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核心提示:

27日,东盟各国海军司令会议在越南河内召开,部分国家就如何共同应对与中国在南海的争端问题进行了磋商,这是东盟各国海军司令首次正式讨论南海的安全形势。2011年7月28日播出的央视《环球视线》邀请专家对此进行了分析,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 劳春燕:大家晚上好,欢迎收看新闻频道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劳春燕。

就在一个星期以前,东盟十国刚刚在印尼的巴厘岛上举行了系列会议,并且和中国达成了落实2002年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指针》,同意以和平的方式解决南海争端。话由在耳。东南亚各国的海军司令便齐聚越南河内出席海事论坛,讨论如何来共同应对和中国在南海的争端。

东盟各国是想要抱团来应对中国吗?它们到底能够抱团抱得多紧?演播室请来特约评论员尹卓先生还有国际战略研究所的教授高祖贵先生来参与讨论,我们先通过一个短片来了解一下这次会议的一些情况。

(播放短片)

解说:上周,东盟十国刚刚在印尼巴厘岛举行系列会议,并与中国达成落实2002年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指针案文》,同意以和平方式解决南海争端。

自此,几个月来一度升温的南海争端似乎平静下来。然而,7月27日,东盟各国海军司令会议在越南河内召开,部分国家就如何共同应对与中国在南海的争端问题进行了磋商,这是东盟各国海军司令首次正式讨论南海的安全形势。南海再一次成为关键词登上了亚洲各大媒体的头条。

据日本共同社28日报道,越南海军司令阮文献在海事论坛的开幕式上表示,这次会议召开的原因是南海的安全形势极其复杂,称南海有潜在军事冲突可能,呼吁东盟各国海军加强协作。

日本共同社评论称,该演说虽然没有直接点名,但明显在谴责中国。与会马来西亚海军司令则直接将矛头指向了中国。

阿齐兹 马来西亚海军司令:中国采取任何行动是他们的自由,但是我要敦促中国,尊重(其他南海)声索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解说:菲律宾海军司令帕玛则强调,稳固的东盟对解决南海问题至关重要,他表示。

帕玛 菲律宾海军司令:对于这个地区(南海)的声索国来说,在这个问题上,建立合作关系,机遇远远大于挑战。

解说:也有很多媒体对于南海争端成为热点的海军司令会议表示了担忧,一名《雅加达邮报》27日刊文称,东盟各国都在扩充海军实力,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都已向法国、俄罗斯等武器出口大国订购先进的水面和水下舰艇。如此军备竞赛的结果,不仅将会使包括南海在内的整个东南亚海域变得更加拥挤,更令人担心的是此后该区域的海上安全将受到威胁

劳春燕:应该说,这本来是一次例行的会议,已经是第五届海军司令会议。但是这一次例行会议却让人感到它的主题非常的鲜明,那就是直指南海争端。特别是越南的海军司令阮文献,他在开幕式上发言的时候就强调说,南海的安全形势极其的复杂,说东盟各国应该团结起来,一起来加强合作,来应对这样的局势。这是什么意思?现在是要抱团来应对中国吗?

正在评论:东盟各国抱团为“应对中国”?

专家观点:东盟海事论坛指向中国是西方的幻想

尹卓 特约评论员:有的国家是想往这个方面引,特别是西方。我们看得最明显的就是法新社的报道,西方现在想把东盟国家海军司令的指向中国,这是他们西方最明显的一个意图。

美国一直在挑动这个事情,现在西方报道包括日本刚才的报道我们看得也非常清楚,一直要把它的报道的倾向性指向中国。

当时在会议上,几个最大的侵犯中国在南海海洋权益的国家,最大的我们是既得利益者。一个是越南,一个是菲律宾、一个马来西亚。这三方我们看看他们表态是最明确的,特别是马来西亚这次海军司令阿齐兹上将,他是表现的比较强硬。

但是,越南海军司令没有在这里头点到中国,它大概是跟整个国家的政策是在走。菲律宾海军司令也没有直接把矛头很明确地指向中国,只说了一个隐含的一个话。我认为整个这里头,有些人确实想把这个矛头指向中国,但是它得不到大家一致的响应。

就像这次东盟十国的外长会议一样,中国、美国都参加了外长会议。在外长会议上菲律宾一直是想外长会议的矛头指向中国,在这里他是收获最小的,非常不满意。回去以后阿基诺就说了一个非常强硬的话,我们发展军事力量等等,我们要用武力保卫我们的主权。

但是越南没有响应它,这时候连美国克林顿国务卿也没有响应它,那就看得非常清楚。有些人有意想把这些东盟有些国家的矛头指向中国,这个企图是非常难实现的。因为东盟国家我们知道在这里,它没有一个共同的基础。

劳春燕:东盟国家如果说要加强协作,要抱团的话,它到底能够抱团抱得多紧呢?

正在评论:东盟各国抱团能抱多紧?

专家观点:论坛一箭双雕:强化防务合作

论坛一箭双雕:扩大南海问题上的优势

越南强调“冲突危险”意在压缩反对意见

高祖贵 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 这个是有一定难度的。确实东盟国家在这一次论坛的话,我们看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解读:一个方面客观上讲,它确实是这些国家它们要强化它们的防务合作,因为这些国家东盟国家一直在加强一体化的的建设,从经济方面、政治方面,现在是安全方面。所以他要从海事方面说,他要加强情报交流,加强非常的安全应对这种协调和合作,这是无可厚非的。

但是重要的是,在这一次海事论坛上,显然他在一个敏感的时间节点说了这个话,而且明确地把主题搞的很鲜明,也就是应对他们所说的越南所说的东海,我们所说的南海面临的复杂形势和威胁。

所以这种情况就使得这个主题,第二个一箭双雕的第二雕就变得很突出,那就是似乎要协调一下他们之前在东盟系列外长会议上他们中间不同的声音,因为类似会议上我们看到他们其实不同的声音是不同的国家关切不同,主张也不同。似乎想通过这一次会议进一步协调他们的主张,而且我也注意到越南实际上它的有关的讲话里面,它是过多的强调了南海面临的威胁,他说现在局势很复杂,而且有爆发潜在冲突的这种可能性,它这样强调这个威胁,其实是可以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解读,它是要压制东盟内部不同的意见、反对的意见。

因为东盟内部的话,其实包括泰国、缅甸、老挝这些国家,它对南海问题的关切是不一样的,恐怕对这样一种主张也是不同的看法。越南这种特别强调,它作为东道国强调这个问题就是压制这样不同的声音,其实还是要扩大它的应对南海问题,它们的优势。

正在评论:越海军司令:南海问题是国际问题

劳春燕:你说的越南反反复复的强调潜在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强调南海局势的复杂性,而且还强调它的主权受到侵犯。

在这些论点之外,越南还特别强调一点说南海问题本来就是一个国际问题,不是说越南、菲律宾或者印尼拉拢其它的国家进入,使南海问题国际化的,怎么来看越南方面的这种表态呢?

专家观点:东盟各国在南海问题上没有共同利益

尹卓:首先,我们说越南这个是在自欺欺人。谁侵犯了越南的利益,首先我们看菲律宾侵占了9个岛礁,那这9个岛礁都是越南认为是它的,马来西亚占了5个岛礁,这5个岛礁越南也认为是它的,越南占了29个岛礁,其中有一些岛礁,菲律宾认为是它的。

因此在这里头他们互相之间还没有扯清楚,互相之间都互相侵犯利益,我们不要忘记越南跟马来西亚之间、越南跟泰国之间、越南和菲律宾之间,互相的之间都因为岛礁的归属和海域划界的问题,还包括一些逾越纠纷,历史上曾经都是动过武的,都是开过枪、开过炮,海上舰艇互相打过,互相见过面的。东盟之间首先要形成共同利益,如果有的人想把它指向中国,它形不成一个共同利益。

因为什么?因为它们声索是不一样的,如果大家声索都是瓜分中国的东西。越南认为其它两个国家在瓜分它的,甚至包括印尼和文莱,他们在海域上的一些要求,比如说纳斯那群岛这一片海域的瓜分,它认为是占了越南的海域,那它要跟印尼还要把它掰扯清楚,完了以后再找中国。

劳春燕:那他们有没有可能会搁置他们之间的争议,然后来抱团对付中国呢?

专家观点:东盟和美国可能形成更紧密联动

高祖贵: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而且更重要的是我注意到他的会议,他讲到一个原因,他说是下一步这些东盟国家的海事会,他们要加强和他们的对话伙伴国的协调和合作。对话伙伴也包括中国在内,但是我注意到的是什么?接下来可能会形成一个东盟和美国在南海问题上会出现一个联动,因为我们知道在前几天结束的东盟系列外长会议上,显然美国要扩大对南海的这种介入。或者是增强它的影响力受到一定的抑制。

因为由于中国和东盟已经签署了我们签了行动指针,那个东西对美国是有所抑制的。在那个之后,美国宣布了一个未来五年行动方案,这一次的海事协调方案,这一次东盟的海事论坛之后,他们东盟也提出未来他们几年一个行动目标,显然美国想进一步扩大愿望还想继续往前走,东盟也想在这个问题上,这种可能东盟和美国就可能在南海问题上形成一个不利于我们的互动。

正在评论:东盟海军实力几何?

劳春燕:这一次东盟海军司令在一起开会说要加强彼此之间海军的协作,咱们也来看一看现在东盟的海军到底实力几何?我们也通过一些公开的信息收集到了一些信息。

比如说,越南海军现在总兵力大概是2.3万人,作战舰艇是70艘。我们再来看菲律宾海军,菲律宾海军的总兵力2.2万人,一共有114艘舰艇,不过大部分都是中小型的舰艇。再来看马来西亚的海军,总兵力1.7万人,主要的舰艇大部分都是上个世纪80年代以后建成的,其中护卫舰部队有一个“莱库”级的护卫舰,是东南亚海军当中的比较先进的舰艇。

尹先生比较了解情况,给我们介绍一下,现在东南亚各国的海军大体上是一个什么样的实力?

尹卓:确切是我们说东盟国家的海军还是个发展中国家的海军,实力不是非常强大。但是其中有一些突出的特点,比如说像新加坡它的兵力虽然少、舰艇数量少、总吨位量不是太大,但是它的舰艇信息化水平很高,而且都是新舰,都是从西方买的一些高水平的舰艇,这是一个很突出的特点。

另外,东盟国家虽然海军的固定作战飞机不是很多,但是他们空军现在就是向海洋发展它是空军和海军一体作战的空军的飞机,基本上这些国家除了菲律宾以外,基本上都已经进入三代机的时代。就是像越南比如说苏-30现在6架,已经又订购了24架,俄罗斯正在加快向它给它苏-30,另外像泰国F-16,像马来西亚FA-18,另外还有米格-29,印尼也是这样的水平,新加坡是F-16等等就这些,就是基本都是三代机,就是国外现在西方的三代机的水平,甚至有的是三代半,应该说能力是比较强的。

另外,东盟国家普遍开始建立水下力量,就是潜艇力量,从越南现在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都在建设海军力量。

劳春燕:对,您讲到现在东盟国家。

尹卓:潜艇力量。

正在评论:东盟多国争购“海上利器”?

劳春燕:现在开始特别注重水下力量的建设,咱们这儿也有一个字板可以大家看一看。菲律宾现在是向美国购买了“汉米尔顿”级的巡逻舰,这是往美国买的“汉米尔顿”,越南是往俄罗斯买了6艘“基洛”级的潜艇大洋黑洞,马来西亚是向法国买的,买了“鲉鱼”级的潜艇。

尹先生,这三个国家现在订购的这一些装备,会让他们的海军实力得到多大的提升呢?

尹卓:非常明显的提升。比如说越南,它6艘636M,636M我们在世界潜艇市场上,应当说是一种高档货,就是高档潜艇。636M它是可以发射各种型号的大型鱼雷、线导鱼雷、自导鱼雷。

同时,它可以发射大型反舰弹,这种反舰弹它可以携带超音速的反舰弹,如果要是苏联和俄罗斯卖给它的话,或者它有钱买的话,那俄罗斯给它636M是可以发展的,而且它静音效果非常好,探测能力很强,它只是一种高性能潜艇。

另外,马来西亚买的“鲉鱼”级潜艇也是在西方潜艇市场上它一种高档货,它绝对不是中低档的,是高档货。“鲉鱼”级潜艇而且它还可以下一步发展可以变成AIP的,加上就是不依赖空气的,在水下潜航时间可以超过两周甚至到三周的时间,这也是一种它的发展方向。

如果它花钱的话,现在买的话它是没有AIP能力的。另外像新加坡,新加坡现在正在试水,它从瑞典买的,瑞典买的212潜艇,A-212,这些潜艇虽然是旧了一点儿,它买的是二手货,但是也是二手货里的高档,就是它准备试建立,然后下一步正式采购它。

瑞典的潜艇是挺强的,特别是AIP能力,它是非常成熟的,因此他们买的基本上都是新潜艇,而越南一买了以后,他就提出一个作战设想,在马六甲海峡附近要设立潜艇伏击阵地,要学习阵的这样一个战术,伏击谁呢?我们就要问一问,它在伏击指向性,因为我们是使用这个通道,我们是最多的国家。因为马六甲海峡有50%的船是向中国去的或者是中国开出来的,所以我们中国对这个依赖性非常强。那它的指向性很清楚,它虽然没有明确说对中国,但是这个威胁我们应该看得很严肃的。

劳春燕:那如果越南有这样的想法的话,应该是我们首先感到有航行威胁了,航行自由受到威胁了。假使说是那样的话,那像印尼《雅加达邮报》,它有一个评论,它说现在东南亚各国似乎都在加强军备竞赛,所以东南亚的这片海域似乎是变得更加拥挤了。高先生,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高祖贵:拥挤武器更多的这是肯定的,而且这种舰艇不管水面的还是水下都变得更多了,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个趋势不是从今天开始,最近几年已经开始了。所以东南亚国家包括印度相关的国家,都在加快提升自己经济现代化水平这个步伐,这个步伐变得越来越快。

值得注意的是不仅是武器装备在提升,而且相关的联合的军事演习、各式各样的军事演习频率也在增加,尽管我们说很多的是非常的安全,但是看到也能看到各种的组合里面,似乎都想利用这种军事演习达到某种政治目的,这种指向性变得越来越明确。也就是说想提升把军事上作为政治上的应用,为他们的政治目标服务,这一点来说,可能是值得未来关注的一个动向。

劳春燕:中国如何应对?

正在评论:新动向会带来何种挑战?

尹卓:中国我们还是以不变应万变。我们主张的是我们的外交政策,就是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跟东盟各国我们现在已经应该说有非常好的国家关系,我们军事上关系包括海军之间的关系也非常好,别看我们现在很多媒体在炒作,比如说东盟现在他们的海军司令就会回应。

但是实际上太平洋也在搞海军司令论坛,美国还是搞全球的海军论坛,这些论坛都是很正常的东西,但是其中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想把论坛矛头指向中国,确有其人。另外域外的一些大国,包括西方国家,还有特别是西方的舆论,也想做这个事情,我觉得这个是值得我们警惕的。

劳春燕:既要警惕,同时也要冷静。

尹卓:是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