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两党的债限谈判游戏正越玩越悬。14日晚,持续5轮的谈判以总统奥巴马的摔门而去告终,而此时,美国距触及8月2日的“债务天花板”已经时日不多。数据显示,8月2日至31日,美国政府需要支付的到期债款为3070亿美元,而他们手头的进账只有1720亿。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14日要求美国“负责任”,以“确保投资者利益”。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称,这表明美国最大债权国开始“对美元贬值和美国国债失信的前景感到不安”。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和标准普尔已威胁要下调美国的主权债务评级,一旦成真,“后果将是灾难性的”,美国的国家信用将受到巨大损害。

日本《产经新闻》15日称,金融市场已经开始讨论最坏的脚本,有人担心这可能扣动世界恐慌的扳机,而这次的风暴将远远超过次贷危机。德国《法兰克福汇报》评论说,美国记忆中大萧条的幽灵开始显现,他们也许还不承认失败,但至少精神上已“与超级美国说再见”。

“中国正在对美国失去耐心”

据法新社报道,当地时间15日中午,美国总统奥巴马将就债限问题向全国发表讲话。此前一天,他刚刚度过了一个相当糟糕的晚上。当晚,奥巴马和国会领导人结束了持续5天的债务上限谈判,但没有达成任何具体协议。加拿大《环球邮报》14日称,随着滴答作响的时钟,美国正离8月2日的“债务天花板”越来越近。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目前美国债务已达法律规定的上限14.29万亿美元,如果国会不提高举债上限,到8月2日,美国政府将不能继续借钱,从而无法偿付到期的国债本金和利息。来自美国两党政策中心的数据显示,8月2日到31日,美国政府一共需要支付3070亿美元,但只有1720亿美元进账,缺口巨大。

“这或许会威胁到我的总统职位,但我不会对此让步”。奥巴马据说在留下这样的“狠话”之后摔门而去。报道这一消息的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称,美国的债限会谈变为相互谩骂,但政客们能否就提高债务上限达成协议仍前景不明。民主党人佩洛西表示有关描述过于夸张,但她承认奥巴马的确表示“我受够了”。法新社称,奥巴马14日告诉议员们,“到了做决定的时候”,希望在未来24小时到36小时内达成共识。有报道称,会谈地点甚至可能改在以举行中东和谈闻名的总统行宫戴维营。

《菲律宾每日问讯者报》15日报道称,奥巴马是在中国的压力下呼吁新债务谈判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周四对记者表示,“希望美国政府采取负责任的政策和措施,确保投资者利益”。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评论说,这一警告表明,中国对美元贬值和美国国债失信的前景感到不安。事实上,两年来中国已不止一次对美国提出类似提醒,只是这一次口吻更坚决。中国长期承受美国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压力,而尽管不断尝试减持美国国债,但1.153万亿的总持有量仍让中国成为美国最大债权国。

瑞士《新苏黎世报》认为,中国正在失去对美国的耐心。奥地利《维也纳日报》则干脆猜测,中国是不是会因此停止对美国的货币供应。报道称,来自北京的批评非常罕见,是不同寻常的清晰干预,虽然保留了意见并以礼貌的形式,但话语中包含巨大爆发力。

美国彭博社说,眼下中国的确需要认真评估一下美债危机对自己的影响。报道引述中国政府经济专家余斌的话说,中国自然希望美国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国家”,但美国的情况“令人担心”。国际评级机构穆迪资深分析员对“美国之音”表示,一旦美国技术性违约(即延缓支付到期债务本息)或被信用评级降级,中国首当其冲受影响,手里的资产会因美元下跌而迅速消融。

中国国际贸易学会中美欧研究中心主任何伟文15日对《环球时报》表示,美元贬值已经带来我国美元资产的损失,与买进时美元对一揽子货币的汇率相比,现在美元贬值了大约1/8,我们美元资产的账面价值相应减少了大约1000多个亿。不过他说,鉴于对未来美元反弹的较强预期,这暂时还应被视为“浮亏”而非实际亏损。

在中国表达担心的前一天,穆迪警告说,如果美国政府不能按期偿还债务,美国的主权债务评级第二天就有可能被下调。自1917年对美国政府债务评级以来,穆迪一直给美国打3A的最高分。另一评级机构标准普尔14日也表示,到本月晚些时候,如果国会还没有上调债务上限,就可能下调美国国债评级。有评论称,这是迄今为止评级机构针对美国债务的最严厉警告。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评论称,同样值得重视的是中国评级机构大公国际的动向。继穆迪和标准普尔之后,大公国际跟进宣布,有可能下调美国的国家信用等级。该报道认为,这家评级机构得到中国官方支持,它所释放的与其说是金融信号,不如说是外交和政治信号。

美国《国家杂志》记者梅杰•加勒特说,那些从外面关注美国债务危机的人、债券评级机构以及债券交易者,一再表示一切都会好起来,但现在,他们已经开始濒临恐慌边缘。

“美国绑架了世界经济”

如果美国国内未能就提高债务上限达成协议,会在8月2日立即“赖账”吗?按照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的说法,美国不会这样做。他13日对国会表示,最初的回应措施将可能是削减社保、医疗以及军费开支。但据路透社和益普索的联合调查显示,在被问到举债上限如果无法提高,政府应停止支付哪些账单时,美国36%的受调查者认为,首先应停止偿还国际债权人的债务。

(上接第一版)法国《新观察家报》说,美国两党的扯皮不仅让最大债主中国担心,也让像中国一样的债权国感到恐惧。日本是美国第二大债权国,其1.1万亿美元外汇储备中的大部分都投在美国国债上。日本《产经新闻》15日称,金融市场已经开始讨论最坏的脚本,有人担心这可能扣动世界恐慌的扳机,而这次的风暴将超过次贷危机。

“波士顿”网站14日题为“美国赖账,全球遭殃”的文章称,由于担心国会不及时行动,市场不到8月2日就会大乱。麻省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兰迪•埃尔贝达说,“对赖账及可能赖账的担心将震动金融市场,不管我们是否那样做”。

美国《赫芬顿邮报》报道称,此前无法想象的美国信用降级变为可能,这令经济学家和财政高官双手冒汗,后果将是灾难性的,与美国联系在一起的众多借贷者的评级也将被殃及。美国BGB证券分析师雅克表示:“在金融市场,玩的就是市场信心,如果有足够多的人开始认为这是一场灾难,它就真的可能引发灾难。”

日本《周刊经济专家》建议大举抛售美国国债,称正好把国债换得的钱作为灾后复兴的资金。但该文章后面网友的话则更为“冷静”,认为这种方法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因为大量抛售国债会惹得美国不高兴。美国《华尔街日报》15日报道说,部分持有大量美国国债的国家对美国政府处理债务的方式表示担忧,但表现谨慎。这正反映出其内心焦虑,因为它们担心过分苛求有可能进一步伤害其持有的美国国债价值。

在《华尔街日报》看来,美国的心态则要放松得多。该报道称,1982年阿根廷发生债务危机后,基本上被全球资本市场关在了门外。20年后,阿根廷又开始重获借债。美国借钱不太可能比阿根廷更难。如果顾客愿意付钱,总有酒保会再给你倒上一杯。

文章称,认为山姆大叔会欠债不还,这种想法非常牵强。最糟的情况,也还可以让美联储大印钞票,帮助财政部偿债。只不过这种用更多美元把世界淹没的方法是有代价的———用来还债的钱是会带来不良后果的“坏钱”。因此,投资者不该抛售全部的国债。不过,他们无疑应该自问,能否安心持有较长期的美国国债。

“美国已经绑架了全世界经济”。中国现代院美国所所长袁鹏15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据俄罗斯《商业咨询日报》报道,俄总理普京11日曾痛批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直斥美国印钞票刺激经济的做法与流氓没有区别。他说,感谢上帝,我们不会印刷储备货币。

但他们(美国)开启印钞机,让全世界美元泛滥,为的只是解决他们自己面临的迫切问题。他们说垄断是坏东西,可他们将印钞票的垄断权发挥到极致。

美联社分析称,债券市场就好比校园操场,规模决定胜负。美国拥有14万亿美元的国债。一直以来,美国国债受青睐度远高于其他国家的“白条”。美国瑞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史蒂夫•里奇奥图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愈演愈烈。

相比较而言,美国是“糟糕世界中最好的一个”。一名美国人说:“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问题。”

美国面临信用中转期

路透社和益普索的联合调查显示,受到美国经济停滞不前的影响,美国人民普遍对未来感到消极,63%的受访者认为国家“走错路”,比上个月再升3个百分点。

美国经济学家弗里德曼曾说:只要国际上对美元有需求,美国就不怕债务负担。美国大概不会硬赖账,但一定会软赖账。美国历史上也曾多次这么干过。

它惯用的3个手段是:加印美钞,让美元贬值;增发国债,举新债还旧债;适度的通货膨胀。这3个手段一脉相承,组合使用就会令今天看起来数量惊人的国债不断稀释。

路透社14日分析说,不管怎样,债务危机已对美国造成巨大伤害。美国国会清楚地表明,它会负责任地管理这个国家的说法不值得信任。想一下埃及政府的垮台,以及眼下新闻集团不可想象的坠落速度。

当你积累了大量的不信任和憎恶,一旦发生什么事情,就会比任何人能够预料的更快更糟。市场当前也许不会惩罚美国政府,却存在不信任和憎恶之情。一旦它发作,将极其猛烈。

“美国正在面临信用的中转期”,持此观点的德国《法兰克福汇报》15日称,美国消费者之前几十年中推动了全球经济。现在记忆中大萧条的幽灵开始显现。未来25年,美国将回到另一个世界。美国也许还不承认失败,但至少精神上他们已经“与超级美国说再见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