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1-07-17 08:09 青年参考 我说两句(加入讨论)

在德国统一20年后,默克尔领导下的德国更倾向于自己拿主意。全球实力已开始东移,中国很快就会取代法国,成为德国最有利可图的出口市场。印度、巴西和俄罗斯也紧随其后。

我记得拿破仑曾经说过,了解一个国家的地理,也就了解了它的外交政策。目前这个原则基本上仍然适用,但说到默克尔领导下的德国,不厚道的观察家可能会将这句话稍作修改:对于德国外交政策而言,出口市场与地理同样重要。

6月初,在出访华盛顿期间,默克尔受到了美方的盛情款待。奥巴马先是以19响礼炮表示欢迎,接着向她颁发了“总统自由勋章”,并在白宫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宴会。在奥巴马任内,还没有其他哪位欧洲领导人受到过如此厚待。

按照惯例,这种礼节是对忠诚盟友的回馈,但对默克尔而言,这样的热情招待更像是一种希冀,而不是感激。奥巴马可能仍尤其看重与英国的特殊关系,但德国毕竟是奥巴马不愿失去的一个欧洲强国。

美德两国政府近来的关系很难称得上和睦,前后就利比亚问题和经济政策争论不休,在日本福岛核电站发生灾难后,对于核能未来的看法也产生了分歧。

默克尔拒绝支持联合国授权对利比亚进行军事干预的决议,令美国与英国、法国都感到错愕。德国选择与中国、印度、巴西和俄罗斯为伍,在联合国安理会表决中投了弃权票。

美国国防前部长罗伯特·盖茨在半公开的场合说出了美国官员私下一直在说的话。他对北约理事会表示,德国在这个西方军事联盟中并没有尽全力。

至于经济问题,在有关如何应对全球贸易失衡问题的辩论中,柏林方面是与北京、而不是华盛顿方面站在同一立场上。在默克尔心目中,问题在于美国的借债和消费,而不是中国的汇率政策。对于德国对其欧元区贸易伙伴国的贸易顺差,她的观点也大致相同:逆差国家应该学学德国。当然,问题是并非所有国家都能实现贸易顺差。

德国应对欧元区债务危机的做法让美国政府十分丧气。德国已开始有所行动,但只是刚刚开始而已。而奥巴马在2012年总统大选之前最不希望见到的,就是由希腊违约引发的全球金融崩盘。

这些龃龉可能有些夸大了。有关顺差国家和逆差国家各自应承担哪些责任,美国和德国已经争论了30年。况且,美国的贸易逆差的确与美国人热衷花钱而不爱攒钱的习惯有关。此外,德国虽然没有支持在利比亚的军事行动,却一直在加大对阿富汗战争的支持。

但德国国际关系的态势已经发生了变化。德国现在更加以自我为中心,放松了与旧盟友之间的联系。战后德国与法国达成的协定为欧洲一体化提供了动力,而德国本能的大西洋主义又抵消了法国对美国力量的怨恨。而现在,德国似乎正悄悄放弃欧洲主义和大西洋主义这两个原则。

在德国统一20年后,默克尔领导下的德国更倾向于自己拿主意。全球实力已开始东移,享有盛誉的德国制造业的机遇亦是如此。中国很快就会取代法国,成为德国最有利可图的出口市场。印度、巴西和俄罗斯也紧随其后。

德国政府正在相应地重新设定它的地缘政治坐标。因此,具体到俄罗斯,在地理和出口的双重作用下,德国形成了一种经过精心考量、能顺应莫斯科方面敏感心理的外交政策。在利比亚问题的投票表决中,德国与金砖国家站在了同一边,这很可能只是个巧合,但仍然具有象征意义。

人们一向以为,德国的外交政策一度是受利他主义所驱使的,其实不然。负罪感在其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德国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从现实角度出发的。欧洲一体化让德国得以重振本国经济,而与美国结盟则使两德统一的可能性一直不至于破灭。

默克尔这一代人已经抛弃了德国国家利益与欧洲利益不可分割的直观信念。今天的德国把国家利益与欧洲利益区别对待。有人会说,严谨的德国人为什么要贴补不负责任的希腊人?一种反驳是,蒙受最大损失的将是不计后果的德国银行。还有一种更严重的情况是,如果德国决定像一个“普通的”大国那样行事,欧盟就会解体。德国的规模及其地理位置(拿破仑口中的地理)的战略重要性,让它无法独善其身。

摘编自英国《金融时报》

(责任编辑:张仁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