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被强迫拉上摩托车后座参与飙车的人会是什么心情?越来越多的国家正被这种感觉折磨:美国的政治家连日来在华盛顿围绕债务限额争吵不休,本周已经是奥巴马给国会划定的最后期限,如果达不成妥协,全世界都可能成为牺牲品。18日,从英国《金融时报》到南非的《商业日报》,许多国家媒体开始刊登社论或吓唬、或请求美国的两党政客达成妥协,人们担心2008年来自华尔街的金融危机尚未退潮,又一场源于华盛顿的全球危机再度爆发。几乎所有世界媒体都认为,美国之所以出现政治僵局,是因为两党为了明年的总统选举在玩政治游戏,都想吓唬住对方。“美国两党早已习惯并谙熟最后一公里处妥协的游戏(法国《论坛报》语)”,但世界显然不适应,亚洲多国的股市昨天就因为华盛顿的僵局而出现下跌。路透社提醒说,现在美国可能不会被惩罚,但只要制造了不信任和憎恶,那距离发生什么就不远了,并且会以超出人们想象的猛烈方式出现。

“华盛顿游戏”让多国不满

印度《德干先驱报》、南非《商业日报》、英国《卫报》,有什么事件能让这样三家看上去毫不相干的媒体同一天刊登社论叙述同一个话题吗?有。那就是华盛顿国会山美国政客围绕“美国总共能借多少钱”的争吵。《德干先驱报》18日的社论说,谈判持续陷入僵局使美国处在悬崖边缘,世界也因此被“置于刀刃之上”。恼火的奥巴马总统已经给美国国会设了7月22日这个最后期限来决定提升美国债务上限。本周对美国经济的未来是重要的一周,对本就孱弱的全球经济来说也是如此,“世界正恐惧地盯着国会山”。《商业日报》同一天的社论警告称:“美国赖账将让我们所有人沉没”。

德国《每日镜报》18日评论称,美国正在导演全球金融灾难。俄罗斯《新地区报》18日引述金融分析师叶琳娜的话称,如果美国赖账,世界将再次发生类似2008年的金融危机,石油价格大跌,俄罗斯等国将因此蒙受重大损失。美元大幅贬值将冲击持有美国国债的国家,投资者会大量购买黄金等贵重金属保值。俄“投资俱乐部”分析师萨福诺夫认为,俄罗斯和发展中国家经济将遭到致命打击,大量资本外流,如果美国再大量印美元,全世界通胀加剧,造成的灾难性结果可能超过2008年开始的经济危机。英国《卫报》列出的美国债主名单上,从美国的盟友以色列、加拿大到美国的敌对国家伊朗、委内瑞拉,从亚洲的马来西亚、菲律宾到欧洲的卢森堡、荷兰,从动乱的埃及到深陷债务危机的意大利,超过50个国家。美国如果债务违约,势必成为“世界公敌”。

美国财长盖特纳曾警告,如果债务限额问题不能及时解决,美国将面临经济“灾难”。路透社18日说,“灾难”这样的词已经远远不够,奥巴马开始使用《圣经》词汇“末日审判”来警告共和党。

美国共和民主两党的政治家都以“我才是为国家好”为由不向对方屈服。英国《金融时报》18日的社论写道:现在距8月2日“大限”不到两周时间,在围绕债务上限的曲折谈判中,相关各方依旧大玩边缘战术,美国可能出现债务违约的情势更加紧迫地摆在了华盛顿和全世界面前,“这番乱哄哄的场面,究竟是协议在最后一刻达成之前本应上演的部分戏码,还是谈判即将破裂的征兆?这一点不好说。“可以断言的是,美国处理自身事务的这种方式让人讶然、悲哀、无法接受”。南非《商业日报》说,为什么美国债务限额的决定要拖到最后一分钟?答案就是明年的总统选举。共和党与民主党都不愿意退缩。考虑到美国违约对全球的影响,这是一种危险的游戏。埃及一名国际问题专家18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这次债务限额谈判牵连到世界数十个国家,但华盛顿的政治家似乎不在意债主们怎么想,这可能给人留下“政治傲慢”的印象,认为华盛顿的政治家在“游戏世界”。

《东奥地利报》18日刊文评论说,美国的债务争吵“很做作”,“美国将在8月初破产?当然不会。很明显,这是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的一场政治较量。债务纠纷仅仅是总统竞选的开始。他们讨价还价,直到最后一分钟。但全世界为此不得不参与这场消防比赛”。德国《图片报》同一天刊文说,美国的债务剧就是一场闹剧,其中的最丑陋部分就是整个世界成为“人质”。法国《论坛报》的文章指出,美国两党早已习惯并谙熟“最后一公里处妥协”的把戏,今年4月民主、共和两党就是在最后关头达成此前都竭力否认的妥协,避免了联邦政府关门大吉。法国《快报》指出,显然,美国华尔街的投资者并不十分担心“大限”和府院僵局带来的冲击,但欧洲投资者显得忧心忡忡,因为跟美国相比欧洲债务市场更弱不禁风。

美国的病根在政治体系?

“美国僵局”,《爱尔兰时报》18日这样形容美国的政治,美国《阿肯色州时报》则断言“美国疯了”。法国《快报》副刊的文章说,美国最终出台的恐怕只能是又一个得过且过的临时性协议。美国人、全球经济及海外债权人不得不继续提心吊胆,无奈地接着看美国两党的政治戏。

美国《档案星报》称,围绕债务限额的争吵暴露了美国政治体系的功能紊乱。英国《每日电讯报》认为,“美国的政治制度不是离奇,而是危险”,因为“美国经济濒临破产,但政党还在玩愚蠢的把戏”。文章说,这种愚蠢的事情统统源于一个相同的基本事实:世界最大经济体的政治制度无力胜任管理21世纪的经济。一场金融和经济危机将这一点暴露出来,对此外界不应感到意外,套用巴菲特的话说,“只有当潮水退去,才能看出谁在裸体游泳”。评论还说,1917年,美国决策者最初确定的债务数字是50亿美元,换到今天这些钱只够美军3天的支出。过去70年里,两党先后80次提高债务上限,每次都有人用债务上限来绑架议程,扬言让经济停顿。英国有不少宪政怪事,但类似美国的这种事情从未发生过。

德国《世界报》说,美国民主党与共和党卷入的是一场“宗教战争”,无可救药,妥协和务实只是一个远离理性的梦……只有敌人被打败才算成功。他们觉得,妥协是示弱和胆怯。

美国底特律新闻网认为,美国政治正在发生巨变。一是因为政治家依靠各自的基地来获得选票,左派和右派都会逐渐侵蚀社会的“中心部分”;二是左派和右派都把政治变得更道德化,动辄“拯救星球”、“保护未来”、“修复宪法”,而一旦目标变得以道德为动机,就失去了妥协空间。这样,对手不只是在犯错,还是不道德的,他们邪恶、危险、愚昧。第三,电视和互联网将娱乐价值加入政治,人们喜欢喋喋不休,冲突性的狠话流行。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文章分析说,导致美国政治两极化放大的原因在于美国“赢家通吃”的选举规则。这种“赢家通吃”的制度设计没有为各党妥协和合作提供足够的激励。两党之间任何潜在妥协都会削弱一方的选举前景。在这种背景下,妥协成为一种忌讳。

“如果制造了不信任和憎恶,距离发生什么就不远了”

“即使美国在最后一刻解决了债务限额危机,在世界眼里,美国也已经不是以前的美国了。”埃及《消息报》资深编辑达维尔18日对《环球时报》这样说。

CNN18日的报道担心债务危机损害美国的软实力,报道说,“可以打赌,中国、俄罗斯、伊朗等那些早就宣称美国衰落的人将会说,债务限额谈判印证了他们的看法”。路透社评论说,债务限额争端事件对市场的影响将是深远的。想想今年早些时候埃及政府垮台的速度就会明白,如果你制造了巨大的不信任和憎恶,距离发生什么就不远了。而一旦事情发生,就将以比任何人想象的更快、更坏的方式出现。市场可能现在不会惩罚美国政府,但不信任和憎恶就在那里。当事件发生时,它必将是猛烈的。

德国《世界报》有些嘲讽地说道,“在当前债务危机纷起的时候,美国和欧洲望向大西洋彼岸,面面相觑,对于彼岸所发生的事一头雾水。在欧洲人和世界其他地方的人看来,欧洲的乱局是显而易见的,但在美国,毫无自疑或自知的迹象。这场为防止8月2日国家违约的两党扑克游戏进行之际,民调显示77%的美国人认为他们生活在世界上最伟大的政治体制之中。《牙买加拾穗人报》18日刊文强调“中国上升之时华盛顿在吵架”。文章说,财富和权力的阳光继续转移,暮色降临美国之际,晨曦却从中国升起。美国正踉踉跄跄步入相对衰落,围绕债务上限争吵,这表明了美国对自己世界未来角色的一种“危险的自满”。18日,前白宫经济顾问萨默斯在《华盛顿邮报》上撰文宣讲“欧洲如何恢复金融稳定”,强调“制度信心在金融危机中至关重要”,他的文章遭到网民讥讽:“拯救你自己吧萨姆斯”。

阿拉伯电视台17日以“分享筷子”为题评论说,美国领导人无论从心理还是认识上,都不准备认真考虑与中国分享权力以及发展不同时期这样做的机制。事实上,美国在和几乎所有别国打交道时都表现出自以为高人一等的态度,现在,这已成为美国外交的一大累赘。文章说,如今,巴西前总统卢拉、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俄罗斯总理普京等都对美国说过“不”,而我们充耳不闻。“美国最好注意到时代在变,否则可能将落得糟糕境地”。

“在美国的债务中,30%来自国际,70%是国内老百姓的。如果真赖账,对美国老百姓打击很大,美国政府不敢这么做。美国最终会拿出一个妥协办法,但现在各方闹一下是有好处的,将让美国及早解决问题。”中国国际问题学者金灿荣18日对《环球时报》说道。他说,美国人最骄傲的就是政治制度,他们认为自己有钱、有力量、有影响力,都是政治制度的结果或者说产品,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主持人扎卡利亚最近发表文章称,美国政治制度中解决问题的能力在大大下降,不过,许多美国人认为,美国能够通过调整恢复正常。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