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高山下的花环》十六 李存葆 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小说

“每月六十元钱的军官,他连支新牙刷都舍不得买!”段雨国把那“八撮毛”的牙刷扔进牙缸里,“攒钱,就知道攒钱,典型的小农民意识!世界已进入高消费时代,听说日本人衣服穿脏了连洗都不洗,扔进垃圾堆里就换新的。可咱这里,‘八撮毛’竟借一个半馒头整人,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也!” 看来段雨国是来寻找“同盟军”,跟我搞“统一战线”来了。尽管我对梁三喜已怀有成见,但指导员这职务的最起码的约束,我也不会跟段雨国这样的战士搞在一起。 见我不吭声,他又搭讪道:“指导员,你还不赶快调走呀!” 我一惊:“你听谁说我要调走?” 他笑笑:“这还用谁说,我自己估量呗!” 我沉下脸来:“你......” “这怕啥哟。”少停,他问我,“指导员,听说你爸爸的官挺大,是六级,还是七级?” “你瞎说些啥!”我有些火了。 “嘿嘿,......你的事我多少知道一点呢。”他仍嬉皮笑脸,“事情明摆着,咱们跟‘八撮毛’这些乡下佬在一起,哪有共同语言?哪有共同向往?年底,我就打报告要求复员!”他说罢,又跟我套近乎道,“指导员,你要买大彩电和收录机啥的,给我说一声就行。我爸妈都在外事口工作,买进口货对我段雨国来说,是小菜一碟!价格嘛,保准比市面上便宜一半......” “我啥也不会托你买!请回吧。” 见我冷冰冰的样子,段雨国才怏怏而去。 ............ 十月中旬,梁三喜的休假报告批下来了。他几次打点行装要动身回沂蒙山,但几次又搁下了。 想走又觉得不能走,我看出他的心情是极为复杂和矛盾的。显然,他早已觉出我是个十二分不称职的指导员,他担心他走后我会把连队搞的一团糟...... 这天,他去团部参加为期一天的军训会议返回连里,已是晚上八点多了。 灯下,他把军训会议的精神简要对我讲了一下,说转眼就是年终考核,劲可鼓不可泄。说罢,他望着我:“指导员,我想明天就动身休假。这样,回来还误不了年终考核。你看呢?” “那就走呗!”我漫不经心地回答他。 他把黑乎乎的旱烟末卷起一支,吸了两口,很难为情地对我说:“指导员,我这个人有话憋在心里怪难熬的。前些日子我就听说过,这次去团部开会,我又听到关于你要调走的风言风语。” 我打了个愣。 他接上道:“我想,这也可能是有人瞎传。不过,你真要调走的话,这假我暂时不休了。如果没有那回事,那我明天就动身。” 事情既已点破,我也就不在乎了。我没好气地对他说:“休不休假,你自己看着办!至于有人议论我,舌头长在他们嘴里,我任凭他们说长道短!反正组织上还没通知我,让我调走!”(待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