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欧洲行之际,有消息传出,针对欧盟的航空碳管制,中国有关方面已开始用实际行动表达抗议。

据《东方早报》报道,6月25日,《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由于中国对欧盟将航空业纳入碳排放交易体系不满,空中客车公司一笔大订单被推迟宣布,且极有可能危及到该公司在中国的后续订单。

知情人士称,空客原本打算在上周举行的巴黎航展上宣布一份与香港航空10架A380的订单,但由于有关方面未点头,这份目录价格约40亿美元的订单而被延迟。

可查资料显示,香港航空系海南航空子公司。

不过,中国航空运输协会副秘书长柴海波昨日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称,虽然包括中航协与国际航协(IATA)均明确反对欧盟的航空碳管制,但此次香港航空的空客A380订单被推迟宣布,是否与中航协的努力有关,其并不知情。

海南航空集团财务总监张尚辉昨日对此表示不知情

不过,柴海波承认,国际航协已经牵头由各个航空公司来对这项法令(即欧盟碳管制)进行诉讼,中国的主要航空公司都已经参与其中。

中航协与欧盟的对话

欧盟对航空的碳管制可以追溯至2008年11月。彼时,欧盟议会和欧盟委员会通过的一项新法案,决定将国际航空业纳入欧盟ETS之中,自2012年1月1日起,只要一家航空公司(包括非欧盟国家的航空公司)的航班在欧盟境内机场起飞或降落,那么航线全程排放出的二氧化碳均要被纳入欧盟ETS。这意味着,航线会被欧盟给出一个二氧化碳排放的上限,超出的部分需要去花钱向欧盟买配额。未上缴足够配额的航空器运营人将被施以罚款、扣留航空器甚至禁运等处罚。这套体系被视为民航业在气候变化方面面临的最严峻挑战。方案一出,舆论哗然,全球各地的航空公司纷纷反对。

根据欧盟ETS相关文件,中国国营、私营及港澳共33家航空公司被纳入名单,并分属不同欧盟成员国管理。有关方面测算,如果中国国内航空公司所有飞欧盟的航班均被纳入欧盟ETS,单在2012年便至少需要为此支付8亿元人民币的额外成本。这还不包括航空公司内部增加的成本。

此前的5月,中航协已经就欧盟的ETS(碳排放交易体系)发表声明,不承认欧盟ETS。

中航协副秘书长柴海波26日称,今年5月,中航协已派代表团去布鲁塞尔,与欧盟负责气候变化和航空运输的官员就上述事宜进行了对话与交流。

但这次对话并未取得进展。柴海波透露,会谈上欧盟方面并不让步,只是重复了原来的政策,此后也并未有反馈,对此中方很不满意,还将进一步采取措施。

柴海波还说,不仅是中航协,国际航协也对此持明确反对的态度。

据柴海波介绍,5月初,中航协已发布声明,对欧盟ETS提出质疑,包括:非直接减排手段,没有对节能减排生成直接和实际的效果;没有对发展中国家的航空运输业发展需要作出合理的安排,违背了国际社会在气候变化领域普遍遵循的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实施对像颠倒,没有首先针对飞机及发动机的制造商,减排没有直接从源头抓起等等。

后续订单或缩水

进入6月,事态开始变得复杂

6月早些时候,一位香港航空的发言人曾透露,该公司将在巴黎航展上宣布有关A380订单的消息。但在上周结束的巴黎航展上,香港航空并未如期宣布上述消息,由此引发外界猜测。

《华尔街日报》25日称,一位空客发言人称,该公司很想说出订购A380客户的名字,但政治环境不允许我们这么做。

《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A380的订单在中国政府插手前就已敲定,但其他订购空客大型客机的订单则已被冻结,中国人很直接地告诉了我们,他们的航空公司不允许与欧盟交易。

英国《金融时报》24日援引一位行业内人士的话称,这不是唯一被中国被推迟的飞机订单,但A380是第一次。

公开资料显示,空客从2009年开始就已使用天津飞机总装线,组装空客A320系列飞机供给中国航空公司使用,当前已经在天津组装超过50架空客飞机。

空客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5月底,中国大陆现役空客飞机数量已达689架,占中国大陆现役100座级以上飞机总数的45%。2010年空客在中国的工业合作总值超过2亿美元,到2015年将接近每年5亿美元水平。当前,中国共有六家航空企业直接参与了为空客飞机生产零部件的合作。

《华尔街日报》称,空客原本希望在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本周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会面时,宣布一笔大订单。但知情人士称,这笔订单可能会显著缩水或是被推迟。

另有知情人士称,一些欧洲航空公司原本打算申请增加中国航线的运力,但预计会遭到拒绝而暂缓申请。

东航考虑转向C919

对于欧盟碳管制表示不满的,还有中国的多家航空公司。

东方航空(600115)董秘罗祝平昨日称,我们购买了你们的空客飞机,现在你们又要收费,不知道是何道理。

据罗祝平称,东航当前正在通过中航协向欧盟进行交涉。

此前另有媒体报道,国航、东航和南航等国内航空公司,已向国际航协方面缴纳了一定的费用,希望择机对欧盟提起诉讼。

罗祝平还提到,其并不清楚香港航空10架A380订单被推迟宣布,是否与中航协对欧盟碳管制有关。但罗祝平表示,未来东航可能会倾向于中国商飞生产的C919客机,C919正在进行技术改进,将在节能减排上有更高要求。按计划,中国国产大飞机C919将于2016年服役。

海南航空集团财务总监张尚辉昨日也称,对于抵制空客一事并不知情。不过,他称海航虽然反对欧盟的碳排放交易机制,但在节能减排方面一直在努力。2008年,海航同国际航协合作开展了燃油效率差距分析项目,并成为国内第一家运作该项目的航空公司,当前效果明显。

此前的5月,海航全资持有的金鹿公务航空有限公司以8000万美元价格,收到了首架空中客车ACJ319公务机。 欧盟担心中国效应

全球航空业界的反对声音,已令空客公司感到压力。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6月9日,空客总裁兼首席执行长托马斯·恩德斯和欧洲航空公司协会主席斯蒂夫·赖德威联名致函欧盟委员会,呼吁欧盟认真考虑其他国家对于欧盟将航空业纳入碳排放交易机制的反对意见。

他们的担心是,欧盟这么做将导致欧盟与其他国家之间爆发贸易冲突。欧洲航空运输支撑出口和旅游业,提供450万个工作岗位,创造了相当于2750亿欧元的价值。在欧洲经济复苏落后于其他地区且欧元区正努力重获稳定之际,欧洲航空业无法承受这样的贸易争端。值得一提的是,在本届巴黎航展上,空客收获了总数超过700架的飞机订单。

英国《金融时报》24日也称,中国的报复行动是最引人注目的信号,尽管不会对空客的生产效率立即生成影响,但可能会使其他国家鼓起勇气,考虑对欧洲的碳排放交易机制采取行动。当前,包括美国和俄罗斯在内的多个国家,都对欧盟航空业的碳排放交易体系抱有怨言,欧盟担心中国开了一个坏头。

西班牙《国家报》24日报道称,美国质疑欧盟实行航空碳管制的法律甚至政治依据,认为违反了治外法权,且没有实现征求他国意见,要求美国航空公司不受该法管制。

《华尔街日报》称,美国21日在奥斯陆的双边会议上,首次正式对欧洲的碳排放计划提出反对意见。美国数家航空公司已经起诉至欧洲法院,第一场听证会预计在7月5日举行。

尽管如此,欧盟应对气候变化专员康妮·赫泽高24日的表态依然强硬,我们法庭上见。同时她还对针对欧盟的报复行动作出回应:欧洲不怕威胁。赫泽高的发言人也表示,无论中国或者美国说什么,欧盟不会执行其他方案,我们没有打算放弃。

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之前也曾表示,将航空业纳入到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中已成为欧盟法律,我们不想改变自己的法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