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海军雷达兵的故事(二十六)

回到部队我们和战士相互打招呼,他们也很羡慕我们能回家看看。他们也只能等待领导安排了,部队也是依据每个战士的服役时间开始安排的,也是有章法的。

海南的野外生物植物很多,能吃的水果也很多,就拿椰子来说吧,海南的椰子分了好几种,五指山为界东西都不一样。椰子只能在海南生长结果,在广州的雷州半岛可以种椰子就是不结果,或接不好果。我们在广州旅馆住的时候,服务员就给我们说,如果再回到广州请带些回来。对北方人来讲,海南的水果好吃的就算椰子汁、菠萝了,其他的有无法去领会“精神”了。

野外的含羞草也是最叫人稀奇的,含羞草虽然不是海南的专门独草,北方人总是爱看它,总想弄明白它,总是在它们的面前停下来,待上一时静静地看着、逗着,也不知为什么它会动,会作反应的动作,小小的叶子,你轻轻地动它,小叶子就立刻缩回去,并会带上几个小叶子一起动,只要有风吹雨打它就会缩起来。一个湖南的战友也觉得好奇,玩烦了就狠心的打起含羞草来,一片的含羞草被打的都萎缩起来,有的还折断了枝条。时过一天,我又去看那片含羞草,又挺起精神来了,它的花蕾照样开放,它的生命力也真强,真顽固。

一个晚上我们紧急出动乘登陆舰返回大陆,几天的行程后,在青岛军用车站卸下各种器材,我们临时住进青岛团岛军事驻地进行整顿。

在海南生活、行军、作战也整整六、七个月的光景,海南椰是我多次想往的地方,当我二次在返海南的时候,那就是92年的时光了(昌江系亲情系列)。

雷达四团的战友都返回原来单位,只有我们一团的留下来。我们又重新成立一个排的建制,技师也换了,那个刘技师也回到他的修理所,新来了排长浙江人,留着黄胡子,也是大学生,也当技师用,团岛也成了我们的临时修养地和待命期了。

待续

20091113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