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十多年前,俄罗斯北高加索地区爆发

了第一次车臣战争,俄联邦军队与前苏联

将军杜达耶夫领导的车臣叛军展开了激烈

的战斗。俄军,特别是攻打车臣首府格罗

兹尼的地面部队,遭受巨大伤亡,世人为

之侧目,对解体后俄军战斗力迅速衰退、

战斗表现如此糟糕感到异常惊讶。不过,

俄军各部队在战争中的表现并非一无是

处,其中,俄军航空兵集群的战斗表现就

非常突出,不仅一举摧毁了车臣非法武装

的空军部队,而且多次支援地面部队,对

车匪实施打击,战争后期还成功实施特种

行动,消灭了匪首杜达耶夫。

遗憾的是,时至今日,全面、客观介

绍俄军航空兵在第一次车臣战争中战斗表

现的文章并不多。俄罗斯国内外一些媒体

的报道常有偏颇,各种传言、臆测层出不

穷,杜撰现象时有发生,有媒体报道俄军

飞机不经选择地轰炸车臣城市和乡村民

房、学校、医院等平民目标。1995 年2 月

底,在格罗兹尼事实上已被俄军攻占时,

还有媒体报道称俄军1架图-160战略轰炸

机整夜都在向车臣首府投掷10 吨重的炸

弹(还好,没说成是原子弹)。有军事航空

杂志“栩栩如生”地描写了车臣L-39“信

天翁”教练战斗机与俄军苏-24 前线轰炸

机传奇空战,以及杜达耶夫空军对俄联邦

部队实施空中打击的场景,也有军事文章

描绘俄军飞行员无能、贪生怕死、血腥残

忍。总之,出现了大量不实报道。那么,

1994 年12 月至1995 年6 月第一次车臣战

争主动战事期间,车臣上空到底发生了什

么?俄军航空兵到底在与什么样的敌人作

战?因何作战?怎样作战?战果如何?伤亡几何?

俄军战地记者维切斯拉夫·康德

拉季耶夫通过全面调查,结合自己的采访

报道和战地考察结果,详细、客观地回答

了上述问题。

彻底摧毁车臣空军

第一次车臣战争全面打响之际,俄军

航空兵一战成名,对车臣空军基地实施先

发制人打击,彻底摧毁敌方空军设备,夺

取绝对制空权。

一切都要从1992 年俄军在政治压力

下从车臣仓促撤离,为杜达耶夫留下大量

空军装备说起。当时,俄军在卡利诺夫斯

卡亚空军基地为杜达耶夫匪帮留下了80

架L-29“海豚”教练战斗机、39架L-39“信

天翁”教练战斗机、3 架米格-17 战斗机、

2 架米格-15UTI 教练战斗机、6 架安-2 和

2 架米-8 直升机。在格罗兹尼郊外的汉卡

拉机场,车臣人得到了69 架L-29、72 架

L-39 战机。这样,车臣非法武装一下子拥

有了数量庞大的空军装备。除8 架直升机

外,杜达耶夫共得到了265 架战机,超过

了奥地利、芬兰、葡萄牙等许多欧洲国家

空军战机数量。所有“海豚”和“信天翁”

教练战斗机都有通用弹架,可挂载2枚UB-

16 导弹或250 公斤航空炸弹。

车臣非法武装拥有3 个空军基地:汉

卡拉、卡利诺夫斯卡亚和北格罗兹尼机

场。1994 年,车匪开始积极准备利用坚硬

的公路路面作为起飞跑道,进行相应训

练,以提高空军装备在战时的应变能力和

生存能力。车臣空军基地还拥有相当不错

的防空火力网,由ZSU“石勒喀”自行防

空火炮系统(8~10 套)、ZU-23 高炮和

DSHK 高射机枪组成。

当然,要准确评估车臣非法武装的空

军实力,不分析其空军装备状况和人员构

成情况是不够全面的。根据俄联邦情报部

门1994年11月前的报告,在车臣250多架

战机中,约100 架(不足40%)具有战斗能力

,处于战备状态。其余飞机要么有故

障,要么已被拆卸。车匪飞行人员的构成

情况更不理想,据媒体报道,第一次车臣

战争爆发前,杜达耶夫只有几十名经过培

训的飞行员,俄国防部陆军防空兵司令部

提供的数字最为具体:41 名。不过,从杜

达耶夫公开宣布车臣独立之日起,事实上

并未对飞行员进行喷气式飞机战斗培训。

派到土耳其学习飞行的学员(40~100人)

也没有一人能在战前学成归来。大部分车

臣飞行员都不是专业战斗人员,要么是从

退役人员预备队中征召来的,要么是民航

飞行员,或者是仅经过基础飞行培训的

人,实战技能较低。对他们来说,最合适

的角色就是充当自杀式飞行员:撞机。当

然,车臣非法武装确实有一批有经验的雇

佣兵飞行员,他们曾在格罗兹尼上空进行

过编队飞行表演,技术相当不错。

1994 年11 月26 日,在反杜达耶夫的

车臣反对派部队攻打格罗兹尼彻底失败以

后,所有人都终于明白,只有动用俄联邦

部队才能制止北高加索地区武装分离主义

分子的非法活动。11月27日,俄军开始在

绝对保密的情况下,准备发动旨在摧毁车

臣非法武装、恢复宪法秩序的军事行动。

11月29日晚,俄空军集群开始在北高

加索军区几个基地和作战机场集结,共调

集140 架战机,主要是苏-25 攻击机、苏-

22M 战斗轰炸机、苏-24 前线轰炸机,主

力来自第4 空军集团军,随后补充了来自

俄罗斯其他地区的侦察、轰炸和远程航空

兵部队。与此同时,北高加索军区陆军航

空兵部队在莫兹多克、别斯兰、基兹利亚

尔机场集结,成立陆航兵集群,共调用55

架直升机,主要机型是米-24 武装攻击直

升机(25 架)、米-8(28 架)、米-6(2架)

武装运输直升机。军事运输航空兵集群调

集了30架运输机,主要机型是安-12、安-

22、安-26、安-124、伊尔-76,开始向莫

兹多克、别斯兰空军基地运送俄联邦部队

人员和战斗装备。由12 架米-8MT 直升机

组成的俄联邦内务部内卫部队航空兵团也

开始飞赴冲突地区。

最先投入军事行动的是苏-24MR 侦

察机,从11 月底开始,对车臣空军基地和

其他军事目标实施空中侦察、航空摄像侦

察。侦察结果充分证明,杜达耶夫分子正

在准备军事行动,紧急设立防御哨,建设巩固防御地区,

挖掩体,装甲设备已占据战斗阵地,开始向机场运送燃油和航空弹

药,到11 月30 日前,至少已有1 个“信天

翁”大队(12 架L-39 战机)已处于完全战

备状态。

俄军领导层非常清楚,一旦战事爆

发,无论是对俄陆军部队即将开始的行

动,还是对俄罗斯城市中的平民,车臣非

法武装航空兵部队都将构成最为严重的威

胁。俄军决定先发制人,立即对车臣机场

进行一系列大规模突袭,就地彻底摧毁杜

达耶夫空军集群。

12 月1 日凌晨,俄军苏-25 攻击机编

队对卡利诺夫斯卡亚、汉卡拉机场发动突

然袭击,密集轰炸,发射无控火箭弹和爆

破弹,摧毁了车臣两个机场上包括L-29、

L-39、米格-17、米格-15UTI 在内的所有

飞机。车臣飞机没有1架能及时升空作战,

不过,这些飞机大部分也都是没有战斗力

的。由于行动相当突然,车臣防空系统惊

惶失措,未能按照杜达耶夫的指令开火反

击,没有击落1架俄军飞机。当天下午,北

格罗兹尼机场也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10

架安-2直升机、3架米-8直升机、6架图-

134客机(其中包括杜达耶夫的专机)和1

架图-154客机被摧毁。俄军苏-25攻击机

精心选择攻击目标,实施精确打击,只攻

击机场上的飞机,尽量不破坏跑道、塔楼

等基础设施,以备俄军日后使用。车臣3个

机场的起降跑道基本上没有受损,塔楼和

其他基础设施遭受的损失也非常小。尽管

在空袭北格罗兹尼机场时,车臣非法武装

的防空系统猛烈开火反击,却未能对俄空

军攻击集群造成任何损失。

就这样,车臣空军不光彩地结束了自

己的存在。俄联邦部队在机场上的唯一损

失是在1995年2月,陆军部队攻占了卡利

诺夫斯卡亚机场后,一名内卫部队士兵在

查看一架被摧毁的L-39飞机座舱时,不慎

触动了座椅弹射按钮,结果被当场撞死。

杜达耶夫在得知自己的航空兵被彻底

摧毁后,异常沮丧,但为了鼓舞士气,特

意向俄空军总司令杰伊涅金发了一份电报:“祝贺您夺取制空权,但我们将会在地

面相见!”

1994年12月上旬,俄空军还对格罗兹

尼西北郊“卡塔亚马”巩固防御地区、沙

林斯基坦克团基地实施了空中打击。

夺取制空权

根据俄联邦总统叶利钦的命令,12月

11 日7 点整,联邦部队从北、东、西三个

方向越过车臣边境,正式展开地面行动。

此后,俄军事航空兵的主要任务转变为掩

护地面部队、提供火力支援、镇压非法武

装抵抗中心、打击敌方军事后勤保障目

标。

从正式展开军事行动之日起,俄军就

遭遇到了车匪有组织的顽强抵抗。杜达耶

夫分子在巩固阵地上部署了大量防空设

备,有些轻敌的俄军航空兵遭到不小的损

失,仅在12 月12 日一天,就有4 架米-24

武装直升机被车臣地面火力击中,受到战

斗损伤。杜达耶夫军队防空设备主要由装

配在“卡马兹”底盘上的ZU-23 移动式高

炮系统(约40 套)和装配在“切诺基”吉

普、“丰田”越野车、俄制UAZ-469 越野

车上的DSHK 高射机枪(80 多挺)组成。

另外还有20 套“石勒喀”自行防空系统,

其中至少数套系统采用无线电雷达制导方

式,能在复杂气象条件下对俄军飞机和直

升机实施视距外瞄准攻击。

杜达耶夫分子少量装备的“箭”-3、

“针”-1、“毒刺”便携式防空导弹系统也

对俄军航空兵构成了不小的威胁。战斗飞

行期间,俄军飞行员受到了这些导弹的攻

击,由于及时抛射热诱饵,加上武装分子

缺乏培训,不太会使用这么复杂的武器,

俄军没有一架飞机被便携式防空导弹击

落。

为反击低空飞行的俄军飞机和直升

机,武装分子使用最多的武器是RPG-5、

RPG-7 反坦克火箭筒。在12 月份攻占格罗

兹尼要冲的战斗中,俄军1架米-24直升机

主减速器被杜达耶夫分子火箭弹击中,当

即着火。尽管如此,飞行员还是在40分钟

内成功驾驶严重受损的直升机返回机场,

平安着陆。

当然,不是所有的直升机受到攻击后

都能安然返回。12月14日,俄空军首次遭

受人员损失,在新沙洛伊地区,1架运送水

果和药品的米-8直升机被地面机枪火力击

落,飞行员成功驾驶受损直升机迫降在杜

达耶夫分子控制的地区,机长列斯科夫中

校和飞行员沙普雷金大尉被武装分子当场

杀害,身受重伤的机械师杰维亚特科夫上

尉被俘后不久也不幸遇难。几天后,武装

分子又使用RPG 火箭筒击落俄内卫部队1

架运送联邦部队伤员的米-8MT直升机,机

上所有人员全部遇难。

车臣冬季恶劣的气象条件也使俄军航

空兵在执行战斗任务时面临较多困难,整

个12月内仅有两天天气晴朗,其余时间全

是阴天。大雾弥漫严重影响了电视和激光

制导武器的使用。俄空军总司令杰伊涅金

下令调派苏-24M前线轰炸机投入战斗,使

用无线电雷达定位系统,对视距外目标昼

夜实施炸弹攻击。特别是在12 月21 日至

24 日期间,苏-24M 前线轰炸机袭击了格

罗兹尼市郊的军营和防御阵地、市内“红

锤”厂坦克维修车间、车臣总统府周围杜

达耶夫分子阵地及车臣电视中心天线设

施,车臣境内的非法武装正是通过卫星天

线保持联系、协调行动的。12月22日,众

多武装分子在旧孙扎→别尔卡特→尤尔特

公路上集结,向格罗兹尼东北郊进发,4架

苏-24M轰炸机及时出动,使用FAB-500航

空炸弹对武装分子队伍实施攻击,同时炸

毁了孙扎河大桥。

12 月21日,时隔3年之后,俄军事航

空兵部队重新恢复了对车臣领空的完全控

制。自此日起,俄军A-50远程预警指挥机

长期留空,在武装冲突地区及附近地区制

造密集的雷达场,监视敌情,指挥航空兵

作战。2~6架米格-31、苏-27战斗机在车

臣上空进行不间断的战斗巡逻,阻止武装

分子通过空中走廊从境外运来武器和增援

力量。此后,杜达耶夫分子与境外的空中

联系渠道被彻底切断。从12月24日开始,为争取舆论,俄军

航空兵对车臣首府格罗兹尼的轰炸暂时停

止,但对市外军事目标的空中打击仍在继

续。此间,为分隔战斗区,俄军开始使用

图-22M3 战略轰炸机,主要用于轰炸武装

分子在阿尔贡、古杰尔梅斯、沙利地区的

集结地和推进线路。

12 月29日,天气状况好转,但是,由

于叶利钦总统禁止轰炸格罗兹尼,俄陆军

新年攻城行动只能在没有空中支援的情况

下进行,这也是俄军在攻打车臣首府之初

遭受较大伤亡的原因之一。直到1月3日,

苏-25攻击机和苏-24轰炸机才开始重新投

入使用,但规模有限,只是应地面部队的

请求,压制抵抗分子据点,阻止杜达耶夫

分子增援。

攻打格罗兹尼时,俄军与杜达耶夫分

子展开巷战,战线拉得过长,有时俄军和

车臣武装之间的距离仅有几十米,此时俄

军航空兵提供火力支援时,对飞行员和航

行引导员的瞄准轰炸精度要求特别高。实

战结果令人遗憾,据参加过格罗兹尼攻夺

战的俄军空降兵和步兵讲,由于瞄准误差

较大,引导不准,多次发生误炸事件,已

被俄军完全攻占的楼房经常遭到已方航空

兵航弹和无控火箭弹的袭击,损失较大。尽

管如此,俄军航空兵还是在攻占格罗兹尼

的战役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1995年1月初,苏-24轰炸机发射KAB-

1500L激光制导航弹,一举摧毁了阿尔贡河

上通往格罗兹尼东郊的两座公路大桥。车

匪一直通过这些桥梁向战事地区运送预备

队。摄像控制数据表明这种激光制导航弹

精确度较高,轰炸效果非常好。高精武器

的使用保障俄军航空兵在较差气象条件下,

对车匪火力点、装甲设备等小型目标乃至格罗兹尼市内设施不断实施精确打击。为

保障战区夜间侦察,图-22M3 还向格罗兹

尼上空定时投掷照明弹,这也在某种程度

上压制了杜达耶夫匪帮小股颠覆队夜间在

俄军后方的破坏活动。

此间,俄空军航空兵最成功的精确打

击战例是对格罗兹尼市防御中心、杜达耶

夫总统府的轰炸。在格罗兹尼攻夺战打响

之初,俄军本想保持城内基础设施的完整,

特别是总统府,但在付出血的代价后终于

明白,要想不费吹灰之力攻占车臣首府是

绝对不可能的。俄军被迫与车匪展开残酷

的巷战,攻占每一幢楼房、每一个街区,逐

步推进。此时,摧毁非法武装总指挥部的

必要性不言而喻。因此,在俄联邦部队攻

入格罗兹尼市中心之前,航空兵开始对车

臣总统府实施毁灭性的精确打击。

总统府是原苏共格罗兹尼州委办公大

楼,由于地处高加索地震多发带,楼房建

造得非常坚固,抗震性能较强,里面潜藏

了500名武装分子。俄军炮兵对其实施的火

力轰炸未能取得预期效果,决定动用空军

战机,使用能摧毁钢筋水泥掩体的BETAB-

500航弹和S-24重型无控火箭弹。1月17~

18 日,只要天气状况有所好转、适宜战斗

飞行,俄军攻击机就开始对总统府实施轰

炸,准确命中了楼房下面杜达耶夫的地下

指挥掩体。杜达耶夫本人当时在市外,逃

过一劫,后来在山区使用卫星电话通信时

信号被俄军截获。等候在空中的1架苏-25

攻击机发射1枚精确制导炸弹,杜达耶夫被

当场炸死。

俄军没有公布轰炸车臣总统府时的车

匪具体伤亡数字,不过,伤亡不会太小,仅

地下掩体内就至少有130名车匪被炸死。更

重要的是,空袭总统府对车匪负隅顽抗的

心理造成了沉重打击,俄军截获的无线电

通信内容表明,在总统府内据守顽抗的武装分子开始慌乱,很快不战而退,仅留几

个狙击手把守,企图施放冷枪,与俄军同

归于尽。

1 月19日,格罗兹尼攻夺战迎来了重

大转折点,俄军第20伏尔加格勒近卫师侦

察营攻占了总统府,消灭了潜伏的狙击手。

杜达耶夫分子撤离市中心,在所谓的“防

御后方”,即格罗兹尼南部和东南部、卡塔

亚马和黑河巩固防御地区,继续顽抗,但

士气已明显低落。在格罗兹尼米努特卡广

场地区集结的车臣非法武装遭到俄军一系

列火炮和空袭,杜达耶夫分子主力开始撤

离车臣首府,逃往南部山区。为充分利用

这一有利战机,俄空军前线航空兵和陆军

航空兵控制了车匪企图从格罗兹尼突围、

逃离的公路,共摧毁车匪2辆装甲运输车、

50多辆运送武装分子的卡车和汽车。

在地面部队攻占北格罗兹尼机场之后,

俄陆军直升机部队立即开始在此机场部署。

1 月18 日,俄军第一军事运输飞机在此机

场着陆,从2月初开始,机场进入完全工作

状态。

当然,俄军航空兵的战斗行动并不局

限于格罗兹尼。1 月25 日,18 架苏-25 攻

击机摧毁了杜达耶夫分子在巴穆特西北俄

战略火箭军原洲际弹道导弹阵地4个发射

井内的地下弹药和军事物资仓库。阿尔什

德村北另外一个大型弹药库也被俄军苏-25

战机摧毁,车臣武装分子有生力量和装甲

设备在沙利镇的集结地也遭到空袭。

不过,对陆航直升机飞行员来说,1月

25日也是最为黑暗的一天,当天2架米-24

直升机在战斗中被击落,2名飞行员遇难。

俄空军战机成功地在最大程度上降低

了损失,12架攻击机被地面防空火力击中,

都只是受到不同程度的战斗损伤,最后全部安全返回机场,其中1架飞机稳定仪被击

中,另外1架战机的一台发动机被击中,其

余飞机都是被子弹或炮弹击中。2月3日,

首次遭受人员伤亡,1架苏-24轰炸机在浓

雾中低空飞行,不慎撞在切尔夫列纳亚车

站东南的山上,机毁人亡,事故原因可能

是机载导航系统故障。2月4日,在对车臣-

阿乌拉居民点以南2公里处的车匪支撑点

进行打击时,1架苏-25攻击机被车匪“石

勒喀”防空系统火力击落,飞行员巴伊罗

夫少校成功弹射,其后命运不详,极有可

能在着陆后就被武装分子当场打死。

2月6日,俄联邦部队强渡孙扎河,几

乎没遇到抵抗,很快肃清了“防御后方”的

武装分子。在攻打车匪在格罗兹尼市最后

抵抗中心的战斗中,俄军积极使用航空兵

部队,对黑河和卡塔亚马巩固防御地区实

施猛烈的轰炸,特别是在黑河地区,车匪

有较强的防空掩护。为避免损失,陆航兵

直升机首次使用此前作战条令中未曾规定

的战术:在飞机处于上仰状态时发射S-24

型无控火箭弹,射程增加到6~7公里,在

杜达耶夫分子防空兵器杀伤区域外实施攻

击。当然,使用这种战术会降低命中精度,

但在对地面目标实施打击时,弹药命中精

度还是令人满意。之后,陆航兵开始广泛

使用这种战术。

空军前线航空兵和陆军航空兵通常联

合行动,执行战斗任务。2 月10 日,11 架

米-24直升机和6架苏-25攻击机对车匪在

黑河防御地区的工事实施系列打击,陆军

直升机不仅攻击事先选定的目标,应地面

部队呼叫轰炸临时目标,还自由猎杀敌方

各种目标。类似突袭风险较大,因为猎杀

行动通常要在敌占领土上空进行。如在古

杰尔梅斯地区的行动中,米-24中队3次单

独搜索和消灭目标,前两次非常成功,摧

毁了1辆装甲运输车、1套自行防空火炮系

统、1个弹药库;但在第三次行动时,已有

防备的武装分子进行反击,3架直升机被车

匪ZU-23 高炮和轻武器密集火力击中,严

重受损,其中1架在俄军阵地上紧急迫降,

后因损伤过大无法维修而提前退役。幸运

的是,俄军没有人员伤亡。

3月初,俄军完全解放了格罗兹尼市及

其郊区,把武装分子赶到了南部山区,迎

来了暂时的平静局势,可以对前期战斗情

况进行简单的总结。从1994年12月1日到

1995年3月17日,俄空军航空兵在车臣共

摧毁敌方265 架教练战斗机、3架直升机20 辆坦克、25 辆装甲运输车、6 套自行防

空系统、10门火炮、130多辆军用汽车,炸

毁7座桥梁、数个弹药库、几个油料和弹药

库以及其他军事目标。此间,俄空军共有2

架战机坠毁,14架战机被地面防空火力击

中受到战斗损伤,所有受损战机经过维修

后全部重返战斗行列。俄陆军航空兵在

1995 年6月中旬前的主动战事阶段内,也

消灭了敌方大量目标,同时也遭受了较大

损失,仅在前3个月内就彻底损失了5架直

升机(2 架米-8、3 架米-24),9名飞行员

牺牲。1995 年3 月6 日至3 月20 日期间,车

臣局势相对平静。已攻占格罗兹尼的俄军

部队推进到阿尔贡市附近要冲,但是,俄

军没有乘胜追击,及时攻下阿尔贡,反而

试图与杜达耶夫分子进行谈判。俄当局很

快明白过来,武装分子根本没有和谈诚意,

只是利用谈判时间获得宝贵的喘息之机重

新部署、巩固防御阵地。俄联邦部队北高

加索集群司令部预见到双方随时可能重新

开战,随即加强了车臣及其附近边界地区

的力量。部署在莫兹多克、别斯兰、北格

罗兹尼机场的陆航兵直升机数量从55架增

加到了105架,其中米-24武装直升机为52

架。

为阻止车匪补充预备队人员、增强实

力,俄空军前线航空兵和陆军航空兵对杜

达耶夫分子在沙利、阿塔吉、梅斯克尔-尤

尔特、沙阿米-尤尔特地区的集结地多次实

施打击。3 月21 日夜,俄军发动攻势,当

晚,北方集群摩步兵和海军陆战队团团包

围了阿尔贡市。3 月22 日,车臣武装分子

在坦克掩护下企图从沙利和古杰尔梅斯方

向解除俄军对阿尔贡市的包围,俄空军攻

击机和陆航兵武装直升机随即起飞参战,

发射“攻击”反坦克导弹摧毁车匪9辆坦克

和装甲车,发射S-8无控火箭弹大量杀伤车

匪步兵。杜达耶夫分子遭受较大伤亡,无

力与俄军正面对抗,纷纷逃离。3月23日,

俄军解放阿尔贡市。3 月30 日,俄军解放

车臣第二大城市古杰尔梅斯。

与攻打格罗兹尼不同,在解放阿尔贡

和古杰尔梅斯时,俄军航空兵的行动没有对

城市造成较大破坏,仅对市郊车匪火力支撑

点和装甲设备阵地实施精确打击,杜达耶夫

分子也很明智地放弃顽抗,放弃可能会造成

较大伤亡的巷战战术,几乎没有抵抗就撤到山区,化整为零,从事偷袭活动。

3 月31 日,俄联邦部队经过激烈战斗,攻占沙利市,车匪在

此部署的1个坦克团主力被基本消灭,为避免平民伤亡,俄军攻

城时未使用航空兵。

进入4月,车臣上空的气象状况改善了许多,冬天的浓雾开始

散去,大部分时间都是晴天,太阳高照,俄军攻击机和武装直升机

可以大显身手了。4月8~9日,陆航武装直升机对杜达耶夫匪帮

阿布哈兹营在萨马什基村东南森林地带的巩固防御阵地实施密集打

击。4月中旬,俄军对750~1000名武装分子据守的巴穆特村发动

猛烈攻势,车匪装备精良,有装甲运输车、野炮、迫击炮,战斗比

较残酷。4月15日,俄军对该村的第一次冲锋未能成功,参与强攻

的部队遭到占据制高点的武装分子疯狂反击,被迫撤退。4月17日,

陆航兵和前线航空兵开始对车匪在巴穆特村内及其附近的火力点和

支撑点实施轰炸,车匪遭到较大损失,放弃顽抗,逃往山中。18日,

俄联邦部队占领巴穆特村,当地长老与俄军指挥官进行谈判,保障

再不允许非法武装分子进入山村,俄军随即撤离该村。

从沙利和巴穆特战役中,可以发现俄军航空兵新的战斗使用

特点:尽量减少航空兵的战斗参与,力图避免无辜平民伤亡和财

产损失,地面部队通常在航空兵未对攻击目标实施预先打击的情

况下发动进攻,仅在遭到顽抗后才会呼叫攻击机和武装直升机提

供火力支援。不过,这种新的作战实践虽然明显减少了平民伤亡,

却增加了俄军损失,是以士兵鲜血为代价的。1995 年5 月底,当

主要战事转移到人烟相对稀少的山区后,俄军才放弃这种战术,

重新加大航空兵的战斗使用力度。

经过4月份的战斗,俄军确立了对大高加索山脉下车臣所有

平原地区的控制。4月26日,叶利钦总统签署命令,宣布为庆祝

卫国战争胜利50周年,暂停在车臣境内使用武力,停火期限为4

月28 日至5 月12 日。

与此前谈判停火时一样,杜达耶夫分子充分利用这一难得的

喘息之机补充力量、巩固阵地,同时绝不放弃袭击俄军检察站和

车队的机会。俄军也没有放松警惕,航空兵继续在车臣上空巡逻

和侦察飞行。4月30日,俄军航空兵在车臣东南吉利亚内村上空

巡逻飞行时,遭到武装分子袭击,1架米-24直升机被高射机枪火

力击中。飞行员使出浑身解数驾驶严重受损的直升机飞离车匪控

制地区,在达吉斯坦境内迫降。飞行员没有受伤,直升机彻底报

废。此间第二起类似事件就没这么幸运了,5 月5 日,2 架苏-25

攻击机在别诺伊村上空巡逻飞行,萨拉别耶夫少校驾驶苏-25长机

低空飞行越过一座山丘时,车匪在侧翼山坡处使用DSHK 机枪突

然袭击。子弹击穿了非装甲防护的座舱盖玻璃,飞行员被当场打

死,飞机迅速坠落。

在俄军停火期间,杜达耶夫分子秘密向格罗兹尼地区调集大

批部队,5月14日,开始用迫击炮和无后座力炮对俄军占领的车

臣首府进行狂轰滥炸,企图夺回格罗兹尼。俄军随即发起反击,15

日,联邦部队在航空兵火力支援下击溃了来犯的武装分子。

5 月15 日,俄军向车臣山区纵深推进,发动大规模攻势,试

图彻底击溃武装分子。俄军与车匪在沙托伊、维坚斯克、沙利、奥

列霍沃、谢尔任-尤尔特、诺扎伊-尤尔特地区展开激战。车臣武

装分子借助山势顽固抵抗,千方百计阻止俄军攻势。为支援地面

部队在沙托伊地区的攻势,俄军航空兵首次使用直升机向敌后空

降特种部队分队。

5月下旬,俄军航空兵在车臣展开了更大规模的战斗行动,苏-

25攻击机、米-24直升机、内卫部队米-8MT直升机对武装分子部

署阵地和支撑点实施猛烈空袭,摧毁车匪的装甲车、设备、弹药

仓库、指挥所。苏-24M 轰炸机大量使用KAB-500L、KAB-500KR

激光和电视制导炸弹等高精武器,对车匪实施精确打击。5月21

日,1 架苏-24M 轰炸机在达古- 博尔佐伊村西南发射1 枚KAB-

500KR制导航弹,一举摧毁一伙武装分子占据的楼房。5月24日,

1架苏-24M轰炸机在4000~5000米空中、800~900公里/时飞行

速度下,发射2 枚KAB-500L 制导航弹,直接命中目标,把佐内

村南部一个山洞内的车匪秘密弹药库彻底摧毁。

此间,陆航直升机飞行员每天完成5~6架次战斗飞行任务,

这种作战强度是俄军飞行员在二战以后任何一次军事冲突中从未

经历过的。除对地面进攻部队提供火力支援外,陆航直升机还积

极参加旨在摧毁渗透到俄军后方的杜达耶夫分子恐怖颠覆活动队

的战斗任务。5月24日,就在这样一次行动中,1架米-24直升机

在车臣-阿乌拉镇附近被击落,1名飞行员当场死亡。

武装分子撤退到车臣南部山区以后,把指挥所建在了韦杰诺

村,俄军航空兵对韦杰诺村车匪指挥部的精确打击堪称经典。5月

28 日,俄空军1 架苏-24 轰炸机发射1 枚KAB-500 制导航弹,准

确命中车匪总部大楼左翼。5 月31 日12 点整,2 架苏-24 轰炸机

再次实施空中打击,第一枚航弹彻底摧毁了总部大楼70米外的俱乐部大楼,杜达耶夫分子在那里安装了一台大功率无线电台,第

二枚航弹把总部大楼夷为平地。另外两次精确打击分别摧毁了车

匪在该村的特别处和警备处大楼。5 月31日,俄军苏-25攻击机

还对车匪在阿尔贡和维坚斯克峡谷内的阵地实施密集轰炸。

6月1~2日,俄陆军部队从两个方向包围韦杰诺村,空降兵

部队使用米-8直升机,在村后突降,切断车匪退路。6月3日,俄

军攻占车匪最后一个战略据点。韦杰诺战役结束后,车匪丧失了

司令部和最后1辆重型装甲设备,统一指挥体系被打破,非法武

装被分割在沙托伊、诺扎伊-尤尔特两个地区。

6 月4 日,在攻打诺扎伊-尤尔特时,俄军又有1 架米-24直

升机被击落,飞行员卡尔波夫大尉、霍赫拉切夫中尉牺牲。6月9

日,武装分子又击落一架米-8运输直升机,马利科夫少校、谢格

洛夫大尉遇难。

1995年夏初,第一次车臣战争主要战事接近尾声。失去统一

指挥的杜达耶夫军队被瓦解,逐渐变成各个独自为战的匪帮,相

互之间无法协调行动,一些武装分子开始自愿上缴武器投降,车

匪仅控制着车臣12个山区中心中的最后一个:沙托伊。

6月11日,俄联邦部队开始攻打沙托伊,为配合地面部队攻

势,米-8运输直升机在米-24武装直升机掩护下,向敌后空投战

术空降兵。6月12日,1架为空降兵运送武器和弹药的米-8直升

机遭到车匪精心伪装的ZU-23高炮的攻击,直升机空中着火,飞

行员奇迹般地驾驶直升机安全迫降,并在直升机爆炸前跑出危险

区域。这架米-8也成为陆航在第一次车臣战争期间损失的最后一

架直升机。

6月13日晚,俄军摩步兵和从天而降的空降兵团团包围了沙

托伊,发起冲锋,陷入恐慌的车匪意识到顽抗已毫无意义,乘夜

黑沿山路撤离。6月14日,俄军攻占沙托伊,俄罗斯国旗高高升

起。至此,第一次车臣战争大规模战事基本结束。不过,追剿分

散在山区的杜达耶夫军队残余、解除车匪武装的战斗又持续了1

年的时间,1996年6月28日,叶利钦总统飞抵车臣,宣布战争结

束,胜利属于俄罗斯。

第一次车臣战争结束后,车臣武装分子改变行动策略,采取

游击战术,策划恐怖袭击,伺机东山再起,与俄军展开了猫和老

鼠的死亡游戏。北高加索地区自此进入了第二次车臣战争前的非

战非和状态。俄北高加索地区空军集群自1994 年11 月29 日正式组建到

1995年6月中旬第一次车臣战争结束为止,共完成9000架次飞行

任务,其中有5300架次空袭、火力支援任务,672架次空中侦察

任务。此间使用的航空武器主要是S-5、S-8、S-24B型无控火箭弹、

FAB-250、FAB-500 型爆破航空炸弹,个别情况下也使用杀伤炸

弹、爆破杀伤炸弹和钻地炸弹(BETAB-500)。气象条件允许时,

广泛使用各种高精武器,如Kh-25ML 导弹、KAB-500L、 KAB-

500KR 激光制导航弹,还有少量KAB-1500L 重型激光制导航弹。

根据俄空军总参谋部的统计,前线航空兵共摧毁车匪60多辆

装甲设备、500 多个据点、火力点、基地、集结地,60 个武器弹

药和军事供给仓库。为阻止杜达耶夫军队的推进,共炸毁9座桥

梁,在将近300个路段和必经之地布雷。此间,共有3架战机被车

匪击毁,其中2 架苏-25攻击机是被协同火力击落的,1架苏-24

轰炸机被击毁的细节不明,24架飞机遭到战斗损伤。

军事运输航空兵也完成了大量工作,各型运输机共完成2000

多架次飞行任务,向战事地区运送了7.8万名人员、2300件装备、

6500吨军事物资。

战争期间,最困难的是陆军航空兵。半数以上直升机飞行员

是参加过阿富汗战争的老兵,有在各种气象条件下执行战斗飞行

任务的经历。在车臣作战时,他们把飞行能见度限制从500降到

50,还经常在更恶劣的条件下起飞执行任务,危险较大。特别是

在超低空飞行时,敌方任何一挺机枪,甚至是狙击步枪,都能构

成致命威胁,飞行员不止一次地驾驶着座舱被子弹打穿的直升机

返回机场。总之,陆航遭到的损失最大,截止到1995年7月底,共

有12架直升机(7架米-24、5架米-8)被车匪击落或因遭受严重

战斗损伤无法维修而彻底报废,20名飞行员丧生,30架直升机受

到战斗损伤,装备损失率为10%,损伤率为25%。

尽管面临许多困难,遭受较大损失,陆航还是较好地完成了

战斗任务。截止到1995年8月初,陆航直升机在车臣上空执行了

16547架次飞行任务,留空时间13198小时,其中36%架次的飞行

是执行火力支援任务,44% 是运输空降(90% 以上是从战事地区

疏散伤员),8% 是侦察飞行,其余12% 是执行特种任务,如搜救、

宣传战等。陆航共摧毁车匪215个支撑点、204个永久火力点、31

辆装甲车(坦克、装甲运输车、步兵战车)和自行火炮、34套安

装在汽车底盘上的自行防空装置、5套“冰雹”多管火箭炮系统、

52 辆军用汽车,压制了400多个火力点。米-24武装直升机主要

使用S-5、S-8、S-24型无控火箭弹、“攻击”反坦克导弹(装配无

线电指令制导系统)、航炮等武器。米-6、米-8、米-26直升机仅

用于执行空降、运输及其他特种任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