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伪君子专题:6.30巨贪“李登天”终临末日

伪君子专题:6.30巨贪“李登天”终临末日

2个汉奸:陈欠扁终于在最后 把巨贪“李登天”给抖出来了

满口的仁义道德 为台湾好 中国就是不缺 自私自利的民族败类

李登辉(1923年1月15日——)男,祖籍福建永定,出生于台湾台北县三芝乡,祖籍福建省龙岩市永定县湖坑镇奥杳楼下村。李登辉是台湾重要的政治人物及农业经济学家,于1988年至2000年任中华民国总统。他是中华民国自1947年行宪以来,首位由公民直选产生的第一位公民直选总统,也是第一位出生在台湾本土的总统。李登辉是落实台湾民主化的最重要政治领袖之一,但因其国策决定和操作,而产生了各种正负面效应。卸任总统后,被新政党台湾团结联盟奉为精神领袖,也被视为台湾本土化运动的领导人物。2011年6月,李登辉涉嫌共同侵占779万美元遭台检方起诉。

李登辉 - 简介

李登辉李登辉,男,生于1923年1月15日,祖籍福建永定,出生于台湾台北县三芝乡。其父李金龙,母江锦,李登辉为次男,上有年长两岁的长男李登钦。

父李金龙个子短小精悍,通武术,到李登辉念公学校四年级之前担任警察职务。母江锦为身长170公分以上的高个子,是邻近有名的大嗓门。身高180公分,被司马辽太郎形容为“下颚特别发达,宛若以山林初伐之木略雕眼鼻”的李登辉,体格相貌明显地相似其母亲(司马,同前;伊藤洁《李登辉传》)。

台湾为移民之国。李家先祖原是福建省西部永定县的客家,在李登辉之前六代来到台湾。客家为汉民族的一支,说客家语,生性节俭,女性不缠足为其特殊风俗。在台湾的垦拓事业上,这批来自福建西部或广东北部的客家人,比起自福建南部漳州、泉州移入说福佬话的福佬人,来得较晚,也是较居劣势的族群。

来到台湾的李家先祖,首先到今桃园龙潭的客家聚集区,至李登辉的曾祖父李乾葱一代,才转迁叁芝。叁芝为福佬人之地,李登辉之母江家即是福佬人。在福佬社群中丧失客家特徵而福佬化的客家,在台湾称为“福佬客”。李登辉出生之时,李家已经可以算是“福佬客”。俗称为台湾话的福佬话,是李登辉的母语,李本人虽认知自己的客家血统,但不会说客家话。李乾葱初到叁芝,找了一些佃农,沿着丘陵栽种茶叶,不久,移往叁芝乡埔头街,开设兼营肉铺的杂货店,算是个小地主。接着,李乾葱开始在埔坪兴建叁合院,至李登辉祖父李财生一代完成“源兴居”,是为李家核心。客家籍的李家祖先历经奋斗与文化适应,成就这个“源兴居”,李登辉就是在这里诞生。

李登辉 - 简历

李登辉与陈水扁1941年毕业于淡水中学,考入台北高等学校文科(即台湾师范大学前身)。

1943年东渡日本入帝国大学农业经济系。

1946年返台,转入台湾大学农学院农经系,参加"新民主义读书会",1949年与曾文惠结婚,并毕业留校任教。

1952年考取公费,首次赴美,入依阿华大学,主攻农业经济与物价的关系。翌年回台,任“台湾农林厅”经济分析股长,并执教于台大。

1957年调任台湾合作金库研究员,嗣任“农复会”技正,并升任台大教授,兼中兴大学农经研究所教授。

1965年,考取美国洛克菲勒农业经济协会与康奈尔大学联合奖学金,再度赴美,入康奈尔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其博士论文《台湾农工部门间之资本流通》获全美最佳博士论文奖;引起蒋经国重视。

1969年学成归台,续任台大教授,兼“农复会”农业经济组组长、顾问。

1972年为蒋经国延揽入阁,任"政务委员",至此投身政界,为国民党新生代台籍政客骨干人物。参与制订《加速农村建设重要措施》、《农业发展条例》等,推动台湾农业向现代化转型。

1978年调任台北市长,标榜“物质与精神并重、郊区与市区均衡发展”为市政建设原则,创办“台北音乐节”,推行都市更新计划,建立公务人员训练中心、台北市资料处理中心,取得一定政绩。

1981年12月出任“台湾省主席”。1984年被蒋经国提升为“副总统”,并进入中常会,刻意培植其为接班人。

1986年任“十二人革新小组”成员,后接替严家淦任总召集人,研拟政治革新方案。

1988年1月13日,蒋经国逝世,当天继任“总统”,旋即出任国民党代理主席,总"十三大"上正式当选主席。

1990年5月任第八任“总统”,嗣兼任“国家统一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推行委员会”会长。著有“台湾农业发展的经济分析”、“台湾农业成长的过程与型态”、“农产品价格政策与水准”、“农业发展的初期条件与政策”等。

李登辉 - 成长经历

祖籍永定县湖坑乡楼下村是台湾李登辉先生的祖籍地。楼下村地处奥杳高山盆地,海拔600余米,四面环山,山青水秀,田畴交错。该村现有李氏后裔120余户,700余人。村后的李氏宗祠敦伦堂是其上祖万九郎公由湖坑迁往楼下村的一世祖祠。祠堂后山苍松擎天,翠竹繁茂,左侧有一清泉,甘洌清甜,清朝凿刻的巨大花岗石水槽,终年盛满流淌不涸的清泉,祠堂前面有五口池塘,养育着这“蟹形”的风水。李登辉的来台祖是第十四代的崇文、嵩文两兄弟,在清朝康熙年间从楼下村移徒台湾,在淡水上岸入三芝乡陈厝坑的内穴垦荒。现三芝乡埔坪村的李家祖居“源兴居”是来台第三代购置的,如今李氏在台子孙已及第九代。

幼年时期

1923年1月15日,李登辉在台湾北部当时的日本国台北州淡水郡三芝庄(今台北县淡水镇三芝乡)埔坪的“源兴居”出生,当时台湾是日本的殖民地。李登辉的母亲叫江锦,父亲李金龙毕业于警察学校,先是担任警察的职务,后来则转到“三芝农业组合”工作,在战后还当选过县议员。李登辉是次子;上有年长他两岁的哥哥李登钦(岩里武则),在日治时期被调至菲律宾,并在当地战死;此外,他还有一个弟弟叫李炳男,在从事贸易工作。

李登辉生长在一个小康之家,有机会接受完整的教育。因为李金龙任职警察,职务调动频繁,因此李登辉也跟著父亲不断地搬家和转学。从六岁到十二岁之间,他念过四所学校,先后在汐止公学校、南港公学校、三芝公学校、以及淡水公学校就读过。李登辉于淡水公学校毕业以后,先在私立台北国民中学(今大同国中)就读一年,然后在1938年转学至淡水中学二年级就读。李登辉在淡水中学几乎各科成绩都是排名第一。在1941年考上台北高等学校。

李登辉在李登辉考上台北高等学校的前一年,日本殖民当局所推行的“皇民化运动”开始正式推展所谓的“改姓名运动”。李登辉在该运动中更改姓名为“岩里政男”。他表示他在22岁前(即日本在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投降前)是日本人,他的亲日立场,一直被很多人士认为是“汉奸”。

大学时代

1943年9月,李登辉毕业于台北高等学校,同年10月,他进入日本京都帝国大学农学部农业经济系就读。三年后,他于1946年返国,转学进入台湾大学农业经济系就读,并于1949年毕业。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发生的时候,他是台大二年级的学生。

李登辉选择农业经济系就读的理由,根据他自己的说法,一方面,他在小时后看到佃农们的辛苦,想为他们打抱不平。另一方面,他则是在思想上受到高等学校历史老师盐见熏的影响,读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观,谈中国的历史,使他深受影响。为了想把农业与马克思经济学相结合,于是选择农业经济作为他人生的研究目标。

然而,当时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得正火热,校内几乎没留下什么日本学生,文科系的学生,也都几乎全被征去当兵。这个时期的李登辉,一方面为日益短缺的食物问题发愁,一边只能自己学习“农业簿记”,或研读河上肇或马克思等社会主义相关书籍。李登辉自己这样表示:“大学时期,我遍读马克思及恩格斯的著作,对马克思的主要著作《资本论》也曾深加钻研,反覆读过好几遍。”

随著日本在战争中的吃紧,文科学生也被纳入学徒出征。1944年,李登辉在短暂的回台受训以后,再度编回日本千叶高射炮部队做见习士官,但未及赴战地,就在千叶迎接了日本的战败。

第二次世界大战于1945年结束以后,李登辉在1946年春天返回台湾,进入原台北帝国大学改制而来的台湾大学就读。回到台湾不久,经由身兼中国共产党“台北市工作委员会”书记之吴克泰的邀请,李登辉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且在1946年9月被批准入共产党。入党之后,李登辉积极参与地下共产党的活动。1947年1月9日,他参加了地下共产党领导的针对沈崇事件的游行,给游行的领导人吴克泰留下很深的印象。蓝博洲这样评论这个时期的李登辉:“显然地,这时候的青年李登辉,已经通过认真研究马克思主义,不但使得他对社会问题的关心压过了对自我哲学的迷恋,而且决定将这样的‘解放哲学’付诸实践吧!”

1947年初,二二八事件爆发。李登辉在自己的著作里面,对自己和二二八的关系有以下这样的说明:

或许有人会问,当时我在哪里,事实上,当时我也是被镇压的对象之一。生为台湾人,既对台湾的未来充满使命感,也对于学习农业政策怀抱著满腔热诚,正值年轻的我,怎么可能在当时的情况下,还不问世事,闭门苦读。然而,由于与地下共产党的领导人有些不愉快,李登辉在1947年9月退出了中国共产党。退党时,李登辉表示会保守地下共产党的秘密,地下共产党组织也承诺为他的这段历史保密。虽然退出了共产党,在思想上深受马克思主义影响的李登辉,随即又参加了一个叫做“新民主同志会”的地下党外围团体,彼此一起研读《新民主主义论》和《论人民民主专政》等左派书籍。在此期间李登辉第二次入共产党,并于1948年夏再度退党,并又一次作出保守秘密的承诺。因为这段曾为共产党员的经历,共产党加入中国国民党后仍被怀疑与共产党有牵连,曾被连续审查,获释以后很长一段时间还要定期汇报并且被监视。另外,因为由李登辉介绍加入共产党的叶城松及所有与李交好的共产党人在李退党后都被捕并判死刑(“匪台湾省工委会台大法学院叶城松等叛乱案”《历年办理匪案汇编》上册168页),很多人怀疑李登辉背叛了当初保密的诺言,背叛了同志。

后来,李登辉对于当年曾为共产党员一事做出了以下的辩解:“三十岁前不相信共产主义是没梦想;三十岁后还相信共产主义叫不实际。不知这是否是对他背叛同志的指控的解释。

1949年,李登辉从台大农经系毕业,并留在学校当讲师,这时他是26岁。毕业不久,他与淡水地主之女,两家是祖父辈是世交的曾文惠相亲结婚,她毕业于当时的台北女子高等学校台北第三高女,为一基督徒。

留学美国

李登辉的基本教养受日本教育的影响,但学问上的终极完成则是在美国所受的教育。加上他后来信仰***,自然也吸收了美国文化,而完成他自己的人格。1950年,他生下长子李宪文,两年后,他获得中美基金奖学金,首次赴美,到爱荷华州立大学(Iowa State University)研究农业经济。1953拿到硕士学位,年自美返回台湾,担任台湾省农林厅技士及经济分析股股长,同时也在台湾大学担任兼任讲师的工作。

之后,他又陆续转到“合作金库”以及“中国农业复兴联合委员会”(简称“农复会”)就职,担任研究性质的工作。由于农复会有美国财政支援,待遇相对优渥,李登辉因此在那里一待就是12年。在这期间,他曾经于1960年被调查局逮捕,未经判决就被拘留四个半月。当时农复会的负责人沈宗瀚委托蒋彦士向治安当局交涉,后来调查局以无罪释放李登辉。

1965年,李登辉获得美国洛克菲勒农业经济协会以及康乃尔大学联合奖学金,前往康乃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攻读农业经济博士。在美国期间,1970年四二四刺蒋案的主角黄文雄,和李登辉交往甚密。1968年,李登辉取得农业经济学的博士学位。他的论文《Intersectional Capital Flows in the Economic Development of Taiwan, 1895-1960》,获美国农学会全美杰出论文奖,同时也在1971年由康大出版社(Cornell University Press)出版。

李登辉在1968年一提出论文以后,立刻返国,回国后被聘为台湾大学教授兼农复会技正。

李登辉 - 政治生涯

李登辉1969年6月,可能是由于在海外与台独运动参与者有过接触经验,李登辉再一次被警备总部约谈,第一次约谈的时间长达17个小时,之后又持续了一个礼拜才结束。这件事使他下定决心,如果他有机会执政的话,绝不愿意他的同胞再忍受这种白色恐怖之苦。1970年,联合国开发总署东亚支部邀请他到曼谷主讲农业经济问题时,即使他已经是闻名国际的农业专家,政府仍以在“观察中”的理由,不让他出境。

不过,却也因为这次事件的发生,当时农复会的上司沈宗瀚将李登辉以农业问题专家的身分,在1971年8月介绍给蒋经国。当时,蒋经国正准备接掌最高权力,十分需要人才,劝李登辉加入国民党。同年10月,在经济学者王作荣的介绍下,李登辉加入了国民党。翌年,蒋经国担任行政院院长的职务,李登辉以政务委员入阁,成为最年轻的阁员,时年49岁。自此之后的六年之间,他担任农业专长的政务委员。这时他把运作25年、对农村影响甚大的“肥料换榖”制度废除掉。

1978年,蒋经国任命李登辉为台北市市长。在担任台北市长的这三年期间,李登辉推动台北艺术季,兴建翡翠水库。

1981年,李登辉被任命为台湾省主席。在省主席任内,他提倡“八万农业大军”,并培养“核心农家”,同时处理二重疏洪道的纠纷。他在省主席期间“引进区域发展观念,促进农业改革及城乡的平衡发展,同时运用他的农业专业知识,推进稻田转作,改进农产品运销”。

1984年,蒋经国提名李登辉为副总统,并经国民大会选举,当选第七任副总统。

李登辉时代的展开

1988年1月13日,蒋经国过世,李登辉继任总统职位。他担任总统前两年开始推动各项****。1990年7月,李登辉召开“国是会议”,征求各界意见作为宪政改革参考,配合该年“三月学运”之学生运动的要求,解决第一届国民大会代表及第一届立法委员退职问题。1991年5月经由制定宪法增修条文,宣布终止动员戡乱时期,废止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

李登辉随后,中华民国的民主改革即快速进入接近完成的阶段。日本学者若林正丈(1998,245)认为,“如果以1992年‘万年国会’告终为第一阶段,那麽,第二阶段是94年台湾省、台北市、高雄市市长选举的实现,第三阶段则为总统选举的实现。”这三阶段改革都是在李登辉总统任期内完成的。关于总统选举的方式,李登辉主张全民直选,但由于国民党内意见不一,在1992年的国民大会修宪过程中,此一提议并未通过。1993年,以李登辉为首的主流派取得了国民党党内的指导权,并在1994年7月召开的国民大会会议中,决定自下届(第九任总统)开始,实施正副总统直接选举。

在统独立场上,身为国家元首,又是国民党的党主席,李登辉在公开场合多次宣称要实现中国统一。1988年2月,他在继任后的首次记者会上说:“只有一个中国而没有两个中国的政策。只有一个中国,我们必须统一。”1990年10月,李登辉又表示:“中国只有一个,应当统一,也必须统一,任何一个中国人都不能自外于统一的责任,也不应自外于统一的努力”。1991年,李登辉主持下的国家统一委员会通过了《国家统一纲领》,纲领中可以找到“台湾固为中国一部分,大陆也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样的说法。1995年的中华民国国庆日,他这样表示:“四十多年来我们之所以奋斗不懈,就是要为将来中国的统一立下可供遵循的典范”。此外,他也曾在接见美国联邦众议员坎贝尔(Tom Campbell II)的时候,说出“‘台独’只会断送国家的大好前途,牺牲社会的安定繁荣,这是不可能,也不应该的”这样的话语。然而,他在某些场合的发言,却又常常表达出他强烈的台湾独立意识。1994年4月,他接受日本著名作家司马辽太郎的访问,当司马谈到“地方的痛楚”时,他说,出生在波士尼亚(Bosnia)的人,实在是太不幸了。李登辉对司马表示,他有不能为波士尼亚尽一份心力的痛楚,生为台湾人,也有过不能为台湾尽一份心力的悲哀。他甚至说出以下这样的话语:到目前为止,掌握台湾权力的,全都是外来政权。最近我能心平气和地说就算是国民党也是外来政权。只是来统治台湾人的一个党,所以必须成为台湾人的国民党。以往像我们七十几岁的人在晚上都不能好好的睡觉,我不想让子孙们受到同样的待遇。李登辉谈到他对台湾人的感情时,则这样表示:我没有枪,拳头母也小粒,在国民党中的我,能够维持到今天的原因,是我心中的台湾人之声。台湾人期待我,而我一定要做的这种想法。

1996年,李登辉与连战合作,以54.0%的得票率,赢得了中华民国第一任民选总统的职位(参见1996年中华民国总统大选)。若林正丈这样描述这次大选中“导弹与选票对峙”的过程:

在总统大选的最后阶段,“导弹”(missiles)与“选票”(ballots)的对垒更形鲜明。配合总统选举最后阶段,中华人民共和国再次于台湾海峡举行一连串称为“海峡九六一”的军事演习以恐吓中华民国。美国为防范有事,派遣两艘航空母舰巡防台湾海峡。选举就在这样一触即发,称为“第三次台湾海峡危机”的局势下进行。在当选民选总统前后,李登辉对两岸关系的态度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也渐渐愈发倾向台湾独立的呈现。 在1999年7月,他在接受“德国之声”录影专访的时候,提到海峡两岸的关系,是“国与国之间的特殊关系”,这也就是著名的“两国论”。他在受访时这样表示:

历史的事实是,1949年中共成立以后,从未统治过中华民国所辖的台、澎、金、马。我国并在1991年的修宪,增修条文第十条(现在为第十一条)将宪法的地域效力限缩在台湾,并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大陆统治权的合法性;增修条文第一、四条明定立法院与国民大会民意机关成员仅从台湾人民中选出 …… 使所建构出来的国家机关只代表台湾人民,国家权力统治的正当性也只来自台湾人民的授权,与中国大陆人民完全无关。1991年修宪以来,已将两岸关系定位在国家与国家,至少是特殊的国与国的关系,而非一合法政府,一叛乱团体,或一中央政府,一地方政府的“一个中国”的内部关系。所以,您提到北京政府将台湾视为“叛离的一省”,这完全昧于历史与法律上的事实。

2000年5月,虽然李登辉明为其指定接班人连战助选,但是暗中支持竞选对手陈水扁.由于同为国民党籍宋楚瑜的参选,虽然国民党两位候选人获得大多数选票,最终却是民进党籍的陈水扁当选中华民国第十任总统(请参见2000年中华民国总统大选)。借由陈水扁的当选,卸任的李登辉实现了在“任内和平转移政权”的梦想。国民党在这次大选后分裂,并成为在野党。大选失利后,国民党内部出现了要求李登辉下台的声音,党员普遍认为是身为党主席的李登辉造成国民党的分裂。2000年9月,李登辉被迫辞去国民党主席职务。

李登辉 - 人物轶事

台湾团结联盟

卸任总统后,李登辉指出,“中华民国”这个招牌在国际社会上早就不存在了,台湾应该加速正名,脱掉中华民国这个老旧的招牌。2001年7月,李登辉出面主导国民党内的本土派及一些政治立场比较偏向台湾独立的人士,成立了“台湾团结联盟”。于是,李登辉虽然名义上已经离开政坛,但仍然被很多台湾独立运动的参与者视为是该运动精神领袖。当年9月,李登辉被国民党开除党籍。2002年9月,李登辉表示钓鱼台列屿是日本的固有领土,所有权应属于日本冲绳县,引起了广泛争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均声称对钓鱼岛列屿拥有主权。

涉嫌共同侵占779万美元遭台检方起诉

2011年6月30日,台检方特侦组侦办“国安”密帐案侦查终结,依贪污、洗钱等罪起诉李登辉、台综院创办人刘泰英。台检方特侦组认定,李登辉侵占“巩案”垫款7797193美元,请法院量处适当之刑。

李登辉 根据起诉书等相关内容指出,李登辉于1994年5月间任内访问南非时,答应捐赠该国执政党约1050万美元,用以巩固“邦谊”(巩案),随后由台当局“国安局”以“奉天”专案经费,代涉外部门垫付南非1050万美元。

检方指出,“国安局”以1995年至1997年的预算结余款,先后办理归垫,帐上仅余8940万余元(新台币,下同)待补。李登辉为协助台综院尽速筹得购置院舍资金,1998年与前“国安局长”殷宗文(已故)、刘泰英谋议向涉外部门讨回“巩案”垫款,补足8940万元差额后,将剩下2.5亿元挪移到台综院使用。

检方说,殷宗文在升任“国安会秘书长”前,为避免挪用公款遭人发觉,向徐炳强转告李登辉的指示,要求徐炳强不得将“巩案”余款经费列入移交及报告新任“国安局局长”丁渝洲,所以丁渝洲任内全然不知道有这件事。

检方表示,刘泰英收到款项后,先将其中的15万美元美金旅行支票及29万余美元的现金截留作为己用,再将余款透过不知情的润泰集团负责人尹衍梁协助洗钱,再由尹衍梁以捐赠名义,非法挪移到台综院。刘泰英再将这笔钱用来购买股票、基金,以及支付台综院购置院舍价金、装置费、人事费等费用。

特侦组指出,李登辉涉及“贪污治罪条例”侵占公有财物罪、违反“洗钱防制法”等罪嫌;刘泰英涉及“贪污治罪条例”侵占公有财物罪、违反“洗钱防制法”、“税捐稽征法”帮助逃漏税捐罪、“刑法”伪造文书罪。特侦组另认定尹衍梁涉嫌违反“税捐稽征法”,已发交台北地检署侦办。

检方认为,李登辉身为领导人,理应为台湾民众及公务员表率,竟不遵守法制,擅将“巩案”归垫的剩余公款,以洗钱方式不法挪供私人使用,犯后仍设词否认,冀求卸责,毫无悔意,但念及年迈,请求量处适当之刑。

李登辉 - 人物评价

李登辉是一个极具争议性的人物,由于其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政治立场,以及后期推动台湾独立运动和台湾的民主化运动,所以在世界的华人社会中的评价有极大的不同。部分台独人士认为,李登辉推动台湾的民主化和本土化,为台湾的主权和独立而贡献力量,是台湾的“民主之父”,也是“台湾之父”;而另一方面更多台湾人士则认为,李登辉出尔反尔,无法抹去日本情结,是在“败台湾”;而李登辉在中国大陆的形象则普遍负面,因为其颇受争议的言论,招致大陆普通民众的强烈抨击,也被大陆视为台独势力的代言人之一而遭到官方普遍抵制。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