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据俄罗斯《国防》杂志2011年5月刊报道,俄罗斯政治和军事分析研究所副所长亚历山大-赫拉姆奇辛撰文指出,有关美国攻打俄罗斯的话题纯属无稽之谈,使用常规弹药对俄战略核力量实施解除武装式的打击只有纯理论性的可能。不战即和,面临重大战略选择的俄罗斯或者可以和美国结盟,共同遏制日益强大的中国。

来自西方的战争威胁?

赫拉姆奇辛认为,现在已经非常明显,北约对俄罗斯的大规模侵略是不可能的。北约既没有军事资源,没有心理准备,也没有明确的目的。虽然与俄罗斯相比,有着大约3-4倍的常规武器优势,实际上却只停留在纸面上。况且北约国家的大部分武器已经过时,而且除了土耳其和希腊之外,所有欧洲成员国都在因为经济危机而持续大幅削减军备。可以说整个欧洲都在“解甲归田”,这在阿富汗和利比亚的军事行动中表现得非常明显,美军突然退出凸显了欧洲的军事无能。哪怕是在没有遭到敌方防空兵力抵抗、实际上等同于作战训练的条件下,欧洲空军至今仍然未能重创卡扎菲的残余部队。那又怎么能够威胁到强大的俄罗斯呢?

俄专家指出,唯一值得俄罗斯忧虑的威胁是美国使用常规高精弹药对俄战略核力量实施解除武装性质的打击,其目的显然是消除美国本土如今受到的唯一现实威胁。虽然美军发动这种攻击的资源相对有限,但是华盛顿未必没有这样的企图。不过为了顺利实施这种打击,必须满足一些非常严格的前提条件,否则将会失去意义或根本不可能实现:

1、必须使用常规手段实施打击。首先是出于生态因素的考虑,即便俄军不反击,数百枚核弹在俄境内爆炸也会导致辐射云层飘散到世界各地,美国自身也会受害,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另外,如果俄罗斯在遭到常规打击后,丧失90%的战略核力量,面对毫发无损的美国,莫斯科未必敢冒险使用剩余的核力量实施反击,否则必将被彻底消灭。如果美国发动核打击,那么俄方无论如何都会反击,届时哪怕只有一枚核弹落到美国本土,都是美国人所绝对不能接受的。

2、必须通过一次性打击完全摧毁俄方所有战略核力量。哪怕第一波和最后一波攻击只间隔几分钟,俄军导弹就可能会及时打到美国本土去。如果不能消灭俄军所有导弹,那就一枚也不要消灭。

3、攻击必须绝对突然,俄军只能在美军第一枚导弹爆炸时才知晓此事。

美军攻击实力强大?

赫拉姆奇辛表示,实施这种打击的主要手段显然是海基和空基巡航导弹,初看之下美国的这种实力非常强大。美国80%以上的巡航导弹(各型BGM-109“战斧”)都在海军,共有7种载体。其中“俄亥俄”级战略核潜艇中有4艘可携带巡航导弹,各备弹154枚;“弗吉尼亚”级核潜艇7艘,共将建成30艘,每艘特制发射井中各有12枚巡航导弹,另有38枚弹药储备,可通过鱼雷发射管发射;“海狼”级核潜艇3艘,各备弹50枚,可用鱼雷发射管发射;“洛杉矶”级核潜艇43艘,31艘有专用发射装置,各配弹12枚,另有37枚储备,可用鱼雷发射管发射;“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22艘,最多各携弹122枚,使用两套Mk41垂直发射装置;“阿利伯克”级驱逐舰59艘,共将建成62-70艘,首批28艘各有两套Mk41垂直发射装置,最多各携弹90枚,其余的各携弹96枚;“朱姆瓦尔特”级驱逐舰将建造2到3艘,各2套Mk57发射装置,各80枚巡航导弹。相比之下美国空军的实力弱得多,唯一的巡航导弹载体是B-52战略轰炸机,最多能携载20枚AGM-86和AGM-129型导弹。美国空军共有90架B-52,其中约20架在戴维斯蒙森空军基地封存。

这样算来,从理论上看,美军潜艇、水面战舰和轰炸机能同时发射1.3万多枚巡航导弹,任何战略核力量和任何防空系统都承受不住如此规模的打击。但是实际情况并非完全如此,至少美军实际上能同时发射的导弹数量相对有限,而且还会受到一些限制,主要是:

1、美军潜艇能保证同时发射的只有装配到专用发射井中的巡航导弹,共42艘1072枚。虽然鱼雷发射管能发射不少备用弹药,但其基础毕竟是鱼雷和反舰导弹,否则无法实施海战。而且这种方式只能对付没有强大海军的国家,俄罗斯显然不在此列。巡洋舰驱逐舰同样如此,舰载垂直发射装置中要么是“战斧”巡航导弹,要么是“标准”或“海麻雀”防空导弹,要么是反潜导弹。实际上“战斧”只能打击既没有空军又没有海军的国家,第一次伊拉克战争中美国一艘巡洋舰能发射122枚“战斧”,就是因为伊拉克没有潜艇,伊军飞机也无法飞到美军巡洋舰上空反击。

2、在每个单独的时刻美军大约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潜艇和军舰都在检修或大修,或者正返回基地,应当剔除出全部战斗实力之外。

3、美国只生产了5000多枚海基巡航导弹,其中近2000枚已在试验和战争中消耗。现在的基础是最新改型“战术战斧”,共制造了2200枚,但是这种型号的导弹不能通过鱼雷发射管发射,因此美军潜艇能够发射的巡航导弹绝对达不到1072枚。美国海军现在拥有的海基巡航导弹数量显然只有2500-2800枚左右。至于空基巡航导弹,总共制造了大约2100枚,现在不足1600枚。这样,美军实际上能够同时发射的巡航导弹数量不仅达不到1.3万多枚,甚至连5000枚都没有,而且能够同时灵活作战的未必会超过2500枚。

4、为了实现攻击的绝对突然性,必须避免俄方情报机关发现任何异常。如果美军巡洋舰和驱逐舰突然都向俄海岸集结,所有或者多数B-52升空后都飞向俄领空,那就不可能有任何突然性,整个突袭计划就会立刻流产。即便靠近俄边界的美军战舰和B-52飞机数量很少,俄军也会开始警惕。一旦发现美军大量发射巡航导弹,必然会实施核反击,全球核灾难将不可避免。

一网打尽俄战略核力量?

俄专家认为,在解除武装式的打击中,美军潜艇应当承担主要作用,却很难完成这项使命。因为俄海军能在自己基地附近直接实施有效的反潜行动,也能在其他水域阻碍美军潜艇的行动。美国或许能相当简单地摧毁俄海基战略核力量,一架B-52从北极和阿留申群岛飞到俄领空外向每艘俄战略导弹核潜艇发射3到5枚巡航导弹就足够了,也可使用巡洋舰或驱逐舰替代B-52。但是这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即只能摧毁停泊在基地内的俄军战略导弹核潜艇。如果俄军只有2艘导弹核潜艇在大洋常备值勤,各自携带16枚弹道导弹,每枚导弹各有3到4枚分弹头,那么一艘潜艇一次齐射就足以对美国造成无可挽回的灾难性打击。因此,美国潜艇还应当跟踪俄军每艘战略核潜艇,从其离开基地之时到其返回母港为止,但这很难做到。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不了,上述所有设想都是无稽之谈。

赫拉姆奇辛指出,俄空基核力量给美国造成的麻烦最少。美国可以从黑海任何地点攻击俄军图-95MS、图-160战略轰炸机和图-22M3远程轰炸机所在的萨拉托夫州恩格斯机场,可从太平洋的日本东海岸攻击部署有图-95MS和图-22M3的阿穆尔州乌克兰卡机场。只需一枚巡航导弹就可摧毁一架轰炸机,因为后者根本没有防护。即便俄军有几架飞机完好无损,也不会对美国造成问题,如果它们升空准备反击,美军也会阻止其顺利飞到可向美国本土发射巡航导弹的攻击区域。

最大的问题是作为俄陆基核力量的战略火箭兵,而且不只是因为数量多,还是因为俄幅员辽阔,领土纵深较大,是最好的防空手段。美国声称“战术战斧”标准射程1600公里,最大射程1800公里。如果增加射程,战斗部威力必然降低,就难以胜任解除武装式的打击。虽然“战术战斧”造价相对低,命中精度非常高,隐形能力强,但是也有缺陷,主要是没有电子对抗、机动等防御能力,飞行速度低,时速约900公里。根据最大射程计算,飞行时间约2个小时,留给俄方的反应时间相当长,俄军完全可以动用防空弹炮或歼击机将其摧毁。

俄专家认为,俄防空系统也是美国难以把握的一个不确定因素。理论上美国可以压制俄防空系统,使用“战斧”打击俄防空导弹阵地和歼击航空兵机场,耗尽俄防空弹药。但实际上这个方案行不通,因为如果既要打击战略核力量,又要同时打击防空系统,那么“战斧”数量远远不够,而且没有意义。如果先摧毁防空系统,那就丧失了打击战略核力量的突然性。

1、美军潜艇能保证同时发射的只有装配到专用发射井中的巡航导弹,共42艘1072枚。虽然鱼雷发射管能发射不少备用弹药,但其基础毕竟是鱼雷和反舰导弹,否则无法实施海战。而且这种方式只能对付没有强大海军的国家,俄罗斯显然不在此列。巡洋舰驱逐舰同样如此,舰载垂直发射装置中要么是“战斧”巡航导弹,要么是“标准”或“海麻雀”防空导弹,要么是反潜导弹。实际上“战斧”只能打击既没有空军又没有海军的国家,第一次伊拉克战争中美国一艘巡洋舰能发射122枚“战斧”,就是因为伊拉克没有潜艇,伊军飞机也无法飞到美军巡洋舰上空反击。

2、在每个单独的时刻美军大约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潜艇和军舰都在检修或大修,或者正返回基地,应当剔除出全部战斗实力之外。

3、美国只生产了5000多枚海基巡航导弹,其中近2000枚已在试验和战争中消耗。现在的基础是最新改型“战术战斧”,共制造了2200枚,但是这种型号的导弹不能通过鱼雷发射管发射,因此美军潜艇能够发射的巡航导弹绝对达不到1072枚。美国海军现在拥有的海基巡航导弹数量显然只有2500-2800枚左右。至于空基巡航导弹,总共制造了大约2100枚,现在不足1600枚。这样,美军实际上能够同时发射的巡航导弹数量不仅达不到1.3万多枚,甚至连5000枚都没有,而且能够同时灵活作战的未必会超过2500枚。

4、为了实现攻击的绝对突然性,必须避免俄方情报机关发现任何异常。如果美军巡洋舰和驱逐舰突然都向俄海岸集结,所有或者多数B-52升空后都飞向俄领空,那就不可能有任何突然性,整个突袭计划就会立刻流产。即便靠近俄边界的美军战舰和B-52飞机数量很少,俄军也会开始警惕。一旦发现美军大量发射巡航导弹,必然会实施核反击,全球核灾难将不可避免。

一网打尽俄战略核力量?

俄专家认为,在解除武装式的打击中,美军潜艇应当承担主要作用,却很难完成这项使命。因为俄海军能在自己基地附近直接实施有效的反潜行动,也能在其他水域阻碍美军潜艇的行动。美国或许能相当简单地摧毁俄海基战略核力量,一架B-52从北极和阿留申群岛飞到俄领空外向每艘俄战略导弹核潜艇发射3到5枚巡航导弹就足够了,也可使用巡洋舰或驱逐舰替代B-52。但是这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即只能摧毁停泊在基地内的俄军战略导弹核潜艇。如果俄军只有2艘导弹核潜艇在大洋常备值勤,各自携带16枚弹道导弹,每枚导弹各有3到4枚分弹头,那么一艘潜艇一次齐射就足以对美国造成无可挽回的灾难性打击。因此,美国潜艇还应当跟踪俄军每艘战略核潜艇,从其离开基地之时到其返回母港为止,但这很难做到。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不了,上述所有设想都是无稽之谈。

赫拉姆奇辛指出,俄空基核力量给美国造成的麻烦最少。美国可以从黑海任何地点攻击俄军图-95MS、图-160战略轰炸机和图-22M3远程轰炸机所在的萨拉托夫州恩格斯机场,可从太平洋的日本东海岸攻击部署有图-95MS和图-22M3的阿穆尔州乌克兰卡机场。只需一枚巡航导弹就可摧毁一架轰炸机,因为后者根本没有防护。即便俄军有几架飞机完好无损,也不会对美国造成问题,如果它们升空准备反击,美军也会阻止其顺利飞到可向美国本土发射巡航导弹的攻击区域。

最大的问题是作为俄陆基核力量的战略火箭兵,而且不只是因为数量多,还是因为俄幅员辽阔,领土纵深较大,是最好的防空手段。美国声称“战术战斧”标准射程1600公里,最大射程1800公里。如果增加射程,战斗部威力必然降低,就难以胜任解除武装式的打击。虽然“战术战斧”造价相对低,命中精度非常高,隐形能力强,但是也有缺陷,主要是没有电子对抗、机动等防御能力,飞行速度低,时速约900公里。根据最大射程计算,飞行时间约2个小时,留给俄方的反应时间相当长,俄军完全可以动用防空弹炮或歼击机将其摧毁。

俄专家认为,俄防空系统也是美国难以把握的一个不确定因素。理论上美国可以压制俄防空系统,使用“战斧”打击俄防空导弹阵地和歼击航空兵机场,耗尽俄防空弹药。但实际上这个方案行不通,因为如果既要打击战略核力量,又要同时打击防空系统,那么“战斧”数量远远不够,而且没有意义。如果先摧毁防空系统,那就丧失了打击战略核力量的突然性。

俄洲际弹道导弹数量很多,如果美军能向俄军每枚洲际导弹发射3-5枚巡航导弹,那么多少能够确保摧毁目标。在俄军战略导弹师中,过于靠近西部边界的卡卢加州科泽利斯克师和特维尔州韦波尔佐沃师没有任何强大的防空系统掩护,将会面临灭顶之灾。率先装备6枚RS-24导弹的伊万诺夫州捷伊科沃师也好不到哪儿去。美军三艘“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各自满载122枚巡航导弹就足以在北海和挪威海安全水域发起攻击,彻底摧毁上述三个导弹师;对于马里埃尔自治共和国约什卡尔奥拉师和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下塔吉尔师,可以从巴伦支海使用核潜艇发起攻击,也可以从黑海攻击约什卡尔奥拉师,摧毁一个师需要大约12艘潜艇;萨拉托夫州塔季谢沃师和奥伦堡州多姆巴罗夫斯基师会给美军制造更多的麻烦,其中塔季谢沃师实力强大,有93枚洲际导弹,多姆巴罗夫斯基师位置偏远,深入腹地。要想彻底摧毁这两个师,美军必须向黑海派出4艘“俄亥俄”级战略导弹核潜艇,而且其中一艘还必须靠近俄海岸。

化敌为友共同遏制中国?

俄专家认为,美国能否对俄罗斯实施解除武装式的打击,首先还取决于俄自身实力如何。2000-2009年俄领导层似乎在为美军创造打击条件,如果说2000年初俄战略火箭兵还有765枚洲际弹道导弹3540枚弹头的话,那么到2009年只剩下367枚导弹1248枚弹头。而且前苏联签署的第一阶段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对俄机动式洲际导弹有严格限制,不得离开基地,基本丧失机动性能,作战稳定性也大幅降低。此间,俄防空体系也几近瘫痪。与美国的兵力对比急剧下降,如果这种趋势继续下去,再过5-6年美对俄毁灭性打击在军事上就将变得现实,在政治上也很合适。但是最近两年来这种趋势有所扭转,到2010年底俄战略火箭兵实力已小幅回升至375枚洲际导弹1259枚弹头,没有继续滑落。“布拉瓦”新型潜射导弹试验也取得了成功。第三阶段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没有限制潜射导弹的部署区域,这对“布拉瓦”的列装具有重要意义。虽说防空实力仍然不太理想,但是如果2020年前的换装计划能够实现一半,也会有较好的变化。在政治层面上,俄罗斯的处境明显改善。俄美基本停止在旧问题上的无谓争执,至少降低了声调。而在新的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上,美国又破天荒地做出了一些让步。首先是削减美军核武库,尽管幅度不大;其次是放弃对俄导弹生产基地的核查;三是取消对战略核力量结构的限制;四是不再限制机动式洲际导弹阵地规模。所有这些都对俄方有利。

赫拉姆奇辛指出,更重要的是,美国军方在年初发表新的国家军事战略时就已表示,北约盟国的帮助越来越小,今后需要新的盟友。美方非常希望俄罗斯能够成为自己的新伙伴,发出邀请俄方加入北约的信号,呼吁俄方在亚洲安全和稳定保障中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美军意识到亚洲正在成为新的世界中心,自身作战实力下降趋势明显,因此必须拉拢新的盟国,遏制中国的崛起。美国已经开始衰落,尽管比欧洲晚了20年。如果说欧洲因为明显缺少外部威胁和群体意识苏醒而有意解除武装的话,那么美国则是被逼无奈的选择。自1999年以来几乎没有中断过的长期战争导致国力衰竭,加上严重的经济危机、庞大的预算赤字和沉重的国债负担,大幅削减军费势在必行。空军首当其冲,美军战机平均年龄已超过20年,本应替代空军和海军所有现役歼击机的F-35研制项目又遭遇许多技术问题和预算困难,列装时间将晚于预期,采购规模也会削减,这必将导致美军战机数量减少,战斗力大幅降低。而一旦丧失绝对的空中优势,美国人根本没胆量发动任何战争;陆军前景项目也大幅裁撤,未来战斗系统项目取消;海军陆战队也不会再有新型两栖战车;海军“朱姆瓦尔特”级驱逐舰建造数量则由32艘锐减至2-3艘,也不会再有新型巡洋舰替代“提康德罗加”级,LCS濒海战斗舰建造项目也有大问题;前景武器研制项目经费锐减,包括极超音速武器和激光武器。

俄专家强调,美军已经正视现实,开始寻求借助他国力量,发展新盟友。俄罗斯无疑具有强大的吸引力。首先,俄军尽管有许多问题,却有丰富的地面接触战争经验和充分的战争心理准备,而且具备北约盟国无法比拟的强大实力。在政治方面,也只有美国才能真正担保俄罗斯不会遭到毁灭性打击和其他任何军事威胁。在与俄罗斯结盟方面,美国军方总是比政治家更为现实,反对共和党要求继续遏制俄罗斯的主张,毕竟美俄之间现在没有任何不可调和的客观矛盾。相反,两国都面临着来自中国的完全客观现实的威胁。对美国来说,在不远的将来输给中国,意味着自己的霸权地位不复存在,传统势力范围也将部分丧失;对俄罗斯来说,意味着丧失广袤的领土和丰富的资源。美俄应当明白,中国如果不攫取资源和领土,今后可能无法继续发展,甚至生存,这是不以美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现实。而对中国来说,除了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以外,又没有别的更好的领土和资源来源。现在美国仍有全球霸权野心,但已力不从心,无法单独实现,因此美俄结盟共同对抗中国是现实可行的。当然,在美俄战略联盟中,俄方的定位很重要,绝对不能成为美方的傀儡,受人摆布,必须尽量全靠自己,争取左右逢源。如果这种联盟不能实现,实力下降的美国必将千方百计地怂恿持续崛起的中国挑战俄罗斯,以便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俄方必须冷静应对,努力粉碎对方的阴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