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航母10年内服役 海军是否将具备远洋战力?中国的海洋权益能不能维护?

中国航母10年内服役 海军是否将具备远洋战力?中国的海洋权益能不能维护?

中国航母10年内服役 海军是否将具备远洋战力?中国的海洋权益能不能维护?

中国航母10年内服役 海军是否将具备远洋战力?中国的海洋权益能不能维护?

美国合众国际社6月24日刊发俄新社军事评论员伊拉•克拉姆尼(Ilya Kramnik)的第二篇文章,文章提到虽然中国正部署东风-31A型弹道导弹,其新型094型战略核潜艇配备了巨浪-2型潜射洲际弹道导弹、,但未来10-15年内中国的核威慑能力仍将落后于俄罗斯,更不用说美国。

文章说,中国海军发展不仅受到相当落后工业的阻碍,还因为它在整个军事体系中扮演“二级角色”。与世界主要先进工业强国不同,中国的海军执行任务的区域限制在近岸,其主要行动就是在保护领海和200公里专属经济区。

但是如果谈到在公海的活动,中国海军多功能核潜艇的数量极为有限,岸基的轰-6轰炸机同样如此。

当然情况也在发生改变,中国海军有望在10年内接收第一艘航母,在足够数量的驱逐舰和护卫舰的护航之下,中国海军将有能力在远洋执行任务。

中国的战略很大程度上基于核威慑,中国正在装备射程可达1.1万公里的新型东风-31A洲际弹道导弹,中国海军还正在部署094型弹道导弹核潜艇,这种潜艇比上一代092型更加难以探测,而且配备了可打击其他大洲的巨浪-2型潜射洲际弹道导弹。

有专家相信,中国的核武库中有300-400枚核弹头,这一数量明显低于美俄。

从整体上来说,中国军队有能力执行地区作战任务,但其核威慑能力、远程兵力投送能力落后于俄罗斯,即使俄罗斯现在还不是处于鼎盛时期,相比美国就更不用说了,这一状态在未来10-15年内很可能不会改变

资料图片

海洋历来是国际政治、经济和军事斗争的重要舞台。我国是一个陆海兼备的大国,海岸线漫长,管辖的海域面积大,如何妥善处理与他国的海上纠纷,既努力营造和平发展的良好外部环境,又有效捍卫我国的海洋权益,是个复杂的、综合性的课题,不仅需要从国家发展和安全的战略层面制定整体规划,而且还需从具体问题着手。这其中,如何正确、合理行使紧追权,就是维护我国海洋权益的重要现实问题之一。

紧追权(right of hot pursuit),是指沿海国对违反该国法律并从该国管辖范围内的水域驶向公海的外国船舶进行追逐,将其拿捕和交付审判的权利。它是由国家主权引申出来的一项国家属地管辖权,是沿海国管辖权的扩大和延伸,是公海自由的一种例外。这项权利通过十九世纪的国家实践发展成为一项国际习惯法规则。1958年《公海公约》首次以一个多边条约的形式在其第23条中确认了紧追权及其相关规则。紧追权的实施仅适用在内水、领海和毗连区范围。1982年联合国第三次海洋法会议通过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海洋法公约》)是现代国际海洋法律制度的纲领性文件,其第111条对《公海公约》第23条内容进行了补充和修改,对沿海国为维护本国海洋权益所享有的紧追权扩大适用于专属经济区或大陆架水域。1994年11月16日该公约正式生效,标志着国际海洋新秩序的建立。此后,各国对海洋资源的开发利用、海洋权益的保护空前重视,纷纷加强海上执法能力和执法力度,完善涉海国内立法,为海上执法提供国内法依据。紧追权,已成为一项公认的国际法制度,是国际法赋予沿海国有效行使管辖权的一项重要权利。

我国自1972年开始参加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并于1982年签署了《海洋法公约》。1996年5月15日,我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批准《海洋法公约》的决定。在国内立法方面,我国分别于1992年2月25日和1998年6月26日颁布了《领海及毗连区法》、《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法》。这两部法律都规定:当外国船舶在中国管辖海域内违反中国法律、法规时,我国有关主管机关可以对外国船舶行使紧追权。因此,行使紧追权,不仅是国际法赋予我国的一项管辖权,而且还是我国法律授予执法部门的一项法律权利。

我国周边的西太平洋地区涉海争端、纠纷较多。我国在海洋权益、海洋开发管理等方面面临着严峻的形势,维护我国海洋权益是我国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的一项重要任务。当前,我们应着重做好以下几项工作:

第一,合理行使紧追权等国际法权利。首先,行使这些权利一定要合法。国际法赋予各国在海洋上很多权利,不仅有紧追权,还有登临权、无害通过权、公海航行自由权等。这些权利的内容各不相同,但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都有一定的条件限制和程序要求。不符合其中的一项要求或条件限制,就可能成为不当行为。其次,该主张的权利一定要主张。我们一定要认真履行《海洋法公约》赋予的权利和义务,根据公约及公认的国际法,当仁不让地维护我国的海洋权益,公平合理处理国际海洋事务以及与周边国家的海洋关系。

第二,努力实现海洋执法常态化。所谓海洋执法常态化,大致包括四层含义:一是该去执法的海域都去,巡航执法的范围要广泛、不要有遗漏,执法力度要均衡;二是只要天气等自然条件不限制,能出航的时候都巡航;三是该用的法律都用;四是执法行动要坚决,行事要低调,尽可能避免成为国际舆论的热点话题。海洋执法越是常态化,越不容易引起他国的反感以及国际社会的关注,在出现和相关国家的纠纷时,就越容易得到解决。

第三,要尽快完善与行使紧追权等国际法权利相关的法律制度。完善这方面法律制度的工作主要有三项:一是适时对我国《领海与毗连区法》、《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法》进行补充修订,将《海洋法公约》第111条第6、7、8款的内容增加进来。这三款的内容包括:在飞机进行紧追时应当注意的情况;在一国管辖范围内被逮捕并被押解到该国港口以便主管当局审问的船舶应当注意的情况;以及在无正当理由行使紧追权的情况下,被命令停驶或被逮捕的船舶,对于可能因此遭受的损失或损害应获赔偿的问题等。增补这些条款,可使我国的两部国内法更加完整,便于我国执法人员执行。二是要对现有的相关法律进行梳理,避免国内法在海洋执法方面的规定出现冲突。三是集中力量在部门规章这个层面上下工夫,按照《海洋法公约》和《领海与毗连区法》、《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法》的相关规定,对行使紧追权的各种条件、程序制定详细、完备、操作性强的细则,便于执法人员掌握和执行。例如,要将行使紧追权的各项规定,纳入海军、海军航空兵值班巡逻的执勤手册之中,纳入到海警、海监、渔政等各相关部门的海上执法规范化程序之中,要让广大海军官兵、广大执法人员明白在什么情况下可以行使紧追权、怎样行使紧追权、怎样取证、怎样向上级报告、在紧追过程中出现的各种情况如何处置。

第四,加强相关训练,切实做好合理行使紧追权的准备。如前所述,紧追权的行使有着严格的限制和较为复杂的程序,单凭纸面上的各项规定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强化训练,确保广大执法人员在海上执法过程中会用、能用、敢用这一法律权利。海军、海军航空兵部队以及政府各相关海上执法部门应积极开展专项或综合训练、演习,掌握紧追权、登临权等执法行为的各个细节,规范执法活动,熟悉各执法单位之间协同配合的方法,防止我国执法人员未来在行使紧追权时出现程序失误或证据不全等问题。由于海上执法面临的情况远比陆地上警察执法面临的环境复杂、多变,还要将被执行船舶采取暴力对抗,外部武装力量介入、干扰我正常执法等各种极端情况,作为应急处置的科目,开展有针对性的演练。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