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英国《金融时报》6月27日文章,原题:“中国公司”的全球先锋 当亚历克斯•李首次以联想公司印度负责人的身份与会时,他只能听懂不到40%的谈话内容。如今,该公司已向海外派出40名中国高管,人数是两年前的两倍。联想的扩张是其他中资企业的生动写照,李就是“中国公司”逐渐壮大的海外经理人大军中的一员。

然而,他们与西方或日本跨国公司的驻外经理人有着截然不同的经历。中资公司的经理人通常是“开路先锋”,与国内舒适的工作条件不同,他们要独自面对国外的艰辛。“区别巨大,”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忻榕教授说,“西方公司的驻外员工能享受已经就位的良好支持体系,他们大都只是接管现存业务。”

由于不会做饭,一名曾被中兴公司派到挪威奥斯陆工作的经理人表示:“每天只能靠一块面包和一瓶水充饥,我3个月内就瘦了20斤。”对中国驻外员工而言,此类经历并不罕见。如果在临时工地工作,驻外员工通常要三四个人住一个房间,而携带家属在国外过上“正常”生活仍是一种奢望。

尽管大部分中国员工被派往南亚、东南亚、非洲和中东等新兴市场,但相关培训内容却主要针对西方市场。“我们被派往阿富汗,那些如何使用刀叉的课程全都派不上用场,”中兴的某经理表示,“知道不能在屋顶赤膊乘凉对保命非常关键———邻居会向你开枪射击,因为他们认为你存心调戏他的妻子。”

然而,最让中国驻外员工不能忍受的还是吃不到正宗的中餐。“他们想念中餐的程度要甚于西方驻外员工想念西餐,”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教授加里•刘表示。除食物外,语言也是许多中国驻外员工的主要障碍。“我们学的都是哑巴英语,”李说,这严重制约中资企业的扩张。

随着中资企业海外投资快速增长,如何改善驻外员工的管理已成为一项日益艰巨的挑战。中国经理人通常认为海外工作非常辛苦,愿意在海外工作一两年以上的人少之又少。而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是很难切实完成工作或帮助公司构建这些市场的知识和经验体系的。▲(作者凯思林•希尔,朱甜甜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