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佛曰“慈悲大悟,点化众恶为善”。将这一神话用于中日关系上。中国想当佛的愿望是大的。但功效不大,至少‘罪恶方’日本就未真正反省,甚至“死不认账”,把为对外侵略的“凶魂恶鬼”们供奉到‘靖国神社’中,为其招魂祭祀,以示武道威风不灭。

当然日本更不可能为被侵略方人民,犹其中国人民立一处“反省侵华纪念碑”了。

但中国有人很有“赛过佛”的慈悲。在当年百万日本所谓的“满洲开拓团”的“掠夺”的地方,立起了所谓‘友好碑、开拓团人名录碑’。忆当年,日本发起‘扩张圣战’,举国上下做吞并中华之雄心。开拓团男女便是“誓死效忠天皇,为大日本殖民吞华作中坚力量”的“义勇者”。其百万开拓团是亦民亦军的“耕战日本军”。无论怎么定论,也是一群帮凶。中国在几十年前就施恩于这些人了。怎么不见日本国内有“谢谢中国恩德碑”,反而是日本今下要侵夺中国‘钓鱼岛’,鼔吹制华,围华,弱华主张呢!

将一帮曾为害中国的帮凶们,竖立为“中日友好之类”,是何用意,是纪念他们为害之罪恶,又何用“友好”二字,莫不成是彰显“功绩”?可目前中国尚强未亡。其方正县吏曰“仍体现中国宽怀胸脯之举矣”。

妙哉,日本一窝不思悔改,仍侵我国土,我国却忙于体现“宽大胸怀”,不说是“诱犯人再犯罪”这话。也有“开门揖盗”之举。美化日本殖民者的嫌疑是有的。单看那碑园如供养的“神社”一样壮穆。看此景,思不久前推倒抗日英雄者之恶事。吾等愧对千千万万为争取从日寇滛威下解放而英勇牺牲的先烈们。

全中国十四亿人民都要向先烈谢罪。因为方正县吏说了“竖碑是体现中华民族宽大胸襟”,虽然,我胸襟不大,也绝不宽恕日本侵华的所有大小罪恶。但中华民族一分子的信念与身份至死也是存在的。但我不幸被代表了,成了方正县“体现的胸脯”。

正应为如此,我等‘愤慨’至极,因为我们“中华民族”很轻易的被使用了。方正县的胸脯只能代表“方正县的中华民族”。方正县胸脯不能大到可以代表全中国嘛!最起码,方正县要问一下全体中华民族们,“我方正县将代表中华民族去展现宽大胸怀,你们反对么!”这样做才是。

就算有我这一类“至死不宽恕”的少少数存在着。方正县拿这个“百分之九十九宽怀,百分之一不宽怀”的中华民族胸襟表,去向日本展现,才显得“真诚可信”,致使日本受感动,万一退让不挠占我‘钓鱼岛’,亦是方正县最“出奇的民族贡献”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