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国蠹愤青檄

冯锦华

今之世人道愤青,皆曰“国器”。吾窃以为不然。一者,愤青逢事,恣意妄为,自认公理,然是事也,可知为如此否?未可知也。二者,愤青自仪“天下事为己任”,然诚如此否?昔公元1998年,吾泱泱华夏遭美利坚之小人之为,举国大哗。愤青一马在前,大有为国张目,洗雪国耻之意。然细问其怒发冲冠之由,大部舌木强不能对。呜呼!其真为国乎?吾看不然,乃戏之也!三者,愤青借国危事,泄其冲动,名为爱国,实为害国,于事大言不惭,事后若无其事,其非人哉!

某人不才,曾于倭人装神弄鬼之地奋起于堂上,然之后若何?虽有祖国援手,众人辅助,幸得脱狱,此后何得?倭人依旧装神,依旧占我疆土,依旧大言不惭,几无改变。我泱泱华夏,官民共争国权,亦无大变。故愤青之举,刚猛而缺智,快意而少谋,顾己而误国。托名国器,实乃国蠹。

今闻方正县为倭人树碑立传,窃以为此乃无父无君之为,亦应受人面唾。然换一向思之,倭人者,见利忘义之族。弃其子民,任由生死,大蠹也。吾华夏礼仪之邦,泱泱大国,虽记前嫌,然行仁德,集弃民之骸,使入土为安,大善也。由此望诸君铭记吾泱泱大国之地位,各司其责,如若至此,天下幸之,国耻必雪。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