方,有一个房子和一个亭子。谢少杰看到,亭子内有人在盯着碑看。

5人商议说,泼油漆没有响声,不会引起看守的注意,先砸碑的话,响声会惊动看守。于是,“湘军五百”、“韩忠”拎着油漆桶在前,“梁智”、“飞天燕子”、“人间不公”3人持铁锤在后,翻越栏杆进入园林内。2人将油漆泼在碑的正反两面后,其余3人挥舞铁锤开砸。

“我使尽全力砸,砸得石碑火星四溅,可只能砸出硬币大的小坑。”谢少杰说,也许石碑是用花岗岩制成的。

“刚砸没几下,突然出现了七八名便衣男子,他们上前阻止我们,双方发生了肢体冲突。”谢少杰从屋里拿出一条当时穿的灰白色长裤说,“你看,我裤子被撕破了一条长15厘米的口子。”

5人中,只有“湘军五百”带了照相机。谢少杰说,“湘军五百”泼完油漆后,就开始照相。那几个便衣男子不让拍照,“湘军五百”就拿螺丝刀对准自己的咽喉,说谁要拉他,他就自残。那几个人才没敢上去。

“湘军五百”偷着换了一个内存卡,继续拍照。双方僵持了大约七八分钟后,许多警察来了。警察将他们5人押上警车,带到方正县公安局。其间,他们的手机和照相机均被没收。“湘军五百”的照相机被损坏,里面的照片全部被删除。

谢少杰说,在方正县公安局,他们5人被分开接受询问,事后听“湘军五百”说,警察对他搜身3次,他偷换下来的那个内存卡都侥幸没有被发现。现在媒体和网站刊登的当时他们砸碑的照片,都是那张内存卡上的。

[细节]

民警态度友善 暗中伸出大拇指

谢少杰说,在方正县公安局,民警对他进行了简单询问。他申明了自己的立场、身份,民警没有让他在询问笔录上签字。民警们态度友善,有民警私下悄悄向他竖起了大拇指。

8月3日下午5时许,民警结束了隔离询问,将他们带到一个大屋子内。“湘军五百”在民警的帮助下,乘坐警车前去取丢弃在中途的出租车。由于出租车陷在泥潭里,同去的两名民警推车,帮助“湘军五百”将车开出了泥潭。

当天晚上9时许,在谢少杰等人保证离开方正县后,警车护送他们上了前往哈尔滨的高速公路。

[返回]

到郑州 几十名网友去迎接

8月3日深夜,5人回到哈尔滨,连饭都顾不上吃,先将砸碑时的图片发送给了网络和媒体。

8月4日9时许,5人登上哈尔滨开往北京的火车。“当天下午5时许我们下车时,站台上有许多人迎接。”谢少杰说。

在北京,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为他们开了一个简短的新闻发布会。当天晚上,北京网友为他们举办了庆功宴。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会长童增对他们每人奖励2000元。

“这个红包,到现在我也没打开。”谢少杰说,砸碑,不是为了这个。

8月5日凌晨4时,谢少杰和“韩忠”、“飞天燕子”一起,打的前往天安门广场,观看升国旗仪式。 “红旗飘扬,国歌雄壮,中华威武。”谢少杰说,在微博中,他写下了自己当时的感受。

8月5日晚7时30分,谢少杰乘火车返回郑州。几十名网友高举3条横幅,用鲜花迎接他的归来,并给他举办了庆功宴。

8月6日中午,谢少杰回到家里。

[身份]

他是长葛的知名公益人士

“除了‘梁智’这个网名,我还有一个网名叫‘流浪诗人’。”谢少杰说,“梁智”是他参加爱国行动时用的网名,而“流浪诗人”是他从事社会公益活动时用的网名。

谢少杰说,他1980年出生,2003年毕业于郑大医学院,曾在长葛市一家医院任职7年。去年夏天辞职,自己开办了一家小门店,经营保健食品。妻子在长葛市人民医院上班,有一个7岁的儿子。他2005年加入长葛市义工组织,2006年成为“葛天爱心论坛”的创始人之一。2007年,他和一网友合作,注册了长葛市禁毒协会民间组织,和长葛市公安局禁毒大队一起,进行禁毒宣传活动。2009年开始,他和60多名网友发起“长葛义工”活动,每月去和尚桥镇敬老院慰问老人,定期到长葛市特殊教育学校看望孩子们。

“这块碑,即便我们几个不砸,也有另外的人去砸。”谢少杰说,去之前,他查询了相关法规,估计自己可能被拘留或者被罚款,但他义无反顾。

“这次砸碑,与日本人无关。”谢少杰说,开拓团是一种侵略行为,当地虽然将这块碑拆除了,但还要向全国人民道歉,并且要严惩相关责任人。

[进展]

石碑已被当地政府拆掉

8月5日,又有浙江等地的两拨网友赶到方正,试图泼漆砸碑。但已被泼漆的碑一直被一块黑色油毡覆盖。现场加强了警戒,外人无法靠近。

8月6日,浙江台州网友叶新永说,5日晚9点他们还在方正县中日友好园林。那块碑一直被油毡覆盖。因为无法靠近,他们晚间撤离回宾馆休息。6日早晨7点,他们再赶到现场时发现,碑所在地已经空空如也,只留下少许建筑垃圾痕迹。叶新永判断,应该是当地政府5日深夜悄悄拆除了碑墙。

6日早晨7时57分,方正县政府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方正县中日友好园林中的“日本开拓团民亡者名录墙”引起了广大网民的极大关注,许多人对之提出质疑,该墙也被污损。因此,有关方面决定暂时关闭园林,对名录墙进行处理。

[学者]

日本“满洲开拓团”是移民侵略

日本“满洲开拓团”是“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向中国东北有组织的移民团体。1931年到1945年,日本军国主义政府共派遣“开拓团”860余个,总人数30万余人。

黑龙江省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王希亮说,学界认定日本移民是移民侵略,所谓开拓团并非是开拓,而是掠夺耕田,甚至把当地农民撵走。这些人来了以后,身份发生变化。他们在日本应该是下层社会的农民,甚至是贫苦农民,但到了东北以后,属于殖民统治的成员。他们强占了当时农民的土地和家园。后来,这些日本农业移民几乎都不经营农业,而把土地出租给当地的农民耕种,成为殖民地形态下的新型地主。(大河报 记者 杜文育 实习生 马龙 文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