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史料: 美国佬的 F-16在中国

这么说一般人很难相信,感觉中国与F-16一直是对立的,怎么还会有关系呢?

其实,在80年代初,中国与西方正处于一种准联盟的状态中,军方之间联系比较密切,中国军方在一系列的与外军的互访之后,深感装备的落后,而靠自己独立研制,是很难跟上世界先进水平的。由于当时国际大环境,存在外购地条件,总参的有关部门开出了一个清单,有豹式坦克、预警雷达、炮兵指挥系统、弹道计算机等,总投资在60亿美元左右,在当时我们是可以承受的。其中就有F-16,当时美国人开的价格还可以,1600万美金一架,我们的想法是买4架及相关的设备、图纸、电子仪器仪表(约许1.8亿美圆),以便测绘仿制,其中电子设备要进口几十套,美国人不干,说:“不怕中国人研制,就怕中国人仿制,要么买全套,要么不买,别投机。”60架加生产线开价22亿美圆。现在看来很优惠了。

当时广州空军司令员(曾亲自率团参观过F-16)铁定了心思上F-16,几次打报告坚持,但由于经费问题(主要是国民经济调整,大批军队项目下马,靠自己解决也不现实:广州空军一年节约的经费不足800万美圆),未能实现,就这样我们丧失了一次追赶世界水平的机会,现在想来真是可惜。

以色列曾在80年代初装备F-16,虽未建交,但两国关系不错,我们曾打算私下搞交易,但美国人不干,加上以色列战事吃紧急需美国援助,就不了了之。我们后来搞了一些幼狮的资料,对我军新型战机的研制还是有帮助的。

友好邻邦巴基斯坦还是将一架破损的F-16的部分部件秘密交给我们供研究,但关键的电子设备已拆除,美国人知道后也没说什么

但是后来中美交恶,导致中国永远与F-16无缘。其实中国军方对F-16的喜爱超过其他任何一种飞机,因为F-16太符合空军的需要了:价廉物美,性能先进。后来F-16的表现说明我们没有看错,不过现在只能说遗憾了。

历史回顾:

80年代初,雷鸟飞行表演队刚换装F-16,就到我国进行飞行表演,我方表现出极大的兴趣,美国人也有点推销意思,双方当时都避而不谈,但都心照不宣。

1969年3月,中国和苏联在黑龙江省珍宝岛地区发生了严重的边境武装冲突事件,史称珍宝岛事件。对于这起事件,苏联和中国的说法各不相同。中国官方声称,是苏联边防军侵入珍宝岛;而苏联声称,是中国人为地制造两国边界纠纷,随后,中国正规军部队侵入苏联国界。总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里我们就不去谈他。越南的胡志明主席曾经说过:"老大哥和老大姐不要再吵啦!"可惜,他到临终前听到的依然是两军对射的隆隆炮声。

这一事件的结果,使中苏两国关系陷入冰点。两国开始了长达30年的军事对峙。

在外交方面,毛主席开始改变外交策略,试探与美国发展关系。这也就是后来的以小球推动大球,所谓的"乒乓外交"。之后的事情大家也都清楚,从基辛格秘密访华到尼可松正式访问,中美关系开始解冻。中-美-苏战略大三角开始成形,世界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但是中美建交则一直拖到1979年,这其中存在很多问题,毕竟中美两个社会制度不同的国家相互敌视了N多年,需要解决的问题很多,比较具有代表性的就属台湾问题。到最后卡特时代中美正式建立外交关系,还留了个尾巴就是"美台关系法"。

当时的国际局势,是美国自越南撤军后元气大伤,需要找个地方苟延残喘一下。而苏联则在全世界扶植亲苏势力,具有咄咄逼人的势头。似乎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乎~~~

1978 年中国动手收拾过去的同志加兄弟,后来的亚洲的古巴,越南。被视为中国打击苏联在南亚的盟友,因为苏联的盟友收拾了中国的盟友赤柬,中国的主要意图被理解为试图突破苏联构建的亚洲集体防御网。1979年苏军入侵阿富汗,被认为是为了实现对中国的战略包围。本来中苏边境就是全世界最长的一条7000多公里的国境线,苏联在远东还部署了70多个满员的机械化师,以及当时让我们听了都发抖的SS-20导弹和逆火轰炸机。再加上曾经跟我们打过仗的印度和越南,如今你又把阿富汗给占了,那岂不是大大的不好?

苏联入侵阿富汗,使中美战略利益日趋一致。在美国及其盟友的财政帮助下,大批国造军备通过巴基斯坦军援圣战者武装力量。手持中国制56步枪的抵抗组织和苏军开始了长达8年的抗战。此时中美间军事合作开始初露端倪,美国开始正式向中国出售武器装备和技术。

早在1973年2月基锌格第五次访华期间,以及1974年1月5日会见日本外务大臣大平正芳时,毛主席就分别提出了"一条线"和"一大片"思想。认为中美两国"只要目标相同",就可以"搞一条横线",即把从中国、日本经巴基斯坦、伊朗、土耳其、欧洲到美国一线及这条线周围一大片的所有国家团结起来,共同对付苏联的扩张,对外明确提出了"一条线"和"一大片"的联合反霸战略。

由于受到国内政治力量的制衡,尤其是一向反动的美国国会(到今天台湾每年都往里面砸不少钱)。对于毛的提议感到心花怒放的美国佬,开始暗中策动欧洲国家向中国出售武器。1979年以后,美国人开始走到前台,开始直接跟北京打交道了。

但是美国当时的想法,也就是找个人来替自己跟毛子干,用他们自己的说法,就好象二战时期与苏联结盟一样,都是权宜之计。当时美国人也没有想到,中国的改革开放会走的那么快,会将中国打造成一个经济大国。

当尼克松对大陆示好时,他批准向台湾出售F-5E战斗轰炸机。以显示他不忘记老朋友。进入1980年代后,台湾开始寻求新一代作战飞机。而大陆在经过十年动乱之后,发现原来的"歼六万岁"是多么的不科学不和谐,而主要的对头苏联的新型战机又是多么的很黄很暴力。遂也开始了求购新式战机的探索。

那个时候我们的财政状况可不像今日之强盛,说拿出个几亿美金都感觉要了命了,更别提几十亿美金进口个百八十架。当时张爱萍将军跟老邓抱怨军队装备落后陈旧时,老邓大声道:等老子有钱了给你200个亿去买飞机!

当时我们曾经考察过幻影III和鹞式,还考察过"美洲虎"等等。当时就觉得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到后来见识了老美的F-16和法国的幻影2000就更是惊为天品了。当时我们在边境上又开始教训越南,和苏联的关系也依然未解冻。同时,中国制造的军事物资还在通过巴基斯坦可劲儿地往里运。中苏关系始终处于一种冷和平状态。

1981年底中国军队在华北地区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空地联合演习,这是自文革结束以来最大规模的军演。当时关于中国军队的演习目的是否是为了检验其向蒙古人民共和国发动闪击式入侵,在苏军高层引起了国防部长国防部长乌斯季诺夫和国防部第一副部长兼总参谋长奥加尔科夫两位苏联元帅的激烈争论。奥帅认为,中国军队总的来说是一支善于内线作战的手工作坊式的游击战武装。因此不存在对苏联或蒙古发动主动入侵的可能,尤其是在狂热的文革运动结束后。乌斯季诺夫完全不同意这一看法,他认为中国将有可能在美国的支持下对苏联发动军事冒险。

最后,与总书记勃列日涅夫关系非浅的乌斯季诺夫元帅占了上风。在他的主持下,苏军于第二年在高加索至远东方向动员了四个军区进行了规模空前的空地协同实战军演。之后又开始为远东、后贝加尔、西伯利亚等几个正面对向中国的大军区部队进行大规模换装。最新型的图-22M3和SS-20导弹也开始加速部署。

这样的局势自然让华盛顿感觉兴奋,当时老美对中国那是一个看好,连北约第16号的称呼都私下叫起来了。搞出个大武器库计划,准备拉着中国朋友更进一步。

但是对于这一点,北京显然有自己的考虑。心说本来就打不过苏联,你把老子这里搞成你的军事供应站了,真打起来你是没多大损失,到时候苏联老毛子一个发狠给老子这里毁的不善,我他娘的找谁去?!

另外你把军火库放到我这里,你的人要不要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不允许外国在中国建立军事设施的,当年太祖爷就为了这事儿跟老大哥翻脸,太宗也不可能改了这个章程。

中国的婉拒,使美国感到有些失望的同时,也使刚刚上台的安德罗波夫感觉到是有可能改善中苏两国关系。曾长期主管情报战线工作的安德罗波夫敏锐地察觉到,自毛泽东于1976年逝世后第二代中共领导人对于过去那种强硬僵滞的反苏政策进行了调整。这一政策不但给中国带来了很大困扰,也使中国在中美苏三角关系中处于相当不利的地位。

安德罗波夫认为,中苏两个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对抗只会使美国等西方国家获益,苏联除了在全球战略中不得不抽出相当一部分力量来应付中国从而加重自身的负担之外什么也得不到。当然,反过来说对中国也是如此。安德罗波夫注意到,在那场著名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大讨论之后,中共停止了"苏联社会帝国主义是我们最主要最危险的敌人"的说法。

在接替去世的勃列日涅夫出任苏共中央总书记兼苏联部长会议主席之后,尤里. 弗拉基米罗维奇.安德罗波夫在党内率先提出对过去的外交路线进行修正。其重点在于,在两国关系领域,尤其是在与包括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的交往中,应该将苏联的国家利益放在首位而将意识形态放到次要位置。对于苏共而言,这种以国家利益为重点发展双边关系的方针政策应被视作一大突破。1982年11月22 日,安德罗波夫在一个公开场合表示:"苏联希望改善同社会主义国家的关系。其中包括我们伟大的邻邦,中华人民共和国"。西方注意到,这是苏联领导人自 1969年以来第一次用"伟大的邻邦"来称呼中华人民共和国。

但是,政治和军事战略的调整是需要一个时间过程的。这个时候,中国军队依然在对南方的越南进行军事打击,苏联军队也依然在与美国和中国支持的圣战者进行的艰苦卓绝的战斗。

进入八十年代后,随着中美军事合作的深入,在美国的要求下双方在新疆建立了针对阿富汗和苏联的监听基地,这一消息是由美国的《华盛顿邮报》在1987年披露的。与此同时,美国开始向中国出售大口径火炮和反坦克武器技术。双方在空军和海军方面的交流也逐步展开。美国人认为,无论如何都应该利用中国作为反苏前进基地,使克里姆林宫陷入两面敌对的窘境。这样的情况下,有限地提升中国军队的战斗力和中国国防工业的技术能力对美国本身也是有利的。

这样到1983年11月在莫斯科召开的苏共中央全会上,总书记安德罗波夫为打破中苏间的敌对关系,提议派遣中国领导人比较熟悉的苏联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阿尔希波夫前往中国访问。

针对苏联力求缓和中苏关系的举措,美国也计划加强中美关系,尤其是军事合作关系。这个时候台湾也再一次地向美国提出采购新一代的战斗机,尤其是F-16飞机。自作聪明的美国人在苦思冥想之后,提出了一个双向合作的点子。即,向中国出售F-16的同时,提供台湾F-20或F-16飞机。这样既满足了台湾的需要,又让中国大陆拿到好处而不至于有什么激烈的反应。同时中国空军拥有新式战机,又可以对苏联产生威慑作用,一石三鸟,皆大欢喜。

为了说服顽固的美国国会,白宫提出了一个他们自认为非常合适的借口。以在中国建设对付苏联的监听基地,换取对中国的军事援助。

但是美国人的提议,无论对大陆还是台湾都感觉难以接受。当时我们党内还是左的余毒太甚,有人就提出:我们到底是搞社会主义外交,还是资本主义外交?之所以对这种人提出批评,是因为这些人只会拿意识形态的大帽子来说三道四,完全不是以一个国家利益来考虑问题!

而小平同志则提出:主权问题,是不能拿来做交换的。这里指的,是以向我们提供F-16,同时换取我们对他们售台新型战机的默许。在这一点上,小平同志认为不能做交易。

当时有人进言,反正到最后老美都会给台湾,莫不如趁现在能捞一点是一点。对此,小平同志的意见是,虽然美国人到最后还是会给台湾放水,但是如果我们现在拿了这些飞机,到以后再出现情况,我们就不好说话了。在事关国家统一的问题上,不能与美国人做交易。宁可现在不要这些飞机,也不能给予老美日后的口实。

就这样,我们失去了一次获得F-16的机会。但是,从国家战略的高度来看,这也是不得已的做法。他的起点是,如果我们当初要了这批飞机,日后美国人再给台湾搞东东的时候,我们连话都说不出来。因此,必须拒绝这一提议。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