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情报局的起源

秘密情报局是在一种令人好奇的低调方式中产生的。1909年10月7日,海军中校曼斯菲尔德·卡明,情报局首任局长,一整天都在工作。他在日记中写道:"去办公室,在那里呆了一整天,没见到一个人,也没有什么事可做。" 实际上,卡明无所事事了大约一个月才和与他一道被任命管理一个"特别情报局"的弗农·凯尔上尉理清新机构的职责。一开始的迟缓源于对新机构的好奇。它的跨部门性质也很延误事?,受到了资助部门-外交部、海军部和陆军部-因关联作用而造成的一些微妙的传统风格影响,这是秘密情报局前四十年中不时产生的一个问题。新成立的特情局极其隐秘-另一个持久的特点-使得卡明很难取得自己所希望的快速进展。不过,到1909年底,他已经成功地建立起一个致力于秘密收集外国情报的组织的雏形。这一组织在形式和作用上都被公认为"秘密情报局"的前身,而它终将以此名称广为人知。

外国威胁、间谍狂潮和特别情报局

特别情报局建立于国际竞争不断加剧之时,当时英国的战略政策制定者正特别关注极富侵略?而又野心勃勃的德意志帝国的挑战。在19世纪的大部分时间,英国一直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是历史上最庞大的帝国。英国的领导者们能够追逐所谓的"光荣孤立"政策 ,主要是没有受到任何来自其他国家的严重威胁。但到19世纪末,英国在世界其他地区的经济主导地位开始受到威胁,而且随着竞争国家的追赶,英国的势力范围-历史学家保罗·肯尼迪称之为帝国的"过度扩张"-开始被认为是一个潜在的软肋。1906年,一位外交部官员将英国描述为好像"一个得了痛风症的巨人",手指和脚趾伸向全世界,想要收拢就"不能不发出尖叫"。在重新对20世纪头十年做了一系列战略评估后,英国寻求通过与潜在的大国竞争者达成妥协的方式来缓和其国际地位。在1902年到1907年的五年间,先后与日本、法国和俄罗斯签署了协议,减轻了英国海军在太平洋和地中海的负担,而且(至少暂时)消除了不得不在印度次大陆保护大英帝国利益而抵抗俄国入侵的可怕前景。与此同时,伦敦还有效地认定,现在绝不会发生针对美国的战争,从而进一步缓解了维护英国世界帝国地位的重负。

一个主要的挑战仍然存在-来自德意志帝国的挑战。它显然绝不仅仅满足于成为欧洲大陆最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大国。到20世纪初,它明显效仿英?,已经开始打造一支一流的海军,而且似乎致力于谋求世界帝国的角色。随着英国与德国在欧陆的竞争对手法国和俄国的结盟-即所谓的"三国协约"--政策制定者和公众舆论开始担心来自德国的直接威胁。德国间谍和地下组织准备在德国进攻时采取突然行动(或"晴空霹雳")的耸人听闻的故事,因危言耸听者"侵略恐怖"的书籍而愈演愈烈,如威廉·勒柯克斯的畅销书《1910年入侵》(1906年)和《德国皇帝的间谍》(1909年)都增强了公民和政府对英国脆弱性的广泛关注。在负责军情事务的陆军部,作战处处长约翰·斯宾塞·尤尔特将军本人,他的同僚詹姆斯·埃德蒙兹上校和乔治·麦克多诺上校都相信,德国总参谋部的对手们都在积极地以英国为目标。但是,正如尼古拉·希利和克里斯托弗·安德鲁所表明的,对在英国的德国秘密网络的恐惧被广泛夸大-甚至到了离奇的程度;在英国的确有德国间谍和破坏分子,但没有间谍军团。然而这些传言似乎击中了英国的时代症,人们已被激发的对英国不断下降的国际地位的普遍关注,又助长了有大批遍布全国的外国特务正试图毁灭这个国家的猜测。

这就是公众舆论的力量,以至于首相赫伯特·阿斯奎斯在1903年3月在帝国国防委员会(英国国防政策的主要决策机构)之下任命一个权力极大的小组委员会去考虑"在英国的外国间谍问题",以此对间谍狂热做出回应。该小组由陆军大臣理查·博登·霍尔丹担任主席,成员包括海军大臣、内务大臣、外交部和财政部的代表,还有斯宾塞·尤尔特和他的海军部同仁海军上将亚历山大·贝瑟尔(海军情报局局长)。除了评估在英国的间谍活动产生的危险外,小组委员会?负责考虑是否需要变动"海军部和陆军部的现有军事系统,以便从国外获取情报"。

实际上,"系统"的要求非常强烈,因为现有的获取国外情报的方式非常随意,毫无章法。英国陆军和海军的要求明显分为两类:第一主要是有关新式武器发展和德国一般军事能力的技术信息;第二是建立某种对德国进攻提出早期预警的可靠系统。1903年,出生于克里郡的前首都警察局特工处处长威廉·麦尔维尔曾被作战处处长带去重点对付在英国的德国间谍活动,但后者又派他的助手亨利·戴尔·朗在商业掩护下去德国执行显然是调查德国海军建设的任务。经常有外国人向英国出售情报。陆军军官也做一些自己的情报工作。1905年,尤尔特的前任作战处处长詹姆斯·格里尔森本人参观了法国和比利时边境,1908年到1911年,尤尔特的继任者亨利·威尔逊在下级军官陪同下,骑自行车环游了与比利时和德国接壤的法国东部边境两侧,探索德军入侵的可能进攻路线并记录靠近比利时边境的德国铁路建设。

1909年3月到7月,帝国国防委员会小组委员会开了三次会,听取埃德蒙兹讲述法国人和德国人如何拥有组织完善的秘密情报机构。他的证据"让小组委员会毫不怀疑在本国存在一个大规模的德国间谍网"以及英国"?有组织与这种间谍活动接触并准确判定其活动范围和目的"。委员会还被告知,英国获取外国港口、码头发展情况的情报组织有"缺陷",对德国尤其如此,"在那里很难获得准确情报"。海军部和陆军部都认为,"在和出售情报的外国间谍打交道时,他们处于很难的地位,因为他们的交易一定是直接的,不经过中间人"。在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4月20日),尤尔特问"是否可以建立一个小的特别情报局"。于是,成立了一个更具体的分委会来负责处理此事,由查理·哈丁爵士(外交部常务次官)任主席,成员包括尤尔特、贝瑟尔、爱德华·亨利爵士(伦敦警察局专员)和?奇博尔德·莫里。

1909年4月28日,哈丁的分委会提交了一份报告。"为确保秘密",报告不打印,"仅存一份"。他们的建议有效地构成了现代英国情报部门的成立章程。他们建议成立一个"特别情报局",该局"必须同时与海军部、陆军部和内务部保持密切联系"。它应有三个目的。第一,它将"作为海军部、陆军部和可能向政府出售手头情报的外国间谍之间的一道屏障";第二,它将"向不列颠各地派遣与全国警察保持联系的特工,以确定外国特务正在进行的间谍活动的性质和规模";第三,它将"作为海军部、陆军部和可能在外国建立的永久性特工组织之间的中介代理,以便于获取外国情报"。委员会认为,此独立单位可以设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可以作为"其他英国海外特工提交报告的媒介。较之让这些特工直接同英国联系,这一措施更不容易引起怀疑"。报告还提议该局应包括"两位具有外语知识的前海军和陆军军官"。在爱德华·亨利爵士的建议下,分委会还同意聘用一个私家侦探公司来从事此项工作,并认为"应该派遣一个特别能干的特工……去联系在德国各地、特别是在关系紧张时愿意向我们提供情报的人"。该局的年度总经费预计为每年两千多英镑(相当于当前货币150000英镑),其中至少一部分来自"当前的秘密情报表决拨款"。

这些建议(在1909年7月12日的最后会议上被小组委员会完全接受)的一

个有趣特点是,它们明显偏向于在拟建情报局"目的"中包含的搜集外国情报

上,这与一开始对国内反间谍活动的关注形成对比。很容易将此结果归咎为负责分配"秘密表决拨款"的查理·哈丁爵士的主席身份。在外交部控制下,"秘密表决拨款"多年来被用于各种目的,包括陆军部和海军部间或雇用间谍的费用。尽管各情报部门已将自己明确确定为拟建新局的?要客户,但在强调分委会的"国外"目的和对资金由"秘密表决拨款"提供的明确感谢中,我们都能看到哈丁的影响 。不管怎样解释,陆海空三军的介入和控制权归外交部,是情报局未来四十年一直延续的一个模式。另一个建议是内部的极端保密性和对新情报局运作的官方"否认"。在委任第一批成员时编写的该分委会调查结果的一份纲要(法语)指出,"利用该局,不仅我们的海[军]、陆[军]武官和政府官员可以摆脱与间谍打交道的必要,而且也不可能再获得我们跟他们打交道的任何直接证据"。这也将成为情报局一个长期的重要特征。

建立特情?的报告在7月24日获得帝国国防委员会批准,一组人随即在8月26日开会制定细节。爱德华·亨利爵士和尤尔特都参加了,还有埃德蒙兹和麦克多诺。贝瑟尔派来一个参谋,雷金纳德·坦普尔上尉。会议接受了亨利的建议,前警察总监、现私人侦探爱德华·德鲁应参与进来,情报局应尽快在亨利租用的威斯敏斯特维多利亚大街64号办事处开始办公。会议还同意,由效力陆军部"多年"的朗作为派驻欧洲大陆的海外特工。很显然,朗已经得到通知,因为他"愿意接受任命"而且已同意"在布鲁塞尔开设一个商业办事处以掩护他的活动"。还有人进一步提到,"在德国"已经有一?特工被"海军部雇用",以完成哈丁分委会提议的德国港口任务。8月26日会议还获知,陆军部和海军部已考虑好调配给情报局的官员。陆军部推荐了弗农·凯尔上尉,"一位特别优秀的语言学家……懂法语、德语、俄语和中文"(曾在陆军部任埃德蒙兹的"远东部得力助手"),海军部提名海军中校曼斯菲尔德·史密斯-卡明,"现负责南安普顿波姆防线,他拥有特殊的委任资格"。为确认外交部对新机构的主导作用,一份会议记录上还写道,作战处处长(尤尔特)"在9月14日对C.哈丁爵士说,他同意上述安排"。

清理头绪

海军部选择?斯菲尔德·卡明(他不想使用自己姓名中的"史密斯")作为新情报局的人选是一个经典而又具有开创性的非正规方式的范例,是秘密情报局很长一段时间处理人员招聘这一重大问题的方式。50岁的卡明(出生于1859年4月1日)从未有过情报工作经验。和陆军部提名人弗农·凯尔(他实际上将接手国内事务)不同的是,他不是语言学家,也不清楚他究竟具有什么"特别资格"从事这一工作,我们也不知道他是否是所考虑的惟一人选。

第10节:情报局的起源(4)

卡明原名曼斯菲尔德·乔治·史密斯,出生于一富裕的拥有土地的职业家庭,其父是一名受人尊敬的工程师。他在1872年12岁时进入达特茅斯皇家海军学院,后来加入了海军。在海上和陆上的任职生涯中(包括和未来国王乔治五世同时在格林尼治皇家海军学院任职的一段时间),他取得了显然成功但远非卓越的业绩。1885年12月,由于不明健康原因,他以"主动半薪"的方式退役。在后来的10年左右时间里,他为米斯伯爵做私人秘书,一度在爱尔兰做他的代理人。在这些年,他结了两次婚:第一次是同一个名叫多拉·克卢蒂的南非女人,她于1887年去世;第二次同梅·卡明(他采用了她的姓氏),一个独立富有的女人,她家在苏格兰的莫雷郡拥有地产。1898年4月,他回到海军"监督南安普顿波姆防线工程"。卡明是个实在的人,非常热衷于最时新的机械装置。作为一个狂热前卫的汽车驾驶员和喜欢飙车的快车司机,他在1902年参加了"皇家汽车俱乐部",三年后成为其子俱乐部"摩托艇俱乐部"(从1910年起冠以"皇家"的称号)的创始成员(和首任游艇俱乐部会长)。1906年,他成为"皇家航空俱乐部"的创始成员,并于1913年11月54岁时获得飞行执照。

有迹象表明,卡明参加摩托艇运动(其他许多海军军官也参加了)可能有助于他进入新的冒险领域。在20世纪初,海军部对各种新型船用发动机十分感兴趣,因而对"摩托艇俱乐部"的活动有着充分了解,该俱乐部举办各种国际赛艇比赛并鼓励开发高性能的摩托艇。它的关注焦点绝不仅限于在英国的发展。根据另一名摩托艇运动创始者蒙塔古·格雷厄姆-怀特的回忆录,1905年春,卡明被派去"考察瑞典和荷兰捕鱼船队的发动机的发展情况",以确定"使用煤油的内燃发动机的可靠性" 。也许是针对这一任务,卡明在1909年10月底?日记中写道,他喜欢"同一些丹麦人和瑞典人交往-同我被F.O.[外交部]派到国外去了解船用发动机时结识的一些人接触"。

因此,到他被选择做新的工作时,他似乎已经有了一些在国外搜集情报的经验了。但是,我们所能确定的是,就在帝国国防委员会同意建立特别情报局的一个月之后,亚历山大·贝瑟尔在1909年8月10日给卡明的信中提到,"波姆防线对你而言一定没什么趣味了",卡明或许"因此而喜欢一个新的职位"。贝瑟尔有"好消息"要告诉卡明,他邀请卡明去伦敦一晤。贝瑟尔告诉卡明,"他的新任命是海军S.S.情报局[原文如此]局长-?个在帝国国防委员会坚持下即将成立的新部门"。具体工作"将是获取和搜集他的部门所需要的情报。我将在他领导下工作,应负责管理他和军部所雇用的所有特工"。贝瑟尔还告诉他,他将有一位"年轻"的同僚(凯尔比他年轻14岁,官衔比他低),而且新情报局的成立要得到作战处处长的同意。

第11节:情报局的起源(5)

尽管卡明的背景看起来不是特别适合从事秘密情报工作,但他无疑步入了这一工作领域,而且肯定一开始就被它的前景吸引住了。"所提供的工作太诱人了,"他在8月17日对贝瑟尔写道,"我非常乐意承担。"但他也说明他绝没有厌倦热闹的防御工程,而且在8月和9月初还试图确认在担任新的职责时能够象征性地继续负责那一工程。由于哈丁要求新局在10月1日开始工作,从那一天起就租用了德鲁的办公室。自那时到9月底,开始了一阵紧张的准备清理活动。9月23日,将在最初几个月困扰该机构的职责精确分工的困难凸显出来。卡明从贝瑟尔那里得知他"不是惟一的局长",凯尔"将以和我同等的地位一起工作",他感到很"失望"。贝瑟尔还告诉他,"我们的工作不可能得到承认,因为我们要和当局完全脱离关系,只能得到他们的秘密认可"。然而,更肯定的消息是,卡明得知哈丁"已承诺,对支付给我方特工和特情局的钱不做任何限制"。

1909年10月4日(星期一)上午,特别情报局第一次正式会议在陆军部召开,埃德蒙兹和麦克多诺向卡明和凯尔简要介绍了他们的新职责。他们说打算让麦尔维尔("我们目前拥有的?优秀的人")留在"他自己的办公室",把会讲德语和法语的"另一位好人"朗派往布鲁塞尔,"作为那里的主要特工"。埃德蒙兹还提到了另一些从事过情报工作并可能继续留用的特工。他给凯尔和卡明下达了后来被称作"间谍知识技能"的第一道指令。他"告诉我们绝不可以将姓名和住址写在一张纸上,绝不可以使用印有水印的稿纸"。他们不可以在"没有M[麦尔维尔]或现场某人在场的情况下首次去见这些无赖中的任何人",也不可以将办公室当作会面场所。应该另租一间私人房间来会面。"我们不可以从办公室收发信件,我们将使用别的名字。"卡明在日记中写道(也许?个玩笑),"K[凯尔]在他的现名字后面加了一个Y",非常小心才没把自己的绰号写在纸上,不过他后来使用了"柯里上尉"和"斯宾塞上尉"。会议结束时做出决定,由于凯尔"在这两周时间都没有空,我应该立即开始工作,誊写M[麦克多诺]办公室的所有记录-一旦弄到保险柜,就将它们放入其中……我和凯尔共进午餐,我们畅谈未来,同意为未来事业的成功共同努力" 。

实际上,卡明在一段时间内并未完全进入角色。虽然他在10月4日前就草拟出了计划,却没给任何人看过。计划的重点主要针对德国。他认为,在德国的主要军港(如威廉港、汉堡港和基尔港)他都应该有"能够得到充分信任和报告异常活动"的特工。他还想要"至少一名游动特工"。情报局及其活动的"掩护"一开始就成为一个问题。卡明认为他应该有"某种名义上的官职-例如'在海[军]情[报]部门工作,与造船厂的嫌疑人有联系'。这一职务(不公开宣布)",他认为,"会给予我设法得到外部帮助的托词"。与此同时,他甚至觉得要开始情报局的工作都很困难。他坐在维多利亚大街的新办公室里无所事事,就开始学习德语以打发时间。他去陆军部取"第一批需要誊写的文件记录",麦克多诺甚至"不允许将记录拿出办公室"。麦克多诺后来写信诉卡明,说他"提议将陆军部的所有工作移交给K[凯尔]并就此类事情单独同他联系"。

第12节:情报局的起源(6)

卡明心情沮丧,向贝瑟尔抱怨说他被告知"我不可以在办公室接收信件,不可以在那里见任何人,不可以从那里往外写信,以至于我不明白这样做究竟有什么用……想必,"他接着说,"也没人希望我们坐在办公室内整月整月地无所事事"。他的惟一"目标"就是要"使一件新的事情取得一流的成功"。在提到麦克多诺想单独通过凯尔开展工作时,卡明感到"任何喜欢凯尔而排除我的做法对我的成功都会是致命的灾难"。他提出"最好将陆军部和海军部的工作分开"。他将"非?满足于负责后者而将前者全部交给凯尔,但我必须有平等机会去履行我的职责,只有让我了解所做的一切事情和迄今为止我们决定的与机构有关的情况,我才能确保这一点"。卡明还抱怨围绕组织的保密程度有些过分。他认为,"我们只需同向我们提供秘密的人保持联系"。他希望能够"让大家知道"他是在"公开地接收情报",而他的身份则会精心地隐蔽起来-"一件很好办的事情"-所有"可能以任何方式追溯到与当局的任何联系"都应被制止。他写道,"我们的保密有一半没有任何实际益处"。

最后,10月21日在陆军部召开的一个总结情报局工作的会议上?第一次正式分清了"安全局"(Security Service)和"秘密情报局"(SecretIntelligence Service)各自的作用。麦克多诺提议凯尔"应承担所有的国内工作-海军和陆军,'间谍活动与反间谍活动'",卡明"应该负责所有国外的工作-海军和陆军"。正如卡明在日记中提到的,"秘密情报局"有四大"职责":"一、为海军部和陆军部做掩护;二、进行调查;三、同所有受雇特工和想出售秘密情报的人保持联系;四、作为海军部和陆军部的代表。"卡明的"谍报"任务是"组织一个高效系统,以监视德国武器和海军建设进展,这样做时务求仔细,每一件值得关注的事情都应予以报告",而凯尔的"反谍报"任务是"对抗外国政府主导的一切敌视英国的活动"。凯尔将拥有麦克维尔和德鲁,不过,在回答一个直接问题时,麦克多诺说只要可能,他应"避免使用后者"。现有的国外特工将保留下来,"将为他们提供2700英镑"。情报局的首要"任务"是"获取表明要向我国发动进攻的任何举动的情报"。其余的任务是"监视所有嫌疑人员-比如居住在英国境内的外国人"及"阻止"在英国"形成破坏中心"。最后,情报局必须"在国内外组建一班固定通讯人员,他们将在战时从敌方阵线内部提供情报"。卡明终于感到自己有所进展,尽管他认为自己的任务"最难",因为麦克多诺提议把麦尔维尔和朗交给凯尔,留给自己的都是"没有实践经验的人"。

1 0 月2 8日,在哈丁主持的一次外交部会议上(卡明和凯尔均未获邀参加),情报局内部的分工得到了确认。贝瑟尔后来告诉卡明,国外的特工将"保持原样",但没有"更多的钱",而且卡明将会明白他"自己情愿做的事情"。明确了具体职责,卡明开始转向具体工作安排。他认为与凯尔和德鲁共用一个办事处有"几大不利"。尽管办事处"很大",但"用途实在太小",而且对他的行动目的很不安全。他认为自己不能够"从那个办事处创建并发展我将要负责的复杂组织,因为?不能在那里发信,收信或见任何人"。因此,他提议租一套公寓,在里面设办公室,他可以在白天或夜晚任何时候使用。他说,"像现在这样的独立办事处会立即让人联想到交易,会引发人的兴趣和好奇。但私人住宅不会招致议论"。他可以在家里开展工作而不引人怀疑和注意,他可以在房间里会见在别处雇用的特工和其他人。他还将在公寓内建一个"胶片冲印厂",这样"安排就没有人会知道它的存在"。 回顾为获取情报将不得不打交道的各色人物(并证明他在有效地思考整个情报事务),卡明把自己的职位和凯尔进行了比较。他说,在英国,"你所遇到的每一个人都会乐于帮助他自己的国家",但"在国外情况就完全不同了"。英国官方代表组成的国外领事馆受到"明显制约"。"一般情况下,去接近本地人并让他们背叛他们的国家徒劳无益,最下层的某些人也许愿意,但只要是为了他们自身的利益,他们也同样会反过来背叛我们而不受任何良心上的谴责,而且也不能信任他们去做任何更重要的事情。"至于"生活在国外的英国人",他们不愿"做任何有损所在国的事情",而且"很清楚一旦被发现,他们将要冒的风险-他们的事业,甚至是自由"。卡明希望得到"自由查询的机会,听起来仿佛每个人都可能有用",而且"都能提供能得到大量费?和奖励的有价值的情报"。但他目前还"没有时间去想出一个计划,建立一个瞭望系统,该系统可以就军舰和物资运输的动向、食物和商品的集结随时向我们发出警告",这是"一切工作的重中之重"。"所选特工的素质和身份必须可靠,而且将依据所做贡献获得报酬。"

但卡明仍忧虑自己的前途。11月3日,他草草记下了沮丧的想法:"在办事处不能做任何事。到那里已经五周了,没有签过名。在那里,与所有人的联系被完全切断,因为不能透露自己的地址,不能以自己的名字接电话。"凯尔"一天做的事比我所有时间做的都多"。系统是由"陆军组织的,他们长时间

控制了我的命运,剥夺了我能做的所有事情,让我去做最难的工作(他们的人K[凯尔]显然更适合这一工作),剥夺了从事这一工作的所有条件。我深信K不久就会完全排斥我"。贝瑟尔此时来救助他了。卡明在晚餐上倾诉心事之后,贝瑟尔向他保证,"我不必做任何事来证明我的任命。我必须耐心等待工作来临。我不必闲坐在办事处,可以四处走走和学习。我不应受到监视。他很有信心"。贝瑟尔告诉卡明,他可以说他受雇于海军情报局,但"这样做时必须十分谨慎"。他可以租用公寓("当然是自己出钱")并在那里办公。假如这一经验成功了,外交部可能会承担费用。贝瑟尔最后告诉卡明,陆军部"对我的工作将无可指责,因为我的工作直接受命于他(海军情报局局长)"。

尽管贝瑟尔的断言严格义上并不真实,因为从一开始情报局就被看做是一个跨部门的情报机构(陆军部仍将是一个重要"客户"),但他对卡明的信心和海军部给予支持的保证还是很受欢迎。在三周以后做出让卡明接管"B"-以大陆为基地的陆军部现役特工-的安排时,还是产生了实际作用。这一计划是让卡明利用他来管理在汉堡和威廉港的特工和"一个游动特工",但当凯尔坚持要参与卡明和B的第一次会面以便向B支付工资时,卡明表示反对。在贝瑟尔支持下,他让尤尔特和麦克多诺阻止了这一情况的发生。他们叫凯尔将钱交给卡明,由卡明转交给B本人。1909年11月26日与B的会面,是?明第一次接触一个真正的间谍。他是由负责领导他的埃德蒙兹引荐的,但后者告诉B,今后将完全由卡明"和他打交道"。贝瑟尔的参谋雷金纳德·坦普尔参与了会晤兼做德语翻译,因为B(奥地利人)不讲英语。卡明此前在伯利兹语言学校学过德语,能够"大致听懂他[B]说的话;但还不足以理解他[B]的所有想法和意见"。

会晤进展顺利。B"似乎认为他能够毫无困难地获取我们所需要的情012 军情六处报,因为他说所有的TR[卡明日记中指德国人的术语-'关税改革者'的缩写] 都公开受贿而且抵御不住金钱的诱惑"。会谈决定,应该有"一?人在汉诺威-重点关注陆军事务,一人在威廉港,一人应四处游动,总部设在斯坦德或维登堡,至少每三个月参观一次各大[船]厂"。当卡明提到"在奥地利的波拉和其他地方即将开始建造的四艘无畏[战舰]"时,B"立即对此事表示不情愿,并且说,他是奥地利人,不能做任何有损自己祖国的事情"。卡明认为他"是个聪明而又大胆的人",而且他"可能成为我最好的助手"。卡明接着写道,"但必须考虑他对奥地利的爱国主义感情造成的困难"。卡明向贝瑟尔汇报这些安排时,贝瑟尔很高兴。卡明相信陆军部"显然意识到他们所做的分工是犯了一个战术性错误,我[卡明]确实得到了更重要的工作。他认为等我们安定下来后,一切都会正常起来的" 。

卡明把他对新技术的热情完全用于他必须面对的情报挑战。尽管无线电通讯技术还处于起步阶段,他却认为,它提供了政局紧张时在德国人入侵之前有可能快速获得信息的解决办法。1912年春,他与法国的情报工作同事们一起讨论 "车载无线电站"的开发问题,在250英里的范围内游动,可以建在比利时。尽管法国人认为比利时当局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他们还是提出看能否"通过"一个比利时特工(他们认识的一位政府官员)购买到"轿车之类的东西",但卡明对"这?想法的可行性"表示怀疑。1913年1月,在考虑一对父子利用一艘30吨重的机动船沿丹麦和挪威海岸搜集情报时,卡明回忆说"发送消息的疑难问题仍未解决"。1913年底,卡明致力于在法国建一个航空基地的计划,该基地可以用于监视法国东部边境,但麦克多诺舍不得预期的费用-卡明认为1700英镑,航空专家预计三千多英镑-威尔逊说只有和法国人合作才办得成,此事他答应帮忙。

战争迫近

作为陆军部作战处处长,威尔逊将军特别热衷于推动英法亲密关系。他拥护与法国在更广泛、更紧密的基础上结盟,这在情报界也有所反映。1910年1月,威尔逊的前任约翰·斯宾塞·尤尔特曾告诉卡明,他"不希望目前在法国有任何间蝶[原文如此]活动,因为我们当前的良好关系可能因此受到影响"。卡明与外国情报机构最早的联络交往始于1912年3月,当时他会见了法国军事情报官员,讨论共同关心的话题,不可避免地集中在搜集德国[军事]能力和意图的情报方面。与会的法国最高长官夏尔-爱德华·杜邦上校(1913年至1918年法国总参谋部二局局长)"非常乐意坦诚和友好相待,我们后来见到的其他官员也是如此"。很显然,"他们向另一个国家的陌生人谈起他们长期保密的事情时有一些紧张"。但是, "在谈到双方本次会面的绝对必要性和危机来临时立即制订一个协调一致的行动计划时",杜邦的"态度却非常强硬"。

到1913年,法国和英国已在交换情报。麦克多诺通过卡明直接向法国索要具体情报。比如,1月他询问了德国西部边境的德军构成情况和"一种新式轻型武器弹药"。3月6日,卡明写道,"我们的朋友送来一大包有价值的资料",他带给了威尔逊,"后者认为极有价值,并将立即呈送JF爵士[约翰·弗伦奇,帝国总参谋长]"。威尔逊"对我[卡明]谈起这些事情的现状,说同这些人保持密切联系是一个特别好的举措,而且希望我们也能为他们做点事情"。同法国人的交流仍然紧密。卡明在日记中暗示,1914年1月,他安排了一位军官去法国总部任职。7月,在麦克多诺推荐下,卡明雇用了爱德华·路易斯·斯皮尔斯上尉("一个好人,法语、德语和意大利语翻译")并萌生了送他去巴黎的念头 。2月,在亨利·威尔逊的帮助下,他让法方同意了这一飞行计划。他购买了一架飞机,并安排7月在法国建基地。但还没来得及实际使用,8月初的宣战已先行来临。

1912年,在和法国对等官员的数次讨论中,卡明已发现两个机构有一些共同的特工。一个名叫"HCJ"的特工去俄国,在卡明许可下向双方机构提交相同的报告。1913年4月,卡明得知HCJ还在为俄国人工作。在伦敦萨瓦咖啡馆用午餐时,他告诉卡明自己已被他们雇用,目的是帮助整改他们"笨重迟钝的"情报机构。就在那一天,他宣称"俄国和奥地利之间很可能发生战争,因为俄国人以一种我们没有预料到的方式做好了准备,只需要一点点理由就会向奥地利人发起进攻"?这一预言第二年就应验了。1914年春,卡明同海军上将亨利·奥利弗(自1913年11月以后取代杰克逊任海军情报局局长)提到了与俄国秘密情报机构合作、协同管理一个报告德国情况的丹麦间谍网的可能性。即使俄国人不愿意合作,卡明也考虑在圣彼得堡安排一个"收发电报的"特工。

卡明仍然热衷于发展同俄国的正式关系。1914年6月,一个法国情报官告诉他,"新的俄国特情局长"将来巴黎,"只要得到他到达的消息,他将立即通知我并将我介绍给他"。他接着写道(这样可以避开牵涉大量情报工作的官方渠道),"我们在这件事情上不必麻烦我们的武官"。实际上,那名俄国人去了伦敦,卡明与他见了面(显然是在俄国驻巴黎武官伊格纳迪耶夫伯爵的陪同下)。他们没留下讨论内容的详细记录。卡明日记中保留的一段字迹潦草的笔记写道,"八天动员计划。我们,照相",但没有透露那是谁的计划、哪里来的计划。但法国人也参与其中了。几天以后,卡明提到和奥利弗上将"讨论秘密情报事务,与法国人和俄国人的新计划" 的一场谈话。7月2日,卡明会见了一名有特工潜质的人,一个"不错的俄国人-翻译-讲法语、德语、一点西班牙语和印地语"。他是"一家专利汽车轮胎的代理人","可以靠400[英镑]住在圣P[?得堡]"。卡明告诉他,"不能做任何承诺,但如果俄国人的计划通过了,他就可以去那儿做'特工'"。俄国绝不是卡明野心的极限。1914年春,奥利弗提议在中国青岛附近的胶州派遣一个特工,那里有一个德国海军基地。1914年特情局委员会半年期会议为此目的先后拨款200英镑。

1914年上半年,卡明似乎把大部分时间用于沿德国西部边境部署特工,意在对德国的进攻提供早期预警,也在为战争开始后的情报汇报建立根据地。比利时主要有两个谍报网。第一个由布鲁塞尔的罗伊·雷格纳特领导,集中在德国东部边境、"马斯特里赫特阑尾"(荷兰南部伸入比利时的一部分,战略家们认为德国很可能由此发起进攻),直至荷兰的芬洛和奈梅亨。从这里,他可以监视像科隆、明斯特和奥尔登堡这样的德国"军事中心"。第二个谍报网由"AC"领导,以法国的里尔为据点,主要负责比利时南部大约从列日往东到海峡这一段。负责向AC报告的是一个本地特工"DB",他以那慕尔南部的迪南为据点,他又有自己的下一级谍报网。来自谍报网的大多数报告都很实用。1月,AC奉命调查马斯特里赫特阑尾的荷兰铁路,在列日以北的"默兹河两岸寻找(与公路相连的)可能的架桥地点"。2月,DB提交了一份阑尾北端鲁尔蒙德和马泽克之间铁路线的报告。罗伊·雷格纳特和往常一样令人麻烦,他向卡明抱怨,"如果没有更多英镑,他什么都做不了",而且说"把特工派遣到港口和别的地方没有用",除非他能够"留住他们并给他们钱"。他认为"他每年至少需要500英镑和一个助手"。

1914年初夏,曼斯菲尔德·卡明的日记中还没有战争迫近的感觉。6月28日弗朗茨·费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遇刺和随之而来的"七月危机",都未留下任何记载。只是从7月的最后一天开始才有了活动异常的感觉。那天,卡明会见了一个新成员,少校塞西尔·卡梅伦,特工AC和另外两人。卡梅伦带着卡明提供的无线电密码,将于当晚越过英吉利海峡去巴黎与一个人接头并立即前往迪南,然后在法比边境的季薇镇存身。8月2日,他把更多密码交给另一位同事,后者借了一辆车和司机,"动身前往布鲁塞尔[法语],途经多佛和奥斯坦德"。从德国境内传来的情报自然优先受到高度关注。7月底,卡明获得海军司令奥利弗的批准,派一名女特工去柏林,并同意支付她100英镑在那里工作一个月。她去那里具体做什么没有记录,但卡明在此时考虑采取这一行动,这一事实本身就证明第一次世界大战降临英国的突然性。8月3日,这位准特工向卡明保证能弄到合适的证件使她能够去德国,但第二天他却被迫让她推迟,"因为她没有护照"。1914年8月4日,那天最后一条日记写道"对德宣战-午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