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生死线--一部平民的战争大片

四道风

故事梗概

一九三八年徐州会战后期,日军奇袭沽宁港,被潜伏多年的地下党员欧阳山川识破,无奈势单力薄无法阻止,沽宁城被占领。在身份特殊的城市无产者四道风的带领下,欧阳山川组建抗日组织“四道风”。这个极具个性化色彩和浪漫主义情怀的抗日组织包涵了社会各个阶层的各种力量。 一九四一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沽宁经历了抗战期间敌后武装最艰难的两年;“四道风”接到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把原子物理学家何莫修送上美军的接应船只。在漫长的突围之战中,四道风带领游击队除去了沽宁城大汉奸同时也是他师兄的李六野。性格温吞但内心血性十足的何莫修最终被感染而决定留下来,正式成为“四道风”一员。 一九四五年抗战末期,败势已定的日军在沽宁修建机场,将半个沽宁的百姓作为人力资源关进了工地,一向被人当作懦夫的何莫修在欧阳垂危之际却挺起了脊梁,指挥着工地内外的反抗运动。在游击队引领下,国军攻克了这处威胁重大的机场。中国人第一次没有党派阶级之分地聚集在沽宁城外。抗战全面胜利,欧阳将一生最灿烂的时候和他最珍贵的东西都留在了沽宁。抗日组织“四道风”永远只有一二十来人,但在整场战争中,作为“四道风”成员前仆后继牺牲的有六百多人。

角色介绍

欧阳山川:中共情报人员,原名曹烈云 廖凡 饰 欧阳山川。 四道风:无产者,本名沙狗狗,抵抗组织四道风的首领。 何莫修:核物理学家,美籍华人。 龙文章:国军军官,抗战即将胜利时牺牲。 思 枫:中共地下组织领导人,欧阳山川的妻子,地下组织的领导人老唐。 高 昕:富家小姐,三宝的独生女。何莫修指腹为婚,也是一见钟情的女子。 高三宝:商会会长,沽宁富翁,抗战结束后,已家破人亡。 沙观止:沙门老大,黑社会老大,四道风的叔叔。 窦六品:农民,窦村的村民,因战争失去平静的生活。 唐 真:学生 蒋武堂:沽宁守备团上校团长,最后成了战争失败的替罪羊。 李六野:沙观止养子,一心想当沽宁王,凶恶歹毒。 吴盛华:原名华盛顿吴,善良懦弱青涩的新兵蛋子,在战争与官场的洗礼下,最终成为铁血勇敢且圆滑的国军军官。 古烁:三道风,四道风的结拜哥哥,非典型汉奸。 长谷川弘次:日本陆军某师团某大队指挥官。 伊达雪之丞:有着贵族血统的日本军官,简单且天真的战争机器。

《生死线》之欧阳山川

生死线--一部平民的战争大片

欧阳山川,小说《生死线》中人物,同名电视剧中由廖凡饰演。原名曹烈云,共产党人,情报员。被国民党政府通缉十一年,必除之而后快。置换成货币,活的一千,死的五百。这让四道风认定他是个人物——“我大师兄杀了足一打,也就被通缉了两年,赏格也没有你高。有人说欧阳是神化的英雄,最能骗人一见倾心。他不是浮在云端的神话,更不是空洞的说教的概念化的革命志士。质朴一点说,他是脚踏实地的、有血有肉的!肉麻一点说,他不是完美,他比完美更好。”很多时候,欧阳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聪明成袁朗的史今:温和、细腻、很照顾别人的感受。他经常和老四抬杠,但真要碰到老四的死穴,他比谁都小心轻放。他跟美军协商如何接应何莫修,对方颐指气使,连赵老大都发飙,一度忘了小何的感受,但他依然记得,很好心地隐瞒了那段很伤自尊的电文。 说起来,欧阳真是个特别有涵养的人,再怎么让人火冒三丈的事,也难见他疾言厉色。他不惜自投罗网向国民党守军报信,结果好话说尽,俩特务仍旧油盐不进;国难当头,沙门不思匹夫有责,还成天拿点狗屁门规、江湖面皮说事儿,国仇家恨,比不上鬼子一个假惺惺的笑脸有分量;美国佬不可一世,万千人命,赶不上他们按时早餐重要,随时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嘴脸,做点什么都觉得是帮了你天大的忙,结果经常是帮了你天大的倒忙。世界就是这样,不会因为你正确而伟大就变得好商量。所以欧阳始终坚定地为正义而战斗,但始终平和地面对现实的荒谬。做大事,欧阳沉稳内敛,但也经常孩子气十足。一开始,思枫很多事情都背着他,他明白这是纪律,但骨子里的傲气还是让他对此甚感不快,不但不快,他还非要摆个“我不稀罕知道”的pose给人看。和老四这种大小孩斗气,他也非要斗个输赢。一贯不知趣的老四瞄得思枫手都不敢跟他牵,他气恼;见老四没把高昕瞄得逃跑,倒被高昕瞄得慌了手脚,他胜利地大笑,直到被思枫打了一下才想起自己也曾为人师表。欧阳山川

《生死线》之四道风

生死线--一部平民的战争大片

四道风是一个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有一个黑社会老大的叔叔,却靠拉黄包车为生,一身武艺,仗义执言,但绝不仗势欺人,在沽宁是个另类人物。偶然的机会他和欧阳山川认识,成了生死兄弟。加入了抗日组织,并用”四道风”作为抗日组织的番号。这个外表狂放,内心如火的汉子,粗到叫龙文章“龙乌鸦”,叫何莫修“废物鸡”。细到一边听着叔叔的叫骂,一边蹲在地上给叔叔洗脚。他是一个没有远大理想的人,常常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所以,八年抗战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长了,他厌倦了。当他喜欢的女人牺牲后,他一度绝望,曾经想要自杀。最后和兄弟兼情敌的战友抱头痛哭,但也因此学会了坚强。可惜的是,当胜利来到眼前的时候,他死了……小四嘴里喊着:“我是四道风!手上两道风,脚下两道风!”手里的大刀在鬼子头上挥舞着…… 喝了酒,他拉着黄包车在大街上跑着。到了地方却不让人下车,原路返回,又跑一趟。不要钱……四道风

《生死线》之何莫修

何莫修是我最喜欢的角色。在主角里,他可以说是最不招人待见的,就连“四道风”里的人都一致叫他废物鸡。一个文弱至极的、在那个年代几乎不能称为男人的男人;一个思维完全理想化,和周围的一切事物都格格不入的背着美国国籍的中国人。如果说,欧阳山川的脑门上除了那个弹痕,还写着一个字:忍;那么小何的脑门上就写着这五字:我是外星人。最搞的一幕是他因身份特殊而被几帮人追得想跳楼,抱着高家阁楼发抖,不敢生也不敢去死,高老爷子说:这么高跳下去死不了。他说:我计算过了,这样跳下去,颈椎断掉,会死。。。 就是这么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笨蛋”,却用他满满当当的大脑,干着所有人都干不了的事:用希奇古怪的废料做炸弹、做防弹背心、给龙文章做瞄准镜、给欧阳做手术。。。最爽的一刻发生在劳工营,他举着枪不敢打鬼子,却去打爆了鬼子飞机下的500公斤航空炸弹,直接掀掉了半个机场里面的飞机、鬼子。然后看着自己干的好事傻掉:他每时每刻都只遵从他的学术本能,如同坚持他善良的本性一样,却从来没想过后果,——好比许三多,没意识到自己平常练习的狠招,是用来毙敌的。——这个极端热爱包括花花草草在内的所有生命的人,这个拿着枪宁可杀了自己也不敢指着鬼子的人,研究的恰恰是人类历史上杀伤力最大的武器。我将这理解为对人类、人性本身最大的戏谑。

生死线--一部平民的战争大片

西装笔挺,手捧鲜花,“礼貌在他身上是一种气质而非做作,他整个脸上都洋溢着快乐的光彩,给人的总体感觉是根本不该在沽宁这种地方出现”----这是小何给我们的第一印象。 在硝烟弥漫、血肉横飞的年月,突然冒出这样一个家伙,确实值得大惊小怪:所有人都在地狱中挣扎,唯独他身在天堂;所有人都在为活下去而拼命,唯独他一门心思地追求他的love;所有人都在国破家亡的前景中惶惶不可终日,唯独他在他一厢情愿的爱情中兴致高涨。他完全不属于愁云惨雾的沽宁,不属于他千疮百孔的祖国。他在自己的家乡表现得倒像一个观光客,所见所闻都是别人的苦难,他像正义而有良知的旁观者一样义愤填膺,但义愤之后终将回到他的太平盛世,沽宁的一切都离他很远很远,包括他深爱的高昕。 高三宝说:“在国外,也许你和你父亲一样,不想被当作中国人”,小何坚决地否认。我充分相信他绝不因为祖国贫弱就为之感到羞愧,因为势利和他完全绝缘。但一开始,他的确不完全清楚他的祖国正在经历什么样的劫难,也就不完全明白他的同胞怀着怎样的恐惧和悲愤。加上多年旅居海外,长期处于比较高雅的生活环境中,他从言行举止到风度气质,都和周围格格不入。这让他总像个外人,显得有点没心没肺。而沽宁人看他的眼神也是愕然,甚至鄙夷不屑。没办法,在水深火热中煎熬的人,受不了他的阳春白雪;活得朝不保夕的人,不耐烦听他的这理论那科学;和鬼子拼得你死我活的人,看不惯东郭先生一样的人道主义者。 连他的专业都像天方夜谭:原子物理,未来型研究,能报废一座城市的超级炸弹......即便听在欧阳这种知识分子耳朵里也如梦似幻。而小何,他不是喜欢做梦,他根本就活在HLL的梦幻世界里。 何氏钉子墙在该世界中,人是讲道理通人性的,于是高三宝被逼赴宴,他争辩,罗飞烟无辜被杀,他抗议,殊不知跟禽兽理论是让上帝都要发笑的事情。该世界中,是有法律和正义存在的,所以他锲而不舍地向西方媒体揭露日军暴行,结果人家对暴行根本不感兴趣,只关心山川胜景。该世界中,人都是讲信义知恩图报的,所以渡边背信弃义,他惊诧莫名,他的错误在于把所有人形物体都当作人,而忽略了那些长成人形的垃圾。该世界中,一个人是无权结束另一个人生命的,所以他宁肯自杀也无法杀人,意外当了回战斗英雄,还内疚得要命何莫修

经典台词

1.(这样的小何,好)何莫修:老子才不跟他们走呢!话说在这里,就算你们把老子绑了,老子也会逃走 2.何莫修对高昕说:不走啦!我又不是什么工程里的一个叫何莫修的部件!我是傻呵呵晕乎乎、又激动又发抖的何莫修! 3.“高兴一点儿,笑一下,想想他们看着你。”六品说。何莫修强笑,对他可能认为同伴在的地方比了个V字手势。 “见鬼了!”山坡上的四道风拿着望远镜看着。 “怎么?”赵老大回过头来。 “废物鸡瞧见我了,还比手势骂我!” “他比的什么?” 四道风比出一个手势。 龙文章轻骂:“你睁眼瞎,他比得不是这个。”他正确的模仿了那个手势:“胜利!” 4.([电视剧]在高昕下葬时,献上花圈)你记不记得,从前最低沉的日子,我也是在这儿给你采的花。跟你说花开花谢呀,难熬的日子又过去一年啊。你说我是傻子,我就比傻子还傻子。你的笑是我发明的,是我最伟大的发明。你,死了。死不等于忘记。我还能再活个三五十年,以后的日子我会时常想起你,我会想我有多爱你啊,我有多爱你

《生死线》之龙文章

生死线--一部平民的战争大片

对一个有制服情结的人来说,《生死线》里,最令我觉得有视觉冲击效果的当属龙文章。最令我有落泪冲动的,是——那一场,龙文章去送别华盛顿吴,“他穿着曾经被同僚们取笑的旧军装,三十年代土得开花的款式,洗得发白,所有的关节处都起了窝,受伤的肩上乱包着血污的绷带,一支经何莫修七拼八凑改造的三八大盖挂在肩上,整个人土得掉渣。”这个土得掉渣的人坦坦荡荡地喊:“我是龙文章,是你的朋友!姓吴的小子,你是我的朋友吗?” 读到这一段,这一场,我的鼻头一下子就酸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唇角却不由自主地往上翘。呵,那个瞬间,只觉得心头风光霁月,满满充盈的都是大光明大幸福。那种又心酸又好受的感觉没有办法诉诸语言。我只能在心里不断重复:太帅了,太帅了,这是我见过的最帅的一身军装。 当然,龙文章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帅的,故事的最初,他是蒋武堂麾下一名骄傲到几乎有点轻浮的国民党军官。他的才华和他的军装穿在一起,令他象一只骄傲的小公鸡。当他在郊外浪费子弹教高昕射击的那一场,我觉得他真是配得上那句 “年少轻狂”,只可惜,他所处的时间怎么也当不起“幸福时光”这四个字了(年少轻狂,幸福时光。《士兵突击》高城语 )。尽管城里的居民们为一枪未开的暴风雨前的宁静居然开始庆祝胜利,龙文章和蒋武堂是知道的,危机并没有过去。不但没有过去,甚至连它具体在什么地方都还不知道。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后来的一切会发展得那么可怕。 除了对制服的盲目崇拜以外,我还对龙文章的射击技能极度艳羡,如果可能的话,我恨不能跳进时空穿梭机,飞扑到他面前去表达滔滔不绝地仰慕之情,词都拟好了:“我说龙乌鸦,你怎么能打那么准呢?”是,龙文章是一个神射手啊,欧阳山川说他:“除了你还有谁能这么纹丝不动,就想拿一杆枪对付一帮的?” 这样一个龙文章,事实上是那个时代很多出身较好的戎装儿郎的缩影。他们有他们的理想,那理想是为国捐躯,马革裹尸。当然,能够不裹尸而返最好了,从战场上建功立业,报效国家的同时谋得远大前程。在他们的理想图景中,说不定有这样的场面:驱逐外虏以后,鲜衣怒马,战功赫赫地返回故乡,和妈妈或者心爱的姑娘一起分享荣耀,在儿时的朋友面前诉说自己的梦想。提起战场上的过往,说不定还会淡淡一笑,“不过尔尔。”这样的理想和个人追求对那个时代中很多天真的年轻人极具诱惑。啊,不,其实不仅仅是那个时代,这样的理想或者说是梦想对每一代刚刚由少年步入青年的男子都极具诱惑。雄性的尚武,征服感,为什么而献身的渴望,在世界上留下自己印记的冲动……这所有东西构成胸腔里一股绝不肯安分的沸腾热血。无数人,就象龙文章一样,打个酱油就永别了故乡,把妈妈和心爱的姑娘统统留在身后。他们中的大多数,并没有踏着凯歌就着夕阳回来,而是永远地留在了某个别处——“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电视剧《生死线》龙文章剧照(19张)你也许可以说这样的理想是天真的,天真到悲凉,天真到根本不明白生命的脆弱和重要性。但是你不能看不起这样的理想,因为这理想它也是真诚的——当需要献身的时候,象龙文章这样的人,不会退缩。而这是如他一般不会退缩的无数人,构建起我们今天享受的珍贵的幸福和安宁。只是,呵,只是某些时候这样的热血和理想很容易被利用,说不定会为某个很不值得的目标就被轻易牺牲。从这个角度来看,龙文章死在胜利后的沽宁,并不算一件最惨的事,虽然,虽然我也明白这不过自我开解。 故事的开头,龙文章就是这样走进我们的视线,骄傲,挺拔,长得还齐整,即使是在那么不景气的守备团,他还是象一根亮晶晶的标枪。而到了故事的结尾,他躺在六品的怀里,远远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却不肯让母亲看见自己这副被炸炸成筛子的模样。要六品随便找个地方把他埋了,再向他的母亲编一个对付得过去的谎言。看到这一节,我忍不住又哭了,虽然我觉得他的这种行为又蠢又坏,可是,真够男人。是,多蠢啊,他不知道,要是龙妈妈真的相信了六品的话,以为他跟着国军再上战场,那么在余生所有的日子里,只要一听到枪响就会担心她的脏仔是不是会被流弹击中,只要一看到类似的年轻人回到故乡就一定会忍不住扑上去打听他的消息,只要一刮风下雨就会担心他在外面是不是冻着饿着……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还理所当然地会从心底升起一种脏仔是不是已经死了的疑问,再为这样的疑问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然后找一千条子虚乌有的证据来证明自己潜意识里也不见得相信的幻想——儿子一定还在某个地方,活得好好的,说不定哪一天就出现在自己面前。这样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长线折磨比接受一次确定的死亡痛苦多了。说他坏,是因为,这小子,连死这样的大事都想骗自己的妈妈,还不坏吗?很应该抓来揍他个屁股开花!呵,因为龙妈妈的缘故,我想我永远不会原谅龙乌鸦这个又蠢又坏的骄傲家伙——每一个有妈妈的人,不管他有多大了,都应该负起保护好自己的严正义务,为了妈妈。 可是,这个坏小子又是多么让人心疼啊,1938年,他在沽宁城外,和华盛顿吴告别,为了沽宁而战。1946年,他再同华盛顿吴告别,同他挂着中校军衔的军装告别,再次为了沽宁而战。这中间隔这八年的光阴,八年来,死生一线,每一天都可能把性命葬送在一颗流弹上。这样的光阴,因为我没有切身经历过,所以我永远想不出它到底有多么的坏。同样的,我也就想象不出,龙文章在他那张乌鸦嘴的掩饰下,和他的伙伴们的感情有多么的深。我也想象不出他胸膛里那颗年轻的心有多么纯净——从第一次告别开始,他的生活就同获得实实在在的男儿功业渐行渐远,到第二次告别的时候,可以说,他亲手放弃了唾手可得的荣耀和利益,以及,说不定会有的能更展其才的广阔舞台。这一切,让他的理想和我们前面说的那种天真得危险,天真得悲凉的年轻人的理想区别开来。并且,现在的龙文章就算骄傲也已经不再象当初那般,仿佛是一只小公鸡的骄傲。1946年的沽宁,龙文章有充分的骄傲的理由和资格,可是,他却已经不再骄傲了——同华盛顿吴告别时,他那坦荡的声音和带着笑意的眼睛将永远留在我们心里。 呵,龙文章留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段话是:“还是叫乌鸦吧。我这辈子就想做人中之龙,人中之凤,可说到头,乌鸦多好,不起眼不碍眼,跟大家也混得挺熟,最要紧的,它有个巢,知道自己去哪里……”可是,不介意做一只平民乌鸦的龙文章,在这个时候,在我看来,其实已经是凤凰,浴火重生的凤凰。不过,显然,他现在对作一只那么拉风的鸟已经没有兴趣了啊,那就让我用火来比喻他,他的旧军装,他射击的英姿,他八年来弹雨枪林的坚持,让他有火的光芒与绚丽。龙文章

四个男人以四个职业、身份、教养和性格完全不同的青年男子的合作和友谊为主线,描写了他们经历灵魂炼狱般的残酷青春成长故事,讲述了一段情义无价的平民抗战的传奇。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