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雪花秘扇》去掉情色噱头还有什么

文/李星文

世界上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你越说没做,别人就越发认为你做了。电影《雪花秘扇》就处在这样的漩涡中,导演王颖竭力撇清说:“老同”不等于“女同”,这不是一部同性恋电影。主演李冰冰也说:老同之情是超越了友谊和爱情的第四感情。可是那三张李冰冰和全智贤迷离相拥的剧照一发,观众打死也不信这是一部发乎情、止乎礼的电影。


《雪花秘扇》去掉情色噱头还有什么

好吧,作为一个已看过电影的观众,我要说它在行动上的确摘得干净,你别想找到任何女人之间的xx镜头,哪怕是模糊的也没有。但精神上的暧昧无处不在,你越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就越说不清楚“同性恋”和“同xx”究竟有什么不同。说不清就不说了吧,噱头也是生产力。

能说清的是,这部电影倒也无愧于“民俗”大片的名号。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第五dai”导演横空出世时,曾经以国外电影节评委为假想观众,拍了大量饱含中国民俗细节的电影,《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炮打双灯》莫不如此。近十年来,随着商业片浪潮的兴起,华语导演全奔着武侠大片和搞笑小片去了,没有谁再有工夫在民俗上绣花。这一次,好莱坞华裔导演王颖在莫多克夫人邓文迪的支持下,又一次捡起了这个题材。

影片中有南方古村落的样貌,有清代女子的精致服装,有“三寸金莲”痛苦的炮制过程,有用方言吟唱的乡间民谣:女子出嫁要唱歌,孩子满月要唱歌,女人们聚会还要唱歌。别说老外那些分不清真伪的耳朵,就是我这双土生土长的中国耳朵,也不知道她们究竟唱得什么词儿,最多只能听出些哀戚或者喜悦。当然,最大的民俗是古代女子结了“老同”之后互相传递心事的“女书”。

那是一种看上去更接近韩文的东东,但以旁白念出来之后却大大出于我的预料:上下句之间意思是连通的,但不押韵。再结合说着哲学台词的媒婆和村妇,我深度怀疑,这部片子的剧本直接翻自英文,“女书”顾了意思顾不上平仄,透出一股浓重的洋泾浜味儿。这股味儿和李连杰、成龙在西片中带给我们的陌生感,和黄皮白心的“香蕉人”的言谈举止,是一脉相承的。尽管导演王颖是华人,娶的又是香港小jie缪骞人,但他早已好莱坞化了,他的班底也是如此。李冰冰和全智贤在当代故事里总是被画上大大的黑眼圈,那明显是按照西方大妞的美容风格来的。

影片的故事花开两枝,当代一段,清代一段。当代这段有些纷乱,一中一韩两美女各有一个西化的名字:妮娜和索菲亚。她们几十年的交情通过闪回叙事,弄得更加曲折迷乱,分合无端。清代那段好得多,民俗部分也多是在这一时空内展示的。百合和雪花从小结为密友,同吃同住同学习同成长,写在扇子上的“女书”是她们的交流工具。长大后命运殊途,一穷一富阶级分化,两人的友谊受到严峻考验,终致形影相吊。当然,临终前的救赎是要实现的,执手相看泪眼之后心意相通。这一段里有战乱,有劳动,有争吵,有泪水,她们之间的闺秘之谊和精神之恋渐渐被感知,并打动人心。事实上,只要是说人话,就不用担心不能抵达观众。

这不是一部情感过于浓烈的作品,也不是一部故事清晰饱满的电影,一切都点到为止。它的最大特点就在于片名里的“秘”字,以此勾动观众。在红歌动地、骄阳似火的六七月间,这部清冷而神秘的电影凭差异性招摇过世,不知收成几何?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c73d4101017rn0.html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