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韩国军事网站《Viggen军事论坛》6月28日发表文章对中国对其轰-6轰炸机部队进行的装备淘汰更新进行了分析。

文章认为,作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几个保有轰炸机部队的国家,中国对轰炸机的应用能力实际上并不差。

虽然其主战装备是看似相当陈旧的以前苏联图-16轰炸机为蓝本研制的轰-6轰炸机,但中国无疑效仿美国B-52“同温层堡垒”轰炸机进行深度改装,以使其长期服役。

同时,文章认为,着眼于战后作战形式的不断变化与美军对于轰炸机的使用经验,轰-6系列轰炸机的最新型号轰-6K足以完成未来中国赋予其的作战任务。

前一段时间,有报道称,中国缩编了其轰炸机机队。似乎预示着中国将放弃这支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当中“出力最少”的武装力量。

但正像核武器只被使用过两次,但却是每个有核国家大力发展的镇国重器,也是无核国家最求的大国标志。

因此,随着日后更多资料的曝光,中国此次缩编轰炸机机队的真正目的是为更新装备,提高战斗力创造条件。

前一段时间如歼-20战机一样雾里看花的轰-6K轰炸机此时也逐渐大方的走上前台,宣示其将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作为中国来自空中的最强攻击力量。

解放军更新轰炸机编队:掌握独特攻击优势

同时,文章认为,并非如有些媒体猜测的那样,中国是在没有外部相关技术输入的情况下对老装备等的修修补补。

轰-6K虽然依旧是基于轰-6轰炸机生产出的改进机型,但正如美国的B-52“同温层堡垒”轰炸机即将成为世界首款百年战机一样,中国也计划效仿美国,在国际形式相对稳定的环境下,尽可能的深挖传统装备的性能潜力,立足够用原则,使其尽可能发挥应有的作战性能。

文章认为,虽然不可否认,对轰-6轰炸机的任何改进措施都不可能改变其日益落后的现状,但最新型号轰-6K无疑足够完成目前赋予其的作战使命。

首先,文章认为,早在冷战时期,单纯的战术轰炸机的功能已经分散到了战斗轰炸机与攻击机之中。

而战略轰炸机随着核武器的出现与发展,逐渐成为了空基核武器的专属投放平台,出了极个别的情况,至少在设计阶段,很少有哪种战略轰炸机为常规而非核打击任务而设计的。

但随着对于空中打击地面与说面目标的要求逐渐增大,战略轰炸机此时的处境忽然变得尴尬起来:

(1)一方面,战略轰炸机以其无与伦比的巨大载弹量极其适合对地面与海面目标发起不同强度的多批次打击。

(2)另一方面,源于对大载弹量的需求,战略轰炸机的体积普遍巨大,因此,在面临数量众多,性能出众的空军、海军战机与数量众多的防空导弹,其生存能力又显得十分有限。

因此,面对如此挑战,同时结合导弹技术的迅猛发展,战略轰炸机迎来了其服役生涯中的一场革命,即以防区外发射巡航导弹远距离精确打击目标,代替突防地方防空系统并投掷无动力或仅有有限动力的炸弹打击目标。

解放军更新轰炸机编队:掌握独特攻击优势

因此,这就决定了,只要导弹在即拥有足够的空间,足够的航程就可以对地方各种目标进行有效打击,而这正是战略轰炸机的优势所在。

这也是为什么美军在装备了B-1B“枪骑兵”超音速战略轰炸机与B-2“幽灵”隐形超音速战略轰炸机之后,依然对只能以亚音速飞行的B-52“同温层空中堡垒”战略轰炸机情有独钟。

其次,文章认为,在继续论述开始之前,有必要强调一个概念,即如何区分战术与战略轰炸机。

仅仅外形大小与飞机吨位可以作为区分的次要依据,但最重要的,还是要着眼于飞机执行任务的具体属性。

即使是一架战斗机携带战略核武器进行轰炸,那么该战斗机也可成为“战略轰炸机”。

一架巨型轰炸机,如果携带战术武器进行常规作战,亦如B-52“同温层堡垒”在各个战场上进行的“地毯式轰炸”一样,那么该型轰炸机也应定义为“战术轰炸机”。

轰-6K经过改进之后,载弹量已经达到12吨。虽然从数字上讲,与海军航空兵装备的苏-30MKK的最大载弹量相同,但是,此时苏-30MKK已经达到极限,很难有效完成作战任务。

而轰-6K则不同,其本身作为一种“纯种轰炸机”可以常态化进行此种全载荷挂弹。

同时得益于其更为庞大的机身与较多的载员,其必然能以更多的挂载方案挂载更多种的武器装备执行更多种的作战任务,同时,无需超音速飞行的任务属性也是苏-30MKK的超机动性变得毫无意义。

解放军更新轰炸机编队:掌握独特攻击优势

因此,这就决定了,只要导弹在即拥有足够的空间,足够的航程就可以对地方各种目标进行有效打击,而这正是战略轰炸机的优势所在。

这也是为什么美军在装备了B-1B“枪骑兵”超音速战略轰炸机与B-2“幽灵”隐形超音速战略轰炸机之后,依然对只能以亚音速飞行的B-52“同温层空中堡垒”战略轰炸机情有独钟。

其次,文章认为,在继续论述开始之前,有必要强调一个概念,即如何区分战术与战略轰炸机。

仅仅外形大小与飞机吨位可以作为区分的次要依据,但最重要的,还是要着眼于飞机执行任务的具体属性。

即使是一架战斗机携带战略核武器进行轰炸,那么该战斗机也可成为“战略轰炸机”。

一架巨型轰炸机,如果携带战术武器进行常规作战,亦如B-52“同温层堡垒”在各个战场上进行的“地毯式轰炸”一样,那么该型轰炸机也应定义为“战术轰炸机”。

轰-6K经过改进之后,载弹量已经达到12吨。虽然从数字上讲,与海军航空兵装备的苏-30MKK的最大载弹量相同,但是,此时苏-30MKK已经达到极限,很难有效完成作战任务。

而轰-6K则不同,其本身作为一种“纯种轰炸机”可以常态化进行此种全载荷挂弹。

同时得益于其更为庞大的机身与较多的载员,其必然能以更多的挂载方案挂载更多种的武器装备执行更多种的作战任务,同时,无需超音速飞行的任务属性也是苏-30MKK的超机动性变得毫无意义。

正如苏-30MKK很好的完成了中国海军赋予其的远距离对海战术打击的任务一样,轰-6K也必然能将已被其前辈完成的很好的常规战术战略轰炸与防区外发射巡航导弹对敌陆上、海上目标进行有效打击的复杂任务完成的更好。

因此,文章认为,着眼于轰-6K在性能上取得的巨大提高,适当的缩减轰炸机机队规模就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了。

最后,文章认为,正如中国积极发展以航母为核心的海上航空兵与远征舰队是为保护中国日益增加的海外国际利益做准备一样,中国空军日后也必然具备类似美国空军那样的“全球攻击到达”能力。

而轰-6轰炸机的性能显然无法满足需求。类似美国B-1B“枪骑兵”与B-2“幽灵”的国产战略轰炸机必然会陆续出现。

但这并不意味这轰-6系类轰炸机会完全退出现役。

美国空军的轰炸机队已经为中国提供了一个良好的样板,其装备的三种战略轰炸机虽然在性能上存在差异,但更值得关注的,是每种机型在作战任务上几乎不存在重合:

(1)B-52“同温层堡垒”战略轰炸机的任务就是在己方完全夺取制空权后,在己方的空中力量的有效护卫下,以常规炸弹或精确制导弹药对敌危险度较低的点状与面状目标进行打击。

(2)B-1B“枪骑兵”战略轰炸机的任务是在我方尚未完全夺取制空权的情况下,依靠远程高精度巡航导弹与自身的高速突防能力,对敌尚在有效保护的高价值目标进行打击。

(3)B-2“幽灵”战略轰炸机的任务是,依靠自身顶级的隐身技术,高精度远程巡航导弹与超音速突防能力,在战争大规模爆发前与爆发初期对敌关键的高价值,高危险度的核心目标进行有效打击,力图使地方战争机器在全力开动前即告瘫痪,尽可能的降低己方后续作战的难度。

因此,文章认为,中国在尚无足够能力研制多型高性能战略轰炸机时,必然以轰-6改进型扮演类似B-52战略轰炸机的角色,在中国的“全球利益”时代尚未完全到来之前,具备足够能力应对周边区域内的战略威胁与战术作战任务,形成相对于周边各国而言的空中战略力量优势。

另外,文章认为,结合美军B-52“同温层堡垒”战略轰炸机的使用经验,在有效结合新技术的前提下,装备是可以在远大于其设计使用寿命的漫长时期内有效使用的。

同时,结合在未来较长一段时期内,中国赋予其轰炸机机队的任务不会有本质改变,因此,轰-6系列轰炸机很可能成为与B-52“同温层堡垒”轰炸机齐名的“百年军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