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7月11日文章]题:美国保持海军力量的必要性(作者美国前海军部长戈登·英格兰前海军陆战队司令詹姆斯·琼斯前海军作战部长维恩·克拉克)

我们的全体国民,尤其是军人,期待对重大的安全决策进行一次全面的评估。他们也理应得到这样的评估。毕竟,今天的决策将影响美国在未来世代的战略位置。

未来的安全环境对两个广泛的安全趋势予以强调。第一,国际政治现实和国际承认的国家主权将日益限制美国常备地面大部队持续参与较为极端的危机。在维护我们的国家利益时,这将使选择在近海实施威慑和实力投放的手段变得更加重要。

第二,美国的海军实力将重新成为让我们的盟友和伙伴放心的主要手段——在和平时期确保繁荣,在危机时对抗反介入和区域阻绝行动。我们认为,这些趋势不会要求把陆军取消,因为陆军仍将是必不可少的实力储备。正如美国一再获知的,一旦危机变成冲突,就不可能准确地预测其严重性、持续的时间和代价。

尽管如此,美国一直在缩减其海外的地面设施,因此在全球投放实力的能力将使海军前沿部署成为美国影响力的一个更加重要的方面。

我们的确相信,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独特的灵活反应能力为保卫我们最至关重要的海外利益提供了基础。前沿部署和交战使美国能够保持警觉、阻止侵略以及在威胁出现时迅速做出反应。虽然我们必须对复杂的威胁做好准备,但是这种准备应当与从一开始就与必要的手段相协调,从而首先避免使威胁复杂化。

海上力量的多功能性提供了一种真正无与伦比的优势。海洋仍然是一个可以在那里几乎不受限制地自由调兵遣将的巨大场所。掌控海洋使我们可以在几乎不受外部约束的情况下,在岸上设施的支援下,调整和安排海军部署。它使我们可以依赖已经证实的能力,比如预先部署的舰船。

海上能力激励并促使我们能够与其他国家合作来解决一般的海上问题,比如海盗、走私、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和众多其他问题。这些问题如果不加制止,就可能伤害我们在海外的朋友和利益以及我们本国的公民。在一个不稳定的世界中,海军的机动性和灵活性为我们的国家提供一种全面的战略威慑力量。最重要的是,我们的海军可以按照我们自己选择的时间、地点、持续时间和强度在海上和岸上投放和保持实力。

鉴于这些持久的作用,必须明确地做出艰难的选择,尤其是在预计国防预算紧张的情况下。美国政府和国会必须在分配给战略威慑、弹道导弹防御和网络战之类任务的资源和更为传统的控制海洋和实力投放任务之间进行协调。对美国在全球灵活地投放实力和影响力至关重要的海上能力无疑是要保持的,尤其是在现有的技术条件下。联合攻击战斗机之类的能力将提供战略威慑力,还有远程战术攻击能力,尤其是从前沿部署的海军舰艇开展行动的情况下。

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小组摆出快速反应的姿态,把海陆空力量融为一体,适用于所有作战行动——从日常合作安全行动到不受欢迎、但并非不可能发生的大国之间的战争。这正是我们迎接未来挑战所需的东西。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