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历史是需要演绎的,这是历史永流传的不二手法。从《三国志》到《三国演义》,演绎已然让历史的事实性变得不重要,后时代的人们或许更在意从那被演绎了的纷乱三国中窥视那亘古不变的人性。。。

电影《关云长》萃取了乱世的真英雄------关羽之题材,娓娓道来一段孤独男人的悲剧。。。


我姓关,单名羽,字云长。若干千年后的人也叫我关公,关二爷。。。麦兆辉和庄文强导演《关云长》我甚是喜欢。单是片名叫《关云长》而不是《关羽》《关公》或者其它。我就知道他们是懂我的。但是唯一让我不舒服的是,电影故事是从这个叫孟德的男人的回忆中展开的,对于我,更希望是从那个叫玄德的男人的口中向大家述说我的故事。

曹操是个令我感觉极不舒服的人,在曹营的日子里,我极力回避着曹操那充满邪气的目光,可他总是寻机会和我幽幽地对视,这令我很是绝望。于是我开始强烈地想念大哥,每当收兵回营,大哥是否又在编制着他那心爱的草鞋,每当夕阳消失它最后一抹光辉的时候,大哥是否会望着远山,为我流下思念的泪。我想会的,大哥是懂我的,如同我懂大哥一样。身在曹营心在汉-------思念之情穿越空间,大哥,你接收到了吗?

其实曹操也是懂我的,和大哥一样的懂我。这点我感受得到,我之所以躲避他,是因为我不懂他,所以他越接近我,我就越不安 。打小我就是有理想的人,按若干千年后的说法,我是有信仰,有正确价值观的人。我深信男人立世当有所为有所不为,忠与义是我的人生坐标。可是在这样的乱世啊,我很累,很孤独。自从我遇到了大哥,只一眼,我就知道他是我的知己;再一眼,我就知道他编的不是草鞋,他编的是孤独,乱世中的孤独。是英雄就应该相惜,所以我跟随了他,肝脑涂地终无悔。。。

曹操从来就不认为自己是个孤独的人,虽然事实上他是个孤独的人。“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对酒当歌人生几何”-----那晚,我和曹操都喝多,可是醉的却只有我。 这让我很郁闷,同样是孤独,他却可以享受孤独。同样是英雄,我在乎天下人对我的看法,所以我总是小心翼翼。我笑对天下人,希望天下人也同样笑对我。同样是英雄,曹操却无视天下人对他的憎恶,宁我负天下人,毋天下人负我--------我很吐血。当小猴喊曹操是魔头的时候,他竟然还能若无其事!?-------我再吐血,气不过我就扯了他的锦囊给小猴。那个时候我就是要让他生气,我恨他无所谓的样子。我很你!曹操。。。。

曹操是在毁老刘家的房子,还是在帮着修老刘家的房子?这个问题令我沉默,我反驳不了他的委屈。他骂我是蠢蛋的时候,我也是沉默,因为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他骂我大哥是坏蛋,我就不干了,我大哥可是你曹操能骂得!举着镰刀,我本想一把劈下去。。。可是曹操却说了话“我就喜欢你。。。敢做敢当,敢恨敢爱,留下来。。。”那充满邪气的目光,幽幽的,透着几许真诚,几许委屈,几许埋怨。。。当时我就手软了,心也。。更软。

即使曹操没有给我下迷魂药让,陷我和绮兰 于不伦,我也还是要走的。因为我受够了,受够了曹操对我价值观的不断的挑逗,我怕我和这个充满邪气的人呆久了, 会忘了大哥那亮闪闪的泪水,人心是要向善的,没有了忠,没有了义,何以生活?所以我决定了,走。

过五关斩六将,具体的过程,已经好模糊了,因为我当时我已经麻木了,甚至不能思考了。我当时一直想不通,想我关云长何罪之有?云长真的要非杀不可吗?韩福,我曾经的好兄弟,竟然也会给我一针!?我很愕然,是兄弟啊?义字何在?那时候我一边低头思惑,一边手起刀落。纵然面对卞喜这混厮,我还要认真地问他,云长真的非杀不可吗?人活着太固执了,是份痛苦。

这样的痛苦,背负到荥阳关的时候,令我彻底崩溃了。对于王植的死,我只有遗憾,他借了我的刀杀了他自己,何况一路下来,我早就麻木了。当我跪在城门,被围观的百姓扔石头菜叶,吐口水唾骂的时候。我 彻底崩溃,几近昏厥。那时的场景真是万死难忘啊!曹操挑战我的道德底线,挑逗我的价值观,我可以生气,可以报复,或者无视而置。可是这些是我所爱的百姓啊,我能对你们如何呢?想我关云长一生义薄云天,忠心堪比天,却落得被百姓唾骂的下场。那时候我在想,王植为什么你要死,而不是我呢?

曹操的出现令我断了死的念头,也断了死的可能。我很郁闷,在我最痛苦的时候,曹操还是一如既往地挑逗我的价值观,真不晓得是他固执,还是我固执。我打算让百姓杀了我,以证明我的尊严,而他却打算杀了老百姓,以维护我的尊严。我自然不会让他这么做,这是自我身陷曹营以来第一次如此坚决如此迫切地维护我的价值观。当曹操搭着我的肩,冷冷说道:英雄,自然你来当,小人,我来!我几乎再度昏厥,面对一个将死的人,你还要如此相逼,曹孟德我恨你。。。

或许有人会以为我也会恨绮兰,其实我是一直深爱着这个女人。当我还在老家赶牛的时候,我就爱着这个女人,可是灾年频频,我号称九尺男儿,却身无一长物,叫我如何敢爱?当我跟随大哥起兵征战,功成名就荣归故里时,绮兰眼里的将军却只是骑在我前面的大哥,大哥是人中龙,绮兰爱上他是理所当然的,换做他人,我定然不干。爱上大哥的女人,我又怎能去爱呢?

在我的价值观体系中,爱一个女人就要保护她,不让她受伤害。绮兰便是我委身降曹的主要原因,只有活着才能保护自己爱的女人。其实曹操还是有不懂我的地方,以为一包迷婚药就可以让我做出对不起大哥的事,可惜他错了,若干千年时候,有一部叫《色。戒》的电影解释我和绮兰那晚的故事--------其实男人都有色欲,我也一样,只不过我比别人多了一份“戒”。

长期的戒苦,令我的男性荷尔蒙得不到有效地释放,渐渐地我就“面如重枣”,英雄不是那么好当,我不建议男同胞没事玩“戒苦”,因为你们不是我。即使坚毅如我关某人,还是被普净大师一样看出,我是活在痛苦中的人。只是不晓得绮兰看得出我这份痛苦了吗?

直到绮兰把我送她的匕首捅到我的肚子的时候,我才确定绮兰是不理解我的痛苦的。她的心里只有大哥,纵然知道了我曾经为了她杀了人。绮蓝---这个令我迷惘的女人,当她说要让大哥将她许配与我,当她牵着我的手,流着泪问我难道从没爱过她吗?那一刻,我真想一把紧紧抱住她,然后告诉她,我们从此离开这纷扰的世事,找个无人的山间,双宿双飞。我这样想着,伸手想给她擦去泪水。可惜她扭头闪躲的速度终究是快我一拍。后来的人们只晓得我关羽一世英杰,驰骋沙场,横刀立马,万夫莫敌。有谁能理解当我面对绮兰时的那份无奈和痛楚?

当绮兰躺在我怀里的时候,是她中箭身亡的时候。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和绮兰如此贴身,当年在老家,我总是远远地看着她,默默暗恋着她。如今,我连这远远地看着,暗恋着的机会都失去了,献帝这个二世祖实在太可恨了,一生无能,忠奸不分。 杀人都杀错了,这样的废人活着倒玷污了云长的忠心。当日若不是曹操极力阻止劝说我,献帝早就身首异处。曹操那一刻还在挑逗性地修正我的价值观------一个不爱你的女人,你大哥的女人,活着对你又有什么意义呢?我无力辩驳,那一刻,我已心力交瘁。。。

后来,我找到大哥了,又开始了东征西讨。电影字幕交代我流亡了七年。导演确实是懂我的,其实具体多少年,我记不清楚了。其实我是特别憎恶流浪无居的生活,穷我一生,其实是为了安定而流浪的。后来人们给我建了关帝庙,还给了我诸多的尊谓。这是我活着的时候从没有过的礼遇,我想,后世的人可能是认为我活着总是流浪,想给我个安定的所在;又或者后世的人自己过得太流浪了,希望我能给他们一个安定的所在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