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军报:空天飞行器具巨大军事潜力

国外新型空天飞行器概念图。图片来源:解放军报

近来,外电有两方面热评格外吸引世人眼球。其一是,7月8日美国航天飞机“阿特兰蒂斯”号做最后一飞,届时这种传统航天飞行器将告别太空舞台拱手谢幕;其二是,继美国空天飞机一系列高密度飞行测试后,又引来新一轮国际空天飞行器发展竞技热:今年2月4日美海军宣布,一架X-47B型隐身无人战机在加利福尼亚州爱德华兹空军基地成功首飞;紧接着,美空军于3月5日又从位于佛罗里达卡纳维拉尔角的肯尼迪航天中心成功发射了第二架X-37B空天飞机;紧步后尘,5月26日英国最新型空天飞机“云霄塔”通过概念设计和重要的技术评审;日本、印度等也不甘落后,竞相推出各自的发展计划;面对国际空天飞行器快速发展新格局,拥有雄厚国防科技实力的俄罗斯则重整旗鼓,其官方已宣布,俄目前正在发展一种小型、机动性强、可重复使用的新型空天飞机,以应对美X-37B轨道验证机。

国际社会担忧,空天飞行器如此发展必将使太空竞技格局发生新的革命性改观。

谁执空天飞行器发展牛耳

外军研究认为,太空是人类空间活动的制高点,谁能在这一领域获得优势,谁就可以保护己方军事行动的自由,同时限制敌方的军事行动。

因此,随着空天技术迅猛发展,近年来美国等始终重视在太空领域竞技,着力发展太空力量,欲执空天飞行器发展牛耳,赢得太空竞争的绝对优势。

按照新的联合构想,美军将组成联合航空航天力量,其制定的2025年武器装备总体构架为美国空军勾画出未来蓝图,即将由目前较为单纯的“航空”部队,转变为“航空航天”部队,并最终转变为“航天航空”部队。尤其引人注目的是,美军正在打造以“七大能力”为支柱的太空军事力量,用以支撑美太空安全战略。这“七大能力”是:太空快速进入能力、太空机动能力、太空态势感知能力、太空进攻能力、太空防御能力、太空支援作战能力和太空对地作战能力等。

以空天为支撑谋求绝对优势

在新一轮空天飞行器研发方面,目前航天大国可谓各路出击,各具优势,各有成效。空天飞行器既可以作为侦察监视与预警平台、空间武器发射平台、快速远距离运输系统,又可用于反卫星或在轨服务乃至战时空间预备指挥所。所以,一旦谁家新型空天飞行器具备实战应用价值,不仅将迅速拉大与世界其他国家航天力量的差距,还必将打破业已形成的太空竞技战略平衡。

美军近来不仅将X-37B送上太空,让其在轨运行225天(7个多月)后返回地球,而且同时还试验了“猎鹰”飞行器。据称,这种飞机器在太空能以20倍音速滑翔返回地球,整个过程历时仅30分钟。如果这种飞行器挂上常规弹头,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都将处于其威胁之下。

美军认为,空天飞机可以在2小时内飞抵全球任何地区,因而使美军能够保持在实时侦察、远程快速部署和精确打击等方面的绝对优势。所以美军极为重视以空天飞机为支撑来谋取太空绝对优势。据悉,X-37B将可能被用于部署太空作战系统,作为实施“全球闪电打击”战略的主要环节,并成为未来控制空间、争夺制天权的关键武器装备之一。

竞相逐鹿力夺太空一席

太空不仅蕴藏着巨大经济利益,而且具有极重要的军事价值。有鉴于此,新一轮太空争夺战日趋白热化,而其竞技重点是紧紧围绕“制天权”的争夺。

为了尽快扭转在太空领域的被动局面,俄罗斯积极奋起加强太空力量建设,欲通过建立空天防御部队提升自身军事能力,力求以不对称手段维持太空战略态势与平衡。在美国第二架空天飞机试飞成功不久,俄便高调宣布组建空天防御部队,以应对美大力发展的空天计划,应对来自空天的威胁。俄官方表示,我们应该发展本国的太空探索项目,“如果不这么做,我们就会落后”。因此,俄重启了一项冷战时期可重复使用的完善型空天飞行器系统——多用途空天系统计划(MAKS),以全面应对新挑战。

在新一轮太空争夺战如火如荼之时,欧洲各国亦不想袖手旁观,除了独立发展“伽利略”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外,其它项目也竞相出台。英国商业宇宙飞船与第二艘自动转移飞行器(ATV)都将参与竞技;意大利则欲推出新型运载火箭“织女星”;德国已考虑在2015年执行无人探月任务;欧空局与NASA联合探测火星计划正顺利启动;阿里亚那公司则在改进“阿里亚那-5ECA”火箭;尤其是,欧空局与英国已牵手启动“云霄塔”空天飞机计划。据悉,“云霄塔”长90米,其秘密武器是安装了新型燃料火箭引擎,它能够像普通喷气式飞机一样,利用常规跑道滑跑起飞和着陆。据称,“云霄塔”主要用途是发射卫星,甚至可搭载30到40名乘客,有望开启太空旅行新纪元。

在亚洲,日本一直致力于开发多系列运载火箭,而只要这些火箭上加装制导系统和弹头,就可以发展成弹道导弹。日本投入巨资的月球探测计划中,一项重要技术是航天器变轨技术,如此项技术用于洲际导弹,则是突破导弹防御体系的重要手段。近来,日本火星探测计划实施也是马不停蹄,正以“希望”号投石问路。此外,印度近期一直在致力新型军事航天器、太空作战激光武器等研发,并设想加快将空军转型为“空天军”,建立起“航空航天部队”,已计划于2014年发射载人航天器,2020年实施宇航员登月。韩国也在小步快跑,积极推进成立直属空军的“航天司令部”,欲成为其空间作战基础体系重要组成部分,并承担起航天指挥控制重任。

“全能星”将使现代战争大改观

空天飞行器发展无疑具有很强的军事潜力。这种返回式空天飞行器在轨飞行时间长,可以携带核武器,从而将有效打破军事力量平衡。如果处在被打击的目标上,将使目前存在和设计中的反导系统来不及反应。同时,目前的早期预警系统难以锁定来自这种空天飞行器上的导弹威胁。

空天飞机作为集飞机、运载器、航天器等多重功能于一身的太空飞行器,既能在大气层内作高超音速飞行,又能进入轨道运行,将是21世纪控制空间、争夺制天权的有力武器,比航天飞机更具优势。它可以在一般的大型飞机场上起降,且自主性非常强,具备快速机动能力,因此面临反航天器武器威胁时,它能迅速变轨躲避攻击。同时可藉此增强攻击能力,能够有选择地“俘虏”或破坏敌方卫星;还能实现在轨服务乃至作为战时空间预备指挥所。

如今,空天飞行器制造技术日益成熟。空天飞机作为21世纪的空中作战“全能星”,正在使传统作战样式发生重大改观——届时,空战和太空战将融为一体、空天战突然性加大、防空作战也必将向防空防天一体化加速发展。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