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本《产经新闻》6月28日文章,原题:想看清楚中国的“心声和表面” 我和中国研究者的交流已经过去20多年。最初我认为中国是无法培养社会科学研究的。可是近年来,我感到中国的社会科学研究水准确实在提高。

在大学周围的书店里,市场经济理论家的着作被翻译成中文,陈列在店头,而平放着的经济学教科书也基本都是美国教科书的翻译版。这种中国擅长的实用主义是普通二分法世界观所无法理解的,不过人世间本身也就不是单纯到能将“敌人和伙伴”,“善人和恶人”尽可能区分开的地步。有多少人能克服这种二分法世界观,这一国家的社会生活和政治外交就能发生何种程度的变化。

目前,超越亚洲乃至世界范围进行研究变得十分重要。面对如此变化,中国研究者的应对确实非常迅速。这不仅因为政治经济方面的社会科学研究进展显着,还因为近年来,中国大学的数量急速增加,这也是中国社会研究能够尽快适应社会变化的原因所在。

中国都市和企业等的近代化变化非常急剧。从上海到宁波的途中,我经过了全长36公里的杭州湾跨海大桥。从高速道路上可以眺望上海郊外装载了太阳能发电装置的新兴住宅群,犹如大海波涛般的广阔塑料大棚也是10年前不曾见到的风景。

尽可能正确地了解对手是一国外交的大前提。我感到,看清近年来急剧变化的中国社会,是日本今后思考如何与中国相处必不可少的姿态。

英国:中国的发展列车已不能停下来

英国《每日邮报》5月29日文章,原题:一座为百万人修建但无人居住的城市 现代中国就像一列庞大的货运火车,在顶峰不知何处的长长陡坡上咆哮前行,所有发动机已竭尽全力。它不能慢下来或停下,绝不能踩刹车,哪怕只停留一秒,就会翻滚而下万劫不复。全世界都将被坠毁冲击波震得摇摇欲坠。

因此,经历了令人艳羡眩晕的10年高速增长后,关于中国是否已过早耗尽力量的疑问绝非轻松话题。而那些对冲基金经理们,如同贪婪狡黠的金融秃鹫,正在中国上空盘旋,已开始豪赌中国泡沫的破灭。引发他们此番阴郁臆测的一个原因,是成吉思汗诞生地那片饥渴土地。内蒙古之行让人对新中国顿生颤栗和畏惧之情。拥有1700亿吨(原文如此)煤炭储量(约占中国总储量的1/6,足够一个普通国家消耗数百年),这片曾以彪悍军队和劫掠动荡着称的土地,正以新的方式向世人展现威严。

走近其心脏地带,你可以目睹许多中国人以每周一座的速度兴建电厂,闪闪发光的新建输电铁塔林立,数不清的高速公路、铁路的桥墩。堆积如山的新开采的煤被装入奇长无比的火车运往四面八方,像在嘲笑西方的绿色运动一无是处。当我乘坐的火车抵达鄂尔多斯东胜火车站时,一位曾多次来此的中国旅伴竟认不出这里。

有人认为,内蒙古将在钢铁和水泥密布的21世纪脱颖而出。这个风沙肆虐、人烟稀少的地区将需要人。于是,这里兴建了一座崭新城市来吸引人们。远远望去,康巴什新区有着宽阔林荫道、巨大广场、住宅、工厂、办公楼……它被宣传为超级现代梦想。就如现代中国所展示的很多东西,外表光鲜。当地斥巨资修了这座空城,原以为富裕起来的中国人将购买房产并很快住满,但并非如此。满眼是未完工建筑的玻璃窗和水泥墙,这是一个雄心远超现实的地方。

应该希望中国发展良好还是问题频发呢?我一直说不好,而中国也根本不在乎我们怎么看。但我们不得不在意中国,无论希望与否。对中国欠下巨额债务的美国已近绝望,世界经济在很大程度上要依赖中国。如果贪婪的对冲基金秃鹫们是正确的,这列庞大的火车将顺着其已爬上的高坡滑落……我强迫自己希望中国不存在泡沫,疯狂的增长继续,过剩的钢铁和水泥将被销售一空并派上用场,人们住进空置的房子,康巴什繁荣昌盛。因为若非如此。


本文内容于 2011/7/2 11:44:44 被小编a1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