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美国在东南亚的利益比中国要根深蒂固

东盟外长会议即将召开 南海问题再次引发关注

将共同的和平渴望落实到合作选项上

7月19日至23日,第四十四届东盟外长会议和第十八届东盟地区论坛将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召开。东盟十国和东盟伙伴国的外长及其代表预期将参加会议。来自中美官方的消息表明,中国外长杨洁篪和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均将与会。

东盟外长会和地区论坛原本是每年一届的例会,但去年的会议受到格外关注。那次会议期间,美国国务卿克林顿明确表示,南海岛屿领土争议事关美国国家利益。分析认为,克林顿的言论表明了外来势力介入南海问题的“兴趣”,这是导致此后南海问题不断升级的一个重要原因。

菲律宾欲借美国力量对中国施压

在本次会议召开之前,南海问题再成热点。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克·马伦本月出访中国时曾表示,美军将继续保持在南海的存在。他此前还说,对南海的一个担心是,当下发生的事端会催发“误判”和“无法预料的冲突”。

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陈炳德上将则明确指出,中国与周边国家有能力、有智慧妥善处理南海问题,美国不要操心,更不要担心。

从近期东南亚媒体透露的消息看,某些国家正力图使南海问题成为此次会议的重要议题,也有西方专家在媒体上撰文,建议东盟力促美国加入相关谈判进程。《雅加达邮报》网站近日设置了醒目的讨论题目:“让美国加入南海问题的谈判吗?”但认为美国应加入以制衡中国的与认为美国加入只会引来更多麻烦的帖子数量大体相当,这与本报记者近期在东盟成员国采访了解到的情况一致。

目前,东盟各成员国对待南海问题的立场并不相同。即使在某些与中国有直接矛盾的国家中,民众对于是否应让美国参与也并不一致。

菲律宾与美国关系密切,南海问题成为热点,舆论自然对美国人的表态十分关注。菲律宾外长不久前访美,还特意强调了与美国的特殊关系。《华盛顿邮报》的社论也敦促五角大楼给予菲律宾军事支持。但是,据记者观察,菲律宾现在的主要考虑,仍是借美国的力量形成国际舆论进而加大对中国的压力。

不久前记者在菲律宾采访时接触的多名学者都认为,要想在南海问题上打美国牌,对菲律宾来说是很不现实的,因为中菲发生冲突,美国根本不可能直接卷入,而且中国离得这么近,中菲经贸关系发展又这么快,最终吃亏的还是菲律宾。

《菲律宾每日问询报》日前的报道就指出,菲律宾最强大的盟国——美国,“不会来帮助菲律宾将与中国的争端升级为战争”。中菲关系问题专家、菲律宾马尼拉雅典耀大学教授林智聪也表示,从政治角度说,对任何一个政府来说,都不会轻易放弃对这些岛屿所宣称的主权。但要解决这个问题,只能是共同开发。

在东南亚,美国因素一直存在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学者杨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对南海利益的表述使东盟的角色更加复杂化。“东盟应该努力管理好南海问题中的中美关系,既要看到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利益,同时也决不能因此而把中国推到解决问题的进程之外。”

杨芳表示,美国肯定希望利用这个机会加大在亚洲的力量和发言权。一直以来,美国和一些东南亚国家保持着军事合作,美国希望扮演的角色是给这些国家提供保护,但美国也不想过多激怒中国。因此,预计美国可能会在这次会议上有一些谨慎表态,但还是会坚持一贯的立场,比如强调南海的海上航行自由权,以及加强和一些国家的盟友关系的重要性。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对本报记者表示,东南亚有关国家希望美国的介入,这是可以理解的。但美国介入的程度有多深,就要看是否符合其国家利益。在东南亚,美国因素一直是存在的,美国从来就是这个体系的一个部分。实际上,美国在东南亚的利益比中国的利益还要根深蒂固。美国从冷战时代开始就致力于和东盟国家的关系建设,而中国只是在改革开放之后才开始和东盟发生具有实质性意义的关系。美国和东南亚的关系是全方位的,而中国则主要还是在经济关系上,其它方面的关系还处于早期阶段。所以,中国始终会面临一个在南海问题上如何处理与美国关系的问题。

本报记者还了解到,南海问题最近被西方和东南亚媒体热炒,也与东亚峰会相关。东亚峰会将于今年底在印尼召开,美国将正式参加会议。美国的参加是某些东盟国家及其一些利益集团非常期待的事情,有些国家的领导人甚至公开表示要借美国的力量来“平衡中国”。

4月初在曼谷举行的东盟外交有关东亚峰会议题的协调会上,有记者就提出了南海问题是否会被列为峰会讨论的议题,而东盟方面的回答是,这将取决于峰会召开前南海局势是否平静。“如果南海局势稳定,就没有必要把该问题列入东亚峰会讨论。如果局势不稳,那么相信峰会将难以回避这一问题。”

外长会可以成为良好对话平台

此次外长会召开前,有关东盟轮值主席国印尼的角色亦引起了媒体的关注。《雅加达邮报》引述印尼智库哈比比中心研究及专题部主任安华的话说,印尼可利用东盟地区论坛及其在东盟的领导地位,帮助缓解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在南海的领土争端。但在提到印尼应该发挥的作用时,哈比比中心的执行主任拉希姆·阿布杜则表示:“印尼不应该火上浇油,应在冲突中保持客观。”

分析认为,由于东盟成员国内部整合仍处于“初级阶段”,成员国内部的冲突问题尚无法通过东盟的协调来解决,要想在南海问题上保持一致,几乎是不可能的。泰国《民族报》不久前发表的文章说,与中国关系层次的不同,对中国发展的不同认知,使得东盟很难在包括南海争端在内的涉及中国的问题上取得一致。

杨芳对记者表示,她认为这次会议能够就南海问题达成的成果是相当有限的。但她预计,会议将给最近的紧张局势降温,但同时,也会有国家借机给中国施加压力,特别是在南海争端多边化、国际化的问题上。

分析认为,尽管东盟一些成员国倾向于形成一份更有约束力的宣言,但种种情况表明,目前达成一致还不可能。记者近期采访的很多专家都建议,由于各国在能源利用、航运、环保等许多问题上都有共同关注点,最好的选择就是持续进行这些领域的对话,而东盟外长会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对话平台。

马来西亚海事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纳泽瑞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上月底,越南领导人特使、越南副外长胡春山访华,中越就南海问题达成一些共识,这是一个良好开端。如果中国和越南能坚持做下去,就可以对促进这一地区的稳定作出更大贡献。

中国驻菲律宾大使刘建超不久前明确表示,中国和菲律宾在南海有争议是事实,但有时候这种争议变得“有点情绪化”。刘建超强调,“我们的选项是合作而非军事手段。和平是我们共同的渴望,我们应该有智慧、有办法维护和平”。(驻泰国记者 丁 刚 暨佩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