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是郑和曾经经过的地方,

大明的宝船曾经劈开

惊天巨澜。

我是神州中国撒落在

茫茫南海上的项链,

百年沧桑百年风雨,

梦已破灭,花已凋残。

我是南海捧出的珍珠一串,

神州中国牵绊着我

无尽的思念。

我是郑和留下的骨血,

而今天却早已经

泪流如注,血迹斑斑。

母亲啊母亲,

是谁在将您紧紧相逼?

是谁在把我苦苦相煎?

是谁是滔滔海面

撒下重重阴霾,

是谁在将您复兴的脚步

恶意阻拦?

是往日的同志啊,

是往日的兄弟,

是那些喝着您乳汁

一天天长大的狼崽,

是那些吸食过您骨血的

强盗、魔鬼、妖孽、凶顽。

我是南海捧出的珍珠一串,

我是神州中国撒落南海的

紫金项链。

线已断,珠已散。

泪已尽,血未干。

母亲啊母亲,

我是强盗刀尖

夜夜挣扎的孤魂,

我是魔鬼手心

朝朝哭泣的杜鹃。

母亲啊,

我的母亲……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