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军队何时能出现鹰派一声怒吼?!

——写在建军节这一天

李奉先 文

哲人孟子早就说过:“夫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家必自毁,然后人毁之,国必自伐,然后人伐之。”一个执政党,首先是国民利益和民族尊严的坚定捍卫者,对内要善待每一个国民,对外要无惧任一个强敌。今天的懦弱,必是明天的耻辱。无有血性之魂,何谈社会和谐与国家尊严?

一个执政党,要敢于担当,不要把许多难题又去交给后代来解决!

一百零六年前,《革命军》便大声疾呼:“一定要先讲强力主义,所谓欲利天下者先必召唤血腥的灵魂,打倒帝国主义救中国!”。为此,年仅20岁的邹容,在狱中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陈天华更是《猛回头》、《警世钟》,纵身一跳,葬于海底……

孙中山说:民族政治的精髓不仅仅是民权之“民有、民治、民享”。还要团结对外,一致御侮。

有人说一百年前的民主精神到哪去了。那个被尊称为“民主”的可爱的赛先何处去了?

赛先生去了台湾。在那里,民主成就有目共睹,每人拥有选票,新闻自由、司法独立,没有说不得的政坛丑闻,没有批不得的政界要人,没有骑在国家宪法头上的人和事。在那里,民主与法治相约做了一对孪生好兄弟。

在那里鲁迅复活了,李敖想骂谁就骂谁,他可以对李登辉、陈水扁扔鸡蛋,想扔多少仍多少。

有人又问,那些敢于捍卫国家尊严的民族脊梁哪去了?

不知道。或许中国军队的鹰派全真空了。所以,大部分网络公民总是为网络的审核怒火攻心;弱势民众总是对城管大队作威作福怒不可遏。而中华民族的大一统,也仅仅是一种概念,一种拥有无限多情式的却遥不可及的梦。

钓鱼岛事件,中国“韬光养晦”了,南海纷争,中国也“搁置争议”了,外交谈判,什么时候把具体信息公布于这个公民社会了?一些小国居然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连扇中国政府几记耳光。中国政府则图侥幸,反复“谴责”、“抗议”,然后雨过天晴,息事宁人。

嘴上功夫,中国所向披靡,无人可敌。难见大国应有的凛然尊严。

全世界都在旁观窃笑,唯有中国人还在做着孔乙己、冤大头。在屈辱中沉默,在沉默中屈辱!

马拉戈壁,那些舔屁股的御用文人滚得远远的,不想再民情激愤时那一副副软骨头的嘴脸,一批砖家教授会自圆其说,昧着良心自我安慰自我欺骗收场大吉。

翻开中国历史,投降者真是前仆后继,“薪火”相传。每每在民族危难时刻,总会站出一些英雄人物,他们不惧强暴,抵御外敌,抵御完毕卸磨杀驴;总有一些媚骨的败类文人,卖友求荣,沦为叛徒华奸卖国贼,还死不要脸,说自己是“曲线救国”!

投降者有投降者的逻辑,汉奸有汉奸的哲学。懦弱也是有充足理由的,厚着脸皮,天下无敌。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居然被当做政治高招且一路喝彩。毫无血性毫无尊严。骑墙之道也为其找到了合法的理由,要么是“识时务者为俊杰”,要么是不要“愚忠”, 外斗外行,内斗内行。

菲律宾敢在国土上插国旗在某种层面上,就瞅准了我们的忍气吞声,瞅准了我们特殊国情。

纵览我国对外战争,有多少不是先死去很多无辜人后才“绝地反击”?抗日战争虽说胜利了,中华民族伤亡的代价有多重?为什么日本虽败了,但死于中国本土的并不多,为什么?因为日本大和民族有一种看破生死的武士道精神,而中国无血性的人无处不在,“文官爱钱,武官怕死”,剩下的是那些哈巴狗似的可耻可怜的汉奸!

有人说,罗玉凤甚为可恨。其实,有些专家比她更为可恶。她至少有啥说啥,而有些专家的评论明显是在谎话连篇,虚伪透底。大言不惭,皮厚无极!

一个政党倘若也一直这样,三十六计,走为上,炉火纯青;而抵抗外敌,却只有嘴上功夫,以发展经济为借口,糊弄百姓,那么这个政党最大的悲剧,便是注定迟早丧失民心。

其实,我们的国民正义者众,苟延者寡。首艘航空母舰,仅仅是改装而非国产却能激动很多天;一场北京奥运会,金牌多多,我们能咧着大嘴几个月。

偶尔听到一席貌似鹰派的人物的言论,更是群情振奋,一片欢呼。

可惜,只是貌似。

是不是中国的拿破仑死绝了,还真难说。

海子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可我们,面朝南海,只有憋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